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绝世斩天诀完整版

>

绝世斩天诀完整版

三青色 著

奇幻玄幻 张小卒 牛大娃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绝世斩天诀》,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张小卒牛大娃,故事精彩剧情为:普通少年张小卒,从山村中走出,斩妖兽,杀恶魔,混战群雄。从此开启漫漫修仙路,看少年如何逆天改命——一人一刀,走上人生巅峰!...

来源:cd   主角: 张小卒牛大娃   更新: 2023-07-25 15: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火爆新书《绝世斩天诀》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三青色”,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状元道。“修者?”张小卒一时困惑,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就是说书先生讲的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状元道...

第6章 谷口起争端

火爆新书《绝世斩天诀》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三青色,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状元道。“修者?张小卒一时困惑,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就是说书先生讲的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状元道…

书友评价

真心不错,就是好短[快哭了][快哭了][快哭了]每次更新我都舍不得看,然后积攒20多章,然后一次看个爽[快哭了][快哭了][快哭了][快哭了]
自我认为书没有什么太大的爽点,都是一个个的小爽点集合而成,不会像大爽那样一个爽点后会让人索然无味,然后养着养着书就不想看的感觉

感觉写余生的“与众不同时很刻意,时光因为没怎么出现所以没感觉什么,但是余生让我感觉如果他不是主角早就死了千八百次了的那种感觉,所以我不喜欢余生单走,因为特别容易跳,但是又偏偏又把各种重要的东西和重要的事件压在主角身上,这就变相的表达了这件事的结局,余生拿了很多东西回去,然后人族赢了呗,然后余生又换功勋点啥啥的,而且偏偏谁都跟不上余生。主角的伙伴直接甩多远去了,所以导致一半写镇妖关,一半写余生,剩下的人就穿插的写一点。反正就是余生单走就很跳,但凡多个赵嘎嘎都不会这样,强烈建议把嘎嘎乱杀绑在一起,有嘎嘎在旁边调节应该会好点

好看写的有脑子,反派是真的有智商的,多方博弈确实很牛。

热门章节

第1029章 第二个愿望

第1030章 罪城保洁

第1031章 我相信余生

第1032章 警卫司的饭,好吃么?

第1033章 都已经打我三分钟了

作品试读

见牛大娃和张小卒不相信,瘦猴轻蔑地瞥了他们两个一眼,道“要不然你们觉得这么多村子的人,会被几大家族的人拿捏地死死的,都像乖乖兔一样,动都不敢动?

“我们刚才没在这里,就是去谷口那边看几大家族的人清理战场的。

“几大家族的人霸横凶残,没准那三个村子的人把战死的那七人的尸体带走,而是用麻绳把七具尸体吊在谷口,震慑四方。只是天气太热了,他们怕尸体腐臭,就在刚刚,挖了个大坑,把尸体就地埋了。

“我们刚刚在谷口偷偷数了一下,他们一共有二十一个人,五个打二百,他们可以打八百,所以就算我们这些村的人全部联手,也不够他们打的。

瘦猴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让牛大娃和张小卒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怎么能这么厉害?!张小卒喃喃惊叹。他脑海里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战斗画面,五个人打二百人,平均一个人要打四十人,四十个人一拥而上,搂胳膊抱腿,一个人如何招架得住,更何况这四十人并非赤手空拳,而是拿着钢叉猎刀等武器的。

“是武技,他们是修炼武技的修者。状元道。

“修者?张小卒一时困惑,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就是说书先生讲的侠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状元道。

张小卒顿时明白了,“修者他是第一次听说,但“侠客二字没少听状元讲关于他们的传奇故事。

“哼!牛大娃冷哼,道“他们算哪门子侠客,侠客那是劫富济贫的英雄好汉,他们这些丧天良的给侠客提鞋都不配。

“就是。他们是恶霸,是狗屎!

“早晚被侠客一剑抹了脖子,为民除害!

张小卒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咒骂,而是举目望向谷口方向,心里不由空落落的,没能亲眼目睹这场战斗,很可惜。

在这之前,他一直觉得什么“侠客、“江洋大盗、“飞天遁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等等,都是状元讲的故事里的事,都是虚构的、不真实的,可现在他突然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一直距离他很近。柳家村到县城有六十里的路,他距离这一切仅仅相隔六十里路。

张小卒的心在躁动,他突然迫不及待的想去县城,不是像往常那样,跟着村里的伯伯叔叔去面馆吃一碗牛肉面就心满意足的回家,而是想到处走一走、看一看、听一听,去了解去接触那个六十里外完全不同的世界。

“喂,卒子,你发什么愣呢?牛大娃愤怒了半天也不见张小卒顶他一句,扭头一看才发现后者压根没在听,不由气恼地推了他一把。

“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张小卒看向牛大娃和瘦猴几人,目光灼灼,最后定格在状元身上,道“状元天天挂在嘴边的话是对的,世界这么大,不出去走走看看,枉来人间走一遭。

“哇!状元高兴地一下跳了起来,两步窜到张小卒跟前,一手揽住他的肩膀,一手用力地捶打他的胸口,道“知音,知音啊!好兄弟,到时候咱俩结伴而行,去瞧一瞧那怒浪大江,观一观那耸天高峰,逛一逛那神龙帝都,闯一闯那武林江湖!

他之所以如此激动高兴,是因为平日里在一起玩的时候,他总是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可张小卒他们一点也不感兴趣,有时候甚至说他神经病,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山、河、田、村庄,顶多就是房子大一点,路宽一点,人多一点而已。哪有安安稳稳地种地、盖屋、娶妻、生子活得滋润,想想都觉得美。可现在,张小卒非但突然赞同他的人生理想,并表示也想出去看一看,可谓是寻寻觅觅终得知音,自是高兴不已。

出奇的是,这一次并没有人出声反对,所有人都沉默了。此行的这番见闻对他们的世界观造成了极大的冲击,大山、河流、草木、牛羊、田地、村庄,属于他们的简单而又单纯的世界被撕裂,一道门出现在他们面前,只要跨过这道门就能见识到一个全新的大世界。

“老子陪你俩一起!牛大娃终是抵不过大世界的诱惑,咧着嘴攀上张小卒的肩膀,笑道“反正卒子你要去寻亲,咱就顺道看一看这个大世界。

张小卒是孤儿的事大家都知道,所以听见牛大娃说他要去寻亲,大家并不感到意外。

“也算我一个。瘦猴也动摇了,“状元,你不是说有水上漂那种武功吗,我要去拜师学习。

“我——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我大哥身子骨弱,干不了重活,父母年纪也大了,我若不在家,家里的活恐怕忙不过来。

“我也不去了。我还是喜欢安安静静的生活。

“我去我去,我要去神龙帝都最好的酒馆大吃一顿,不,吃他三天三夜!

“想去的都去,不要担心家里,俺留在家里,帮你们照应着。

“我就不去了。不过,状元你可得把你们在外面见到的奇闻趣事都一一记下,待你们归来后一一讲给我们听。

“就是就是。

“放心,待我们游玩归来,我就在柳家村的老柳树下摆上长凳条桌,给你们讲个昏天黑地。状元拍打胸脯保证道。

“喂,你们几个小子别聊了,赶紧去领你们的干粮,准备出发了。干粮已经分配好了,有人喊他们去领干粮。

三块硬邦邦的玉米饼,这是张小卒领到的干粮,和他交出去六斤香喷喷的麦饼相差甚远,失望但并无怨言,因为每个人都只领到一天的口粮。而好的干粮自然是优先分给身强体壮且具有丰富捕猎经验的强手,像他和牛大娃、瘦猴这些刚成年的小崽子,能分到和大人们一样多的干粮已经是很不错了。

张小卒把玉米饼放进干粮袋,在腰间绑好,望向谷口,不由皱起了眉头。每人仅有一天的口粮,情况很严峻,只能期望黑森林里物资丰硕,让他们收获满满,若不然,他们这群人有没有力气再走出这片山林都难说。

一百二十人,每人五斤,总共六百斤,足足装了四麻袋。

牛耀吩咐四个壮汉每人扛一麻袋,又吩咐剩下的所有人亮出武器在四周护卫,防止有人发难抢夺。

“出发!一声令下,队伍朝谷口进发。

“快看,张家村和柳家村的人准备交粮进谷了!

“走,过去看看。

“老大,咱们怎么办?总不能在这里干耗着啊?

“罢了罢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就便宜了这帮畜生吧。走,咱们也交粮进谷。

张家村和柳家村的人一动,其他几村的人就注意到了,有的想看看情况再做决定,有的心里发急不得不屈服于大家族的淫威,也有的盯着人群中那缓缓移动的四个大麻袋心馋眼红,生出坏心思,不过当看到张家村和柳家村百多人武器在手的架势,又不敢造次,只能干看着。

峡谷谷口是一片草地,只不过眼下草地上的草都干枯了,谷宽三十多丈,若二三十人并排通过,宽宽绰绰,可相较于峡谷两侧直入云霄的峭壁,以及一眼望不到头的悠长甬道,三十多丈的宽度又显得像裂缝一样细。

几大家族的人并未在谷口设置拦路障碍,就是简单地搭了几个草棚,人坐在草地上喝茶聊天。可见他们一点也不把谷口的这些山野村民放在眼里,有足够的自信不让一个人过去。

“看见那边的土堆没有,昨天被他们打死的那七个人就埋在里面呢。瞧那边的草地上,血迹斑斑。仔细闻闻,空气里的血腥味现在还有呢。瘦猴指着远处崖壁下一个新翻的土堆告诉牛大娃和张小卒,声音压的很低,生怕几大家族的人听见。

张小卒看着远处的土堆,心里为横死的七人默哀一声,又不禁万般感慨。乱世命贱如草,村长爷爷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啊。他又看向前方草棚下几大家族的人,清一色的黑色劲装打扮,肌肉结实,体型匀称,虽都是漫不经心地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莫名地压迫感。

张小卒心里不由紧了紧,这种压迫感他只在牛耀和李大山身上感受过,但程度远不及草棚下的这些人,可见这些人真的很强。

“各位大人,我们凑齐了干粮,请大人们查收,准我们入谷。张家村的领队张大强抱拳上前,弯着腰堆着笑脸,姿态放得很低很低,生怕惹怒了这帮天煞恶人。

“这就对了嘛,交粮入谷,合情合理,早一天进黑森林早一些收获,真不知道你们婆妈什么,也不怕进去晚了,能吃的东西都被其他村人掠夺一空。

草棚下走出一人,伸着懒腰,慢慢悠悠地说笑道。交粮入谷,在他眼里是合情合理的事,好似黑森林是他们几个家族的私人领地。

这人名叫蒋四平,是这群人的领头人。四十岁上下,鼠眼蒜鼻八字胡,油头粉面。俗话说相由心生,这人的面相打扮给人第一印象就不是忠厚善与之辈。

四个鼓囊囊的大麻袋依次放在蒋四平面前,蒋四平笑得直点头,鼠眼眯成了一条缝,道“看你们的人数,这些干粮只多不少,很好很好。

说着,他解开了一个麻袋,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又接着解开另外三个麻袋,脸色阴沉的可怕,抬起头,鼠眼里尽是阴霾之气,冷笑地看着张大强。

张大强以及两村的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跳,蒋四平的心情全都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显而易见,蒋四平非常不满意他们上交的干粮。

“不知大人为何动怒?张大强忙放低姿态,小心翼翼地问道。其实他心中已有答案,麻袋里的干粮都是品相差的,大多还都是生了霉的。

“狗胆!蒋四平突地厉喝一声,只见他一拳砸向一个麻袋,那麻袋就像纸糊的一样,砰地一声炸了开来,装在里面的饼馍等干粮撒了一地。

“睁大你们的狗眼瞧瞧,都是些长了霉的腌臜物,喂狗都不吃,你们竟敢拿来糊弄大爷们,找死吗?!蒋四平勃然大怒,嘴上呵斥着,并一脚一脚碾着地上的干粮。

“大人,使不得,舍不得啊!张大强眼圈顿时就红了,扑在地上护着干粮,“这可都是救命的粮食啊,是两个村子千余人牙缝里一点一点挤出来的啊。只是长了一点霉而已,可以吃,可以吃的啊!

两村人的人眼珠子霎时间都爬满了血丝,瞪着蒋四平,目眦欲裂,手里的武器紧了又紧。

“大人——牛耀一步向前,道“如今旱灾之年,家家户户挨饿度日,眼看粮缸见底没得吃了,这才不得不违背老祖宗‘春不猎’的训诫进山打猎,只求猎得一星半点,苟且熬过这饥荒之灾。大人您脚下的霉物,对我们这些穷苦山民来说,可都是饱腹活命的山珍海味啊。大人,我等穷苦山民正忍饥挨饿苦苦挣扎,村子里还有上千张口等着吃食活命,望大人悲天悯人,可怜可怜我们这些穷苦山民吧。

说完,他便跪了下去,并摆手示意两村的人照做。

明明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得不跪地求饶,还要昧良心地赞美奉承,这种滋味张小卒初次品尝,仅此一次,便终身难忘。他死死地按着牛大娃,不让这货暴走犯浑。

“罢了罢了。蒋四平摆摆手,脸色缓和了不少,道“念你们生活不易,本大人就不为难你们了。只要你们把腰间的干粮袋打开给本大人瞧瞧,若也是发霉的干粮,那便证明你们不是故意挑拣出这些来戏弄羞辱我们,本大人便允许你们进谷。

此话一出,张小卒心里不禁咯噔一声,心知大事不妙。

小说《绝世斩天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绝世斩天诀完整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