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完整版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

>

完整版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

苏惊蛰 著

唐樾 小说推荐 金恩柔

以小说推荐为叙事背景的小说《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苏惊蛰”大大创作,金恩柔唐樾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她离婚了。三年婚姻结束那天,她没有丝毫的不舍。三年,她为他忍气吞声,为了他独自撑下压力,最后等来的,是看着他亲眼迎回了自己的白月光。他毫不客气:“我签好了,你也尽快。在她回来前,我要和你尽快走完所有法律程序。”离婚后,她带着全部财产跑路,本以为从此分道扬镳,各寻所爱,却不曾想……她:“前夫哥,你挡我桃花了。”他:“老婆我错了,回来好不好!”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老婆还是首富千金,妙手神医,顶级黑客?...

来源:cd   主角: 金恩柔唐樾   更新: 2023-07-25 15: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金恩柔唐樾的小说推荐《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苏惊蛰”,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说他无情,他对金恩柔的爱却很坚持,少年一句承诺他一直坚守到三十岁,哪怕不惜伤害另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哪怕被扣上不孝孙的帽子他也要娶她。说他有情,他又公事公办铁面无私。金家犯罪他毫不姑息,那态度冷绝得简直堪比阎王殿的判官。此刻沈惊觉回想起自己为了金氏去找唐俏儿谈判时撂的狠话,还有他用金氏的事讽刺白小小...

第45章

《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中的各个人物形象让人难以忘怀,每一个角色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紧扣着沈惊觉的故事。这本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已连载至最新章节,深受书友喜爱!

书友评论

姓沈的太渣了不配女主,这样的男人就是你回头了他也不会珍惜你的,何况男主不会爱女主,找一个爱自己的不好吗,干啥要回头受虐了

最后竟然还在一起,是什么人间疾苦啊,下头

很好看,更新慢了,看不过瘾

章节推荐

第159章 是我活该

第160章 金家完蛋,沈氏旁观

第161章 男人可怕,落井下石

第162章 我们一起,好吗?

第163章 打翻俩醋缸

作品阅读

唐俏儿面不改色。

她可真是太了解秦姝两面三刀的阴阳人面孔了,这番信息量爆炸的输出就是在告诉柳敏之,她不但是个二手货,还是个为了生存勾搭豪门阔少的乡下捞女。

金氏母女内心阴恻恻地笑起来。

唐氏和沈氏本就不对付,唐樾作为唐董长子,身份贵重,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怎么可能要一个沈氏的下堂弃妇?

让人笑掉大牙!

沈惊觉微微拧眉,星眸蕴藏愠色,“秦姨,这是我的私事,你无权置喙。

“惊觉,这是你私事但也关乎沈家和唐家两家颜面,我说出来就是避免以后小小是你前妻的事暴露把人家吓着,我都是为了大家好啊!秦姝继续大放厥词。

“两家颜面?白小姐不是都跟沈总离婚了吗?离婚了就等于再无瓜葛,沈夫人怎么还能觉得,白小姐丢了你家颜面呢?

柳敏之冷谑地笑了,“难道进你们沈家大门得签卖身契,生是你们沈家的人死是你们沈家的鬼?

人家白小姐梅开二度和我们阿樾喜结良缘,这有什么丢人的。

就因为她离过婚我们唐家就不接纳她?都什么年代了,我劝沈夫人你也开明点儿,没得不给自己找气生。

此言一出,霍如熙差点儿叫好,真特么解气!

金氏母女,包括沈白露在内,都表情惊变,尴尬地杵在那不敢吱声。

这柳敏之怎么感觉……是在护犊子啊!

“唐二太太,您也是豪门出身,肯定明白我这话的意思!

秦姝一看柳敏之根本不上她的道,又窘又急,脸都憋红了,“白小姐她刚离开了我们惊觉就和唐总在一起了,这要传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白小姐婚内就和唐总有了不正当关系,多丢脸啊。

您如今是唐氏的当家主母,您无论如何也该为子女们多打算些吧?!

“行了!

柳敏之皱眉一扬玉手,光是这大气的仪态就压了秦姝一头,“这是儿女们的私事,我虽是长辈,但我不是阿樾的母亲,我无权插手。

沈夫人你也不是沈总的亲生母亲吧,当着孩子们的面说这些,不觉得太没长辈的气度了吗?

“我……秦姝被噎得哑口无言。

“还有,我和唐董并没有领证,他是我男人没错。但说我是当家主母这种话,我不希望从沈夫人你嘴里,听见第二次!

柳敏之严词厉色,威慑得秦姝脸白如纸扎,表情僵硬得快要掉在地上。

唐俏儿咬住红唇,鼻腔里涌上酸楚。

唐氏的当家主母,永远只有一个人,就是她的母亲。

沈惊觉薄唇抿得泛白,眼底寒光掣动。

他是不喜欢白小小,他是跟她有名无实,甚至这女人还屡次三番给他找不痛快,次次在他雷区挑衅。

可当秦姝用那些尖锐的字眼挖苦她的时候,他竟然像自己的尊严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样,感同身受得不可思议。

“白小姐是不是要去找阿樾?我送你过去吧。柳敏之温和的目光落回到唐俏儿身上。

“谢谢二太,那就麻烦您了。唐俏儿温温柔柔地一笑,宛如乖巧的大家闺秀。

“多懂礼貌,多标致的孩子。

柳敏之牵起唐俏儿的手轻抚着,故意说得大声,“能选你做女朋友,阿樾的眼光确实不错。

“等等。

沈惊觉听了刚才的话,莫名躁火绕上心尖,沉然地开口,“白小姐,你是不是还欠一个道歉?

霍如熙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浊气,真想把自己袜子脱下来塞他嘴里。

唐俏儿心口一阵钝痛,寒漠地回望他。

沈惊觉只觉这失望透顶的眼神把他的灵魂都击穿了。

“不是嫂子干的!不是嫂子干的!

一把清甜软糯的声音及时出现,仿佛在云层中酝酿许久闪电终于秉雷霆之势而下,炸了心怀鬼胎之人一个措手不及!

唐俏儿循声望去,黯然的眸里不禁又有了光。

“初露!

只见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头顶“菜花,面容白皙纤巧的女孩匆匆朝他们跑过来。

这可笑的发型正是沈白露的“杰作。

在沈家,沈初露一直是沈白露的假想敌。

她嫉妒妹妹比自己生得貌美,天天想着法地欺负初露,只要两人有公开露面的场合,她就坏心眼地给妹妹扮丑,生怕妹妹抢了自己的风头。

沈初露从小就有自闭症,如此一来,她的性格便越发自卑孤僻,见了生人永远都是拱肩缩背,沉默寡言。

可殊不知,唐俏儿嫁入沈家的那三年里,除了吴妈外,唯一给过她温暖的,只有这个不受重视的小妹妹。

她离开了沈家后,一直记挂她。

没想到今天竟能在这儿与她相见,唐俏儿心里自然不胜欢喜。

“臭丫头,你瞎说什么啊。

沈白露狠狠瞪了妹妹一眼,“当时洗手间除了柔儿就只有她,不是她干的,还能有谁?

“不、不是嫂子!就不是嫂子!沈初露心里又急又怕,有些语无伦次。

“初露,这儿没你的事,自己到旁边玩儿去!秦姝也面色不善,眼神冷得像冰。

沈初露攥着小拳头走到高大的沈惊觉面前,扬起紧张的小脸望着他。

“二哥!不是嫂子做的!

“初露,你为什么这么说?沈惊觉面对这位幺妹,语气难得柔和。

“我看到了!当时我、我也在洗手间里!我看到了!

众人大惊失色,金恩柔更是面如死灰!

唐俏儿也神情一愕,她万万没想到和金恩柔对峙的时候,沈初露也在现场!

“我看到……金小姐过来和嫂子吵架……嫂子想走,金小姐不让,她拉扯嫂子,把嫂子的镯子撸了下来。

然后、然后镯子被金小姐摔碎了,然后、然后金小姐就大喊大叫着跑了出去……

但嫂子没有碰金小姐!我看得很清楚的!沈初露边说边双手在空中比划着,急得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初露……唐俏儿心尖颤了颤,眼圈渐渐红了。

她知道沈初露很胆小怕事,但为了给她平反,她最终还是强迫自己说出真相。

沈惊觉漆瞳狠狠一缩,蜇人的视线聚焦在金恩柔煞白的脸上,仿佛酝酿着风雨如晦。

他缓缓撒开了原本搂着她的手。

金恩柔就像溺水者失去了救生圈一样,手上的伤也顾不得了,忙死搂住了沈惊觉的腰身,“不是的惊觉哥哥!是白小小先挑衅我的!我真的没有惹她!

初露她本来头脑就不太好的,她的话你不要信啊!

“头脑不好?菜花妹妹我看只是头脑不太好,人家事情前因后果条理讲得很清晰啊。霍如熙冷笑一声,为了给兄弟留面子,他没把话说得太难听。

想他这么个生冷不忌的花花公子都看不上金恩柔,奈何沈惊觉非把这心机绿茶当成了自己的紫霞仙子,始终不离不弃的,跟被下了降头似的。

“白小小没伤你,对吗?沈惊觉抽了口凉气,声线紧绷。

“……当着证人的面,金恩柔满额冷汗,不敢再扯谎。

“所以,你在污蔑她?

污蔑二字,令沈惊觉呼吸滞重,如万箭穿心。

“不、不是的……

金恩柔吓得体似筛糠,忽地眼前一黑,过度紧张加上失血,竟然晕了过去。

……

一场可笑的闹剧,以金恩柔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塞进救护车为结尾草草收场。

林溯火急火燎赶过来时,唐俏儿正陪着柳敏之走到了地下停车场。

“大小姐!对不起我有罪!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竟然不在您身边!

林溯见唐俏儿左手抱着的白色丝帕血迹斑斑,心猛地一沉,“您怎么受伤了?谁干的?我剐了他!

“没事了阿溯,我知道你是去处理集团的公事了,我这边都是小问题。

说着,唐俏儿深深凝视着柳敏之,“敏姨都帮我解决了。

“解决什么啊……我这个做长辈的,到头来什么都没帮你做好。

柳敏之想起她刚刚被沈家人围攻时的样子,恨得心痛如绞,“俏俏,为什么不亮明你的身份?为什么要受这窝囊气?

你就应该说你是我们唐家的大小姐,让他们知道在太岁头上动土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唐俏儿云淡风轻地摇了摇头,“敏姨,我已经离开沈家了,关于我的一切我都不想让他们知道。

那些人,再脏、再坏,再可恨,他们也都将永远遗留在白小小的人生里。

而我唐俏儿的人生中,将永远不会再有他们出现。包括沈惊觉。

林溯骤然一愕,他这才发现,原来二太也是知道大小姐结婚这事的。

“是啊,苦海无涯,早悟兰因,就让往事随风吧。

柳敏之抿了抿唇,不禁笑了,“好在今天来的不是四妹,不然往事随风就得变成血雨腥风。

“簌姨是个性情中人,江湖儿女,快意恩仇。

唐家两个女人说笑了一阵,突然柳敏之把唐俏儿抱在怀里,嗓音哽咽了起来。

“俏俏,我还是替你觉得委屈……

“不委屈。

唐俏儿红了眼睛,轻笑着安慰她,“有你们在,我一点都不委屈。

小说《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完整版三年下堂妻,离婚后前夫悔不当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