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帝王独宠:心机小娇娇全文版

>

帝王独宠:心机小娇娇全文版

清兮禾兮 著

古代言情 纪柔安 邵承冕

完整版古代言情《帝王独宠:心机小娇娇》,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纪柔安邵承冕,由作者“清兮禾兮”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甜宠!独宠!就是很宠!【女主有心机,小黑莲花披着兔子皮】【男主有后宫,非洁,遇到女主后独宠1v1】盛安侯府平妻出的纪三姑娘,长的天仙一般,乖巧伶俐会争宠,祖母父亲偏疼她,就连嫡兄也将她捧在手心——*嫡姐嫉妒陷害?反手踩着她走上高位。传闻中不喜女色的帝王(愧疚脸):最后悔的是当初没能为桓桓守住男德。...

来源:cd   主角: 纪柔安邵承冕   更新: 2023-07-25 08: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帝王独宠:心机小娇娇》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清兮禾兮”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纪柔安邵承冕,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冷峭的面庞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剑眉星目,薄唇轻抿的弧度,拼凑在一起不是俊美的长相,而是极其唬人的凛冽气质。微红的鹿眸有一瞬间惊慌失措,红晕重新爬上了耳朵,柔安面红耳赤,揪着袖口磕磕巴巴道,“你……骗子,明明这么好看……”有人说他残暴,弑兄夺位,有人说他心机深沉,不择手段,就是从没人说过他好看...

第9章

见时间差不多了,也怕两个丫头醒了后找不到自己着急,柔安起身准备告辞。

邵承冕也站了起来。

柔安想了想,“你……

“我…

俩人极有默契的同时开口,邵承冕笑了下,“桓桓先说。

柔安看着他脸上戴的银面,直白地开口,“怀周哥哥,你一直戴着面具,是有疤痕或者什么难言之隐吗?

“也许我这么问太冒犯了,你不要生气。

邵承冕轻声道,“那你还想看吗?我是说有疤痕很丑的话,你还会……

“你别说了。

小姑娘皱着眉打断了他,郑重其事,“我想看只是因为我想知道怀周哥哥你长什么样子,并不会因为丑或者漂亮对你有什么成见,你帮了我好几次呢。

柔安垂下的羽睫遮住了眼底的暗淡,“再说了,我家很有钱的,我爹爹是纪侯爷,说不定能找大夫给你治好呢……

小姑娘越说越小声,邵承冕的目光幽暗,睥睨着她,不知在想什么。

抬起面前小人儿如瓷的下巴,他摘了面具。

冷峭的面庞如雕刻般棱角分明,鼻梁高挺,剑眉星目,薄唇轻抿的弧度,拼凑在一起不是俊美的长相,而是极其唬人的凛冽气质。

微红的鹿眸有一瞬间惊慌失措,红晕重新爬上了耳朵,柔安面红耳赤,揪着袖口磕磕巴巴道,“你……骗子,明明这么好看……

有人说他残暴,弑兄夺位,有人说他心机深沉,不择手段,就是从没人说过他好看。

邵承冕的话都掺了笑意,“没骗你,都是你猜的。

“那也是你故意误导我的!

说完柔安红着脸局促地向四周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走开,“我要走了,不然她们该着急了。

看着小姑娘落荒而逃的背影,邵承冕从容一笑。

等柔安收拾好,带着两名丫头去了正殿时,老夫人和那位住持正在说话。

一看见她就马上向她招手,“柔安,快过来。

“这是老身的小孙女儿,马上及笄了。

住持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阿弥陀佛,这位小施主的机缘极好,福运双全,子女缘深,婚配也是上佳。

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喜色,柔安撇撇嘴,都是捡好听的说,只不过她不信这个,她只信自己事在人为。

柔安只觉得祖母握着她的手都紧了,颤抖着道谢,“那就多谢大师吉言了。

回了府,一头扎进晴花榭睡了个天昏地暗。

醒的时候才是傍晚。

柔安习惯在床上迷糊一会儿,闭着眼睛听见小窗外几个打扫的小丫头在窃窃私语。

什么国公府,阵仗的。

“是谁在外面,进来说话。

窗外的说话声戛然而止,不多时,三个小丫头推门进了屋子。

柔安从榻上坐起来披了外衫,“你们刚说的是什么阵仗?

几个小丫头面面相觑,你推我我推你。

最后一个年岁大些的胆子大,往前一步,有些愤然地开了口,“是二姑娘那边,国公府也太仗势欺人了。

“你仔细说说。柔安来了兴致。

见姑娘没嫌她嚼舌根,小丫头胆子更正了些,“自打大夫人和二姑娘回了国公府,就没回来过。眼看着这快到及笄礼了,侯爷嘴上不说,心里也着急,让管家置办了一院子的红绸红纸红灯笼,就想让二小姐体面些。

“可那国公府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让人吹吹打打地送来了许多外地运来的东西,还说咱们府里置办的东西不精致,一样也不许用,这不是生生打侯爷的脸吗。

“还有这样的事儿。柔安听的惊奇。

“是啊!

小丫头义愤填膺,“奴婢的表哥在侯爷跟前当差,说是现京里都在说侯爷……宠妾灭妻,苛待嫡女……

“真是大胆!还污蔑起我阿娘了。

柔安气的站起来,拿起手边的枕头就丢了出去,“把你们菘蓝或者忍冬姐姐叫来,本姑娘亲自去正堂看看!

正堂。

满地的狼藉,面对纪侯爷的质问,大夫人端坐在主位上不为所动,“侯爷用不起好东西,我哥哥给送来了,怎么?不行吗?

纪维森气的头皮发麻,奈何着清妍还在旁边,他压着声音低吼,“我是没叫你用吗?!你让人把挂好的又扯又砸的是做什么?

大夫人冷笑,“反正是给妍儿布置的东西,本夫人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还想给那个丫头留着吗?

“胡搅蛮缠!

每次都是这样,和这妇人说话不出三句就要吵起来,纪维森的耐心都要耗尽了,“咱们府里是用不起个东西吗!

“那你就别管!你给我没脸,还不让我哥哥给我长脸吗?大夫人掩面痛哭。

“你真是不可理喻——

“爹爹,母亲。

纪清妍抬起头,看着亭亭过来的纪柔安,用鼻腔哼出不屑的声音。

柔安并不理会她,径直走到纪维森和大夫人面前行礼,“父亲,母亲安好。

大夫人用手绢拭去泪痕后冷眼瞧她。

见到爱女,纪维森的怒气收敛了许多,忙拉过她,“桓桓,你来做什么。

“我再不来,咱们侯府就成了全京都的笑话了。

“纪柔安,你这是说的什么鬼话?

纪清妍气急了从椅子上起身,“有你什么事儿。

“二姐姐这话说的不对。她弯腰从地上拣起一块破烂的红绸,视线飘向她。

“大哥哥现虽和徐家定了亲可到底还未娶进门,徐家姐姐是武将世家,看中了大哥哥儒雅谦逊。

而徐家家底厚实,宗族关系在京都都是盘根错节。

若因着府里这些事儿,闹的京都人人皆知,惹了徐家反感,我们姐妹的婚事事小,大哥哥的前程没个好岳家帮衬……

话到此处就不必再说了,柔安适时地闭了嘴。

听懂了的纪维森顿时火冒三丈,连纪清妍都遭受了波及,“你这无知泼妇!要是泽儿的婚事真被你们母女搅和了,你看我能不能饶你!

大夫人看向纪清妍,眼里都是慌乱,都怪她向她舅母商量出的主意!

女儿再好,可那也没有儿子的前程重要,她的后半生可都要靠儿子的!

纪清妍嘴唇嗫嚅了几下,也不说话了。

人都散去后,柔安看着撤下来的狼藉,朝菘蓝递了个眼神。

小说《帝王独宠心机小娇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帝王独宠:心机小娇娇全文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