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全章节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

>

全章节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

茵漫 著

幺宝 穿越重生 苏秀

高口碑小说《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是作者“茵漫”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幺宝苏秀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当初她凭空变出东西的能力,我们都是亲眼看见的!”“可是现在,这项研究真的不能再继续了!”她是实验品,编号0,因为有隔空取物的能力被人带走,后又迷迷糊糊地穿越了,成了一个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奶娃。刚出生,就遇上天灾,刚满月就被流放,所有人都说她是个灾星,家人却不信邪,背着她前往流放之地。奶奶:“就算是灾,那这个灾,也是由我这副老骨头自己扛!”全家老小:“一起扛!”后来,众人发现,流放之地生活艰辛,她家却是另一番风景:种田大丰收,养果甜又脆,随便晾个粮食,都有鹰掉落。奶奶:“看来我家小甜宝是锦鲤娃娃哦!”全家老小:“锦鲤娃娃实锤!”...

来源:cd   主角: 幺宝苏秀   更新: 2023-07-25 06: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是作者“茵漫”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幺宝苏秀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老娘发话了,苏二嘴唇动了动,到底把还想说的话压了下去,岔开话题,“怎么回来没看见爹跟老大?”“拉柴火上集去了。”苏老妇道,“要是卖出去,换几个铜板,就能带点面回来。”老妇眼底掠过淡淡隐忧。柴火价贱,卖出一车顶多只能换六七斤黑面,撑死够一大家子吃个十来天...

第8章

苏二带着两个梨去了隔壁村。

两个村子相隔不远,来回脚程半个时辰。

午时去申时回,回来的时候头上肩上披着厚厚碎雪,脸色黑如锅漆。

彼时甜宝刚刚吃过口粮,正被阿奶抱在怀里拍嗝。

“陈家那个老虔婆真不是东西!两个梨给她白糟蹋了!

苏二人还没进门,躁着嗓门就开始骂咧,“现在家家户户猫冬,哪家都是靠的存粮熬日子,为了不让秀儿难做,我还特地避开饭点过去的,就这人家还怕被我蹭口吃的!帮她家干了两个时辰的活儿,眼瞅要吃夜饭了,话里话外开始唱着赶人了!说什么果子稀罕是稀罕,也就胜在解个馋,在穷苦人家还顶不上一口饭一口粥金贵,他们家每顿饭都是精打细算省着吃!娘的!从头到尾老子就没打算在她家吃她一粒米,受不得那闲气!

何大香心疼男人,忙从堂屋角落拿出锅子架上火堆,给他热中午留下的一碗面糊糊。

灶房没了,一时半会搭不好,现在家里吃饭就直接在堂屋开伙,先凑和。

“娘让特地给你留出一碗吃的,一早猜到你得饿肚子。那个老虔婆!不留饭还让你白干活,把咱家汉子当白工呢!我看她省那一口能不能发大财!呸!

苏二在廊檐下拍掉身上的雪沫子才进门,顺手把堂屋门掩上,在火盆子旁坐下。

融融暖意将身上寒气驱散,加上媳妇跟他一个鼻孔出气,还有三个娃子一哄而上给他捏肩的捏肩捶腿的捶腿,苏二顿时浑身舒坦,憋了一路的气也散了近半,“还是搁家里自在。

穷是穷,苦也苦,但是在家里有人嘘寒问暖,心里骨缝子里都是暖的。

苏老妇抱着甜宝从房里出来,勾着凳子坐下。

这大冬天的,屋子被震得四处漏风,火盆边上比房里要暖得多。

她糙手小心将襁褓扯拉起来,避免娃儿见风,神色平静,“行了,往年哪回在她家吃得上饭?秀儿嫁过去后,家里有事她也时常回来帮忙搭把手,看在秀儿面上,不跟她计较这些。先吃东西吧,垫垫肚子。

老娘发话了,苏二嘴唇动了动,到底把还想说的话压了下去,岔开话题,“怎么回来没看见爹跟老大?

“拉柴火上集去了。苏老妇道,“要是卖出去,换几个铜板,就能带点面回来。

老妇眼底掠过淡淡隐忧。

柴火价贱,卖出一车顶多只能换六七斤黑面,撑死够一大家子吃个十来天。

家里粮马上就要见底了,这光景,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来年开春。

忧思间,遥远处传来隐约哭丧声,呼号悲凄,声声皆是对现实的无力跟绝望。

苏老妇将叹息咽在肚里。

穷人的命,比柴火还贱哪。

火盆架上的面糊糊热了,气味随热气飘出来,粗糙劣质的面味儿并不好闻。

幺宝小脑袋扭动,往那方瞟了眼,豁了口儿的瓷碗应该是从坍塌的灶房里扒拉出来的,里面装着半碗稀拉拉的黑糊糊,糊粒粗糙,掺一点红薯碎块。

她以前没见过这种东西,但是贫瘠的记忆里,也能翻找出点什么来做比较。

她小时候隔壁大娘家的鸡,吃得都比这好。

苏二端起瓷碗,避开豁口的地方,呼噜呼噜就吸溜一大口,热呼呼的面糊下肚,暖流在内腑晕开,有种全然活过来了的感觉,满足得咂嘴又眯眼。

至于黑面刺嗓子什么的完全不是事儿,大家都是这样从小吃到大。

幺宝静静看着,有点不明白看起来就很难吃的东西,为什么二叔吃起来那么香。

仅意识到,这个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穷得多难得多。

她收回目光,想了想,小手手伸出来,攥起,正准备挥一挥的时候。

动不了。

被另一只干瘦粗糙的大手包住了。

幺宝不解抬头,看向阿奶。

她反正不想做人的,死了以后她空间里的东西也会跟她一块被掩埋。

梨树上还有好多果子,她可以都拿出来,免得浪费了。

从出生到现在,这个家里的人对她都挺好,不打不骂,让她觉得舒服。

那她愿意给。

当是回报他们,让她体会到的那点暖意。

苏老妇吓得冷汗都要下来了。

要不是幸好一晃眼看到那只小手手,现在家里又得下一场梨。

边上三个小崽子都在呢!

三四岁的小娃子还不懂事,不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到时候家里的稀奇一不小心被传出去,那甜宝就真要被人当妖怪了!

摁住孙女小拳头,苏老妇不动声色起身、回房。

进房后才松出一口气,大手在小手上轻拍了下,低声斥道,“这小妮子,你要吓死阿奶啊?不是告诉过你家里的事有大人操心么?阿奶知道你有好东西,那是老天爷的馈赠,也是有数的。宝啊,东西你先藏着,等家里真的难到撑不住了,你再拿点出来行不行?

刘月兰在补月子出不得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闻言莫名所以,“娘,咋啦?

“甜宝这丫头,刚在外面又想下梨了!这咋是随时随地能下的啊?

“……噗嗤!

下梨两字一下让刘月兰想到昨晚画面,忍俊不禁。

“小安跟小文小武这三个崽子年纪小,嘴不严,万一哪天搁外面说漏了,那要出大事的!苏老妇瞪她一眼,“你这当娘的也心大,还笑得出来。

刘月兰忙敛神情,忍笑,“娘,甜宝是想给家里减轻点负担哩,梨子虽然不比粥饭顶饱,但是拿到集上也能换银钱。寒冬腊月的,那么好的果子算得是稀罕物,镇上富户人家赶年关不都往家里摆上些当零嘴么?正好换了银钱也能给家多买点米面。

本来刘月兰是打趣陈家婆子那两句算计话,结果说着说着还真是个点子,不由眼睛亮起。

苏老妇在她脑门敲了一记,“说你心大还真心大,甜宝那——都说是老天爷馈赠了,能随便吃随便拿?多拿了万一遭反噬,那折的可是我甜宝的福!

甜宝亏在口不能言。

折什么福?想要都拿走!

我就想死!

怎么那么难?

小说《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章节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