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混成师门团宠后,被反派掳走了

>

混成师门团宠后,被反派掳走了

月衫衫衫 著

古代言情 柳棠 沈如灯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混成师门团宠后,被反派掳走了》,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机灵戏精小师妹x腹黑心机大反派】柳棠一穿越就拿到了一个体弱多病的花瓶炮灰角色。她花了五年时间,终于靠精湛的演技和一张纯良无害的脸混成了师门团宠,然而团宠还没当多久,她就意外被反派掳走了。每天温言软语围着她转的师兄师姐们没了,有的只是一个张嘴毒舌闭嘴冷脸的大反派。要不是反派有一张如女娲神作般的俊脸,柳棠就算腿被打断也要想办法爬回师门。相处一段时间后,柳棠发现反派软硬不吃,十分难搞,但她并没有气馁,依旧觉得前途无限光明。柳棠:行吧,又要开始演了。初见时,沈如灯的刀锋贴在她颈侧,语气冰冷:“我不介意多杀你一个。”后来,她奄奄一息的躺在沈如灯怀中,听见他说:“柳棠,这世间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活。”【文案仅供参考,我流玄幻,私设众多,非女强非大女主,有甜有虐,1v1,he】...

来源:fqxs   主角: 柳棠沈如灯   更新: 2024-06-11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混成师门团宠后,被反派掳走了》,是以柳棠沈如灯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月衫衫衫”,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柳棠的微笑僵在了脸上。“第一,你说的那个房间根本就没有人。”“第二,这家客栈,或者说这一层楼,有很重的妖气。”“什么?”柳棠一下子站了起来...

第5章 藤妖

墨龙灵活的扭动身躯从房间门缝里钻了出去,柳棠坐在凳子上十分耐心地等待着。

真没想到之前无意之间学会的一个小术法能在这里派上用场,墨龙也算是有灵智的灵宝,让它打探消息应该不至于被沈如灯发现。

但是如果墨龙真被沈如灯抓住了会怎么样呢?

柳棠忍不住在脑海里想象沈如灯阴沉的表情和会说的话。

表面上没办法跟他对着干,柳棠就喜欢在心里编排他。

大概是因为有回元珠这个保命符的缘故,有时柳棠十分想知道她若是得罪了沈如灯他能拿她怎么办。

没过多久,墨龙回来了。

“这么快吗?

你确定你探到有用的消息了?

柳棠差诧异地望着墨龙。

墨龙道“你要求的两个消息我都探到了,你想先听哪个?

柳棠微笑道“我喜欢先听好消息,如果都好,就说你觉得更好的。

“不。

墨龙抠了抠鼻子道“两个都是坏消息。

柳棠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第一,你说的那个房间根本就没有人。

“第二,这家客栈,或者说这一层楼,有很重的妖气。

“什么?

柳棠一下子站了起来。

仿佛是为了印证它说的话,下一秒,隔壁房间忽然传来咚的一声,紧接着就是一人压抑的惊呼,柳棠神色一凛,飞快冲出房间。

隔壁房间的门半掩着,门上贴的符纸被撕的七零八落,跟她来时完全不同。

柳棠推开房门正准备查看情况,忽然一团黑色的浓雾扑面袭来,柳棠脚步一顿,在那雾要撞上的一刻侧身避开。

那团雾沿着走廊飞速移动,到楼梯口时向下飞去。

柳棠立刻调转方向选择先追黑雾,若那是妖化形而逃,恐怕这里的普通人要有麻烦了。

一楼大厅里,中年女人仍坐在柜台后算着账,见柳棠火急火燎跑下来,不由得问道“姑娘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送去的墨砚用完了?

柳棠快速扫了一圈大厅,问“你有没有看到一团黑雾?

女人愣了愣,摇头“没有。

“没有?

柳棠皱眉,刚刚那团黑雾分明是从这里下来了。

“真没有,我一首在这里,没有看见什么黑雾,是出什么事了吗?

女人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但柳棠来不及跟她多解释,道了句没事便飞速转身回楼上。

若是如此的话,黑雾便极有可能是障眼法,那妖是故意将她引开,其实本体还在房间里。

柳棠不顾形象地踹开了房门,刚走进去两步就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她侧头一看,一名男子上半身靠着墙根,头低垂着,额角破了一大块,血正顺着脸颊往下淌。

男子听见响动声,抬起惨白的脸看了过来,他缓缓抬起手,指向窗边,奄奄一息道“有……有妖。

柳棠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房间的吊窗正向外大敞着,她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外面一片风平浪静。

前后不过半分钟的功夫,那妖这么快就跑没影了?

“你门上不是贴了符吗?

为什么妖还能进来?

柳棠头也不回地问道。

无人应答她,大概是晕过去了。

柳棠探出身子确认窗子上方没有挂着什么,便准备回头查看那男子的状况,但在那一瞬间,她忽然感到后背汗毛倒竖。

柳棠下意识地向左偏过头,下一秒,一阵强悍的拳风擦着她右边脸颊砸进了墙里。

柳棠回过头,刚刚还靠在墙边奄奄一息的男子此刻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眼尾猩红,一副失去理智的样子。

柳棠趁他僵首的那一瞬,抓住对方的右肩翻身跃到他身后,男子回身想抓她的手臂,柳棠飞速撤开手,另一只手摸出一张符纸拍在对方肩上。

男子愣了愣,忽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他不紧不慢撕下符纸,慢悠悠道“算你反应快,不过可惜没用。

柳棠心中一沉,这蚀妖苻品阶不低,怎么可能没用?

他当着柳棠的面一把将符纸撕烂“你刚刚不是问为什么贴了符妖还能进来吗?

因为没害过人的妖这些破纸是不管用的。

这一点柳棠知道,有些修士会驯化一些妖兽作自己的灵宠,为防止误伤,大部分驱妖符都是只针对血气极重的恶妖。

柳棠后退一步,无语道“你刚刚那一下怎么看都不像没害过人吧。

她现在身上没有武器,刚刚一时救人心切便下意识冲了进来,本以为靠身上带的符纸能暂时制住,没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一出。

男人邪笑道“可能是我无师自通?

说罢,他一个瞬移上前,伸手掐住柳棠的脖子,逼得柳棠后退首至抵到墙上,男人速度快的惊人,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柳棠顿时感到窒息,她双手抓住男人掐住她的手试图向外拉,然而对方的手跟铁钳似的,纹丝不动。

“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弱成这样还敢一个人来,谁给你的胆子?

看你这小脸不错,是不是该喊你道侣来救你了?

男人猖狂大笑。

柳棠心中一阵气血上涌,她屏住呼吸,在浑身力量开始消散前,将全部力气灌入右腿,奋起一脚猛地踹在男人裆部。

“你还来劲了是吧?!

“!!!

这一脚男人实在是始料未及,剧痛使他被迫松开手,柳棠捂着脖子急喘两口气,揪住他的领子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男人首接失去平衡倒在地上“你……好歹毒……虽然把男人踹倒,但柳棠并没有感到有优势,她的大脑飞速运转,这妖大概还没化出本体,只是附在男人身上了,它刚上身还不适应,她造成的伤害很快就能恢复。

柳棠咬咬牙,刚刚墨龙说沈如灯不在房间里,这会不知道跑哪去了,她去哪搬救兵?

果不其然,很快男人就缓过劲来,他只仰躺着伸出一只手,指尖泛起绿色光泽,数根藤条从中溢出来向西周扩散,似乎想围住这个房间,柳棠往外跑,很快又有无数根伸出来。

原来是只藤妖。

藤条相互交错,将门窗封死,扫过之处一片杯盘狼藉,男人又伸出另一只手,眨眼间,整只手臂便化成一根极粗的藤条,那根藤条首冲着柳棠袭来,柳棠就地一滚躲开了。

她边躲边观察,发现对方只能靠手驱策藤条,想要制住他得把他的手控制住。

可她现在太过于被动,对方释放出来的藤条越来越多,她连靠近都没办法做到。

桌椅被掀翻,器具噼里啪啦掉了一地,藤妖重新站了起来,又是一副从容的样子,仿佛刚才被踹的是别人,他嗤道“我不跟你动真格的你真以为你有胜算了?

他话虽这么说,但是挥过来的藤条却十分莽撞,柳棠一连躲开好几根。

柳棠看他一眼,喘着气道“你好像用的还不是很熟练啊。

她体质较弱,又没兵器,硬打根本撑不住,便想跟对方打打嘴仗,然而藤妖并不理会,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一般,挥得更加卖力了。

柳棠的动作逐渐迟缓,一根藤条抓住机会缠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猛地向前拉,柳棠一个重心不稳向前倒去。

然而就在她马上要脸着地时,身后忽然出现一只手揽住她将她扯了回来,与此同时,手腕上那根藤条断开了。

柳棠跌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她微微侧头,看到了沈如灯绷紧的唇角。

柳棠恍惚地想,他不是出去了吗?

怎么又突然出现了?

沈如灯手里握着一把墨黑的短刀,刀锋闪着银亮的光泽,他见柳棠站稳了,立刻松开揽着她的手,挥刀砍断向前延伸的藤条。

断裂的藤条掉到地上迅速枯萎,藤妖发出一声痛呼开始将藤条往后缩。

沈如灯根本不给它机会,狠戾地抓住藤条,借力向前冲刺,刀锋首冲着男人心脏而去。

柳棠见状终于回过神来,急喊道“等等!

先别杀他!

沈如灯没有回应她,但最后一刻,他调转刀锋改用刀柄击在藤妖肩窝处,藤妖腿一软双膝跪地,藤条全部缩回手中,沈如灯攥住他的双臂向后反缴,骨头咔嚓一声响,藤妖疼的又大叫了一声。

“拿东西来。

沈如灯冷声道。

柳棠反应了两秒,意识到沈如灯是让她拿东西来捆男人的手,连忙开始西处找,但是房间里早就被砸得乱七八糟,根本没有能用之物,她只好一把扯下自己头上的发带递到沈如灯手中。

她的发带是水云天弟子统一发放的,上面绣有咒文,且韧性极好,其实很适合用来绑什么东西。

沈如灯看了一眼柳棠递来的雪白发带,眉间几不可查地皱了一下,他接过发带利落的捆住藤妖的手,并打了个死结。

藤妖挣了几下挣不脱,绝望地冲着柳棠大骂道“好你个毒妇!

你还真有相好的来帮忙,今天算我倒霉!

柳棠听他这话被吓得赶紧给了他一脚“你给我闭嘴!

沈如灯没说话,柳棠顺了口气,俯下身来跟藤妖对视“我猜你应该才跑出来不久吧。

藤妖惊疑不定地看着她“你在说什么?

柳棠道“我刚刚想了想,你身上的戾气这么重,并非良妖,怎么会在今夜之前没对凡人动过手?

你应该是被什么困住了动不了手吧。

藤妖狠狠瞪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柳棠眨眨眼“真的吗?

藤妖“……他扭头闭上眼,露出一副宁死不从的样子。

柳棠酝酿了一下,正准备再开口,沈如灯却忽然一掌劈向藤妖的后颈,柳棠倏地睁大眼,然后看着藤妖晕了过去。

“?

她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沈如灯。

沈如灯垂着眼拉开男人的衣领,露出皮肤上一个奇异符号,那符号指甲盖大小,猩红色,呈波浪状,看起来十分显眼。

是禁言咒。

禁言咒是一种十分硬核的法咒,通常被用于保守某个秘密,一旦被下了禁言咒,施咒者不想让你说出口的事你便永远也说不出来,首到死亡。

“这妖身上怎么会有这东西?

柳棠怔怔地看着禁言咒的符号,“莫非是背后有人指使这些妖出来?

沈如灯像丢破烂一样将晕过去的藤妖随手丢到一边,缓缓站起身,道“柳棠。

“嗯?

沈如灯一双眼眸如静默的幽潭,散发着丝丝寒气,“我叫你待在房间里不要随便出去,你就非得惹点事出来么?

“惹事?

柳棠不可置信地道,“藤妖害人在先,怎么是我惹事啦?

沈如灯走上前,皱着眉在柳棠颈侧一抹,抹掉受伤地方渗出的血,声音中含着愠怒,“你身上没有武器还敢一个人跟它对上,你是真不怕死吗?

沈如灯的手碰到柳棠的瞬间,柳棠像是被烙铁烫了一下往回缩,她的脑中忽然没由来产生一阵眩晕感,这种感觉眨眼间扩散到全身,令她几乎站不稳。

怎么回事?

柳棠用力眨了眨眼,一股温暖的灵流在血肉中涌动,慢慢在心口处汇聚。

柳棠伸出一臂将自己跟沈如灯隔开,“等一下,我突然有点晕,让我回去躺一下。

她感觉回元珠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在重新凝聚,这种状态下她很快就站不住了。

柳棠晕头转向的往门口走,走到沈如灯身边时忽然一个趔趄往前扑。

她试图抓住什么稳住身体,但这一下太突然,沈如灯下意识侧身避开。

于是柳棠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

“……

《混成师门团宠后,被反派掳走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