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无

>

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无

苻乔 著

姜洵芳 姜洵音 穿越重生

《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无》内容精彩,“苻乔”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姜洵音姜洵芳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无》内容概括:【穿越+女强+养崽+种田+事业线+宠文!!!】姜洵音中弹身亡,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侥幸再活一世,成为大安国和亲那日苏部的昭和公主。她性情通透,只想平淡度日,却被迫陷入了阴谋的漩涡中。她本以为嫁给草原的铁血可汗,余生只能是相敬如“冰”,却未曾想在这个无亲无故的异世他乡收获了专宠自己的真命天子。……“中原女儿会由父兄或夫君替她们取小字,不如可汗为洵音取一个吧。”“娇娇,余生为我掌中娇。”...

来源:cdlb   主角: 姜洵音姜洵芳   更新: 2024-06-11 11: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苻乔”创作的《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无》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公主可是昨夜睡得不好?”采薇忧心道,“不如奴婢点一些凝神香,待早膳后公主再休息片刻?”姜洵音不喜熏香,却担心同原主的习惯不同,只能顺着她的话含糊道:“可能是前几天睡得太多,昨夜不算乏累。我们采薇最为贴心,你决定便是。”被姜洵音夸奖的采薇双颊都得带上了点点绯红,她有些激动和扭捏去库房拿来一盒香,净手...

第4章

春日的清晨还带着几分凉意,姜洵音身子骨虚弱,更是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没一丝的暖意。她拢着身上的一床棉被,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只是眉头微蹙。

初来乍到,不管是心中有事还是心下惶恐,昨夜都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原主过往一幕幕的记忆,叫她不禁有些烦躁。

采薇端着蔬菜粥走过来,她步履轻盈,几乎听不到脚步声。望着姜洵音眼下明显的乌青,采薇有些心疼,将粥放在旁边的炕桌上,又拿了一床薄被盖在姜洵音的身上。

姜洵音这时候才惊觉身边有人,她睁开眼睛,看到是采薇,警惕的心才放了下来。果然休息不好,才这般精神萎靡,都没注意到屋里进来了人。

“公主可是昨夜睡得不好?采薇忧心道,“不如奴婢点一些凝神香,待早膳后公主再休息片刻?

姜洵音不喜熏香,却担心同原主的习惯不同,只能顺着她的话含糊道“可能是前几天睡得太多,昨夜不算乏累。我们采薇最为贴心,你决定便是。

被姜洵音夸奖的采薇双颊都得带上了点点绯红,她有些激动和扭捏去库房拿来一盒香,净手后开始准备焚香。

她把特制的炭烧透,置于铜制的香炉中,用细香灰填埋,然后在香灰中戳孔,再放上一片银叶,在银叶上放置盒中的香球,借着炭火熏烤香料。

不时,香气便散发均匀,味道淡雅悠长,却叫姜洵音动了动鼻子,疑惑看向了香炉。

因为着她那位风雅的上司,她在茶艺、熏香之道上也有所涉及。这香球的调制方子她不知,却分明闻到了檀香、沉香、玫瑰与藿香的味道。

古时檀香和沉香价比黄金,这香出现在后宫其他主子处或许不奇怪,可这么大一盒凝神香出现在原主一个不受宠的公主殿内就值得深究了。

看姜洵音盯着香炉出神,采薇疑惑着问“公主,可是味道太浓了些?

姜洵音收回眼神,摇了摇头道“味道正好,只是精神不济,有些走神。

采薇一听,顿时就急了,她赶忙道“奴婢先服侍公主用膳,好叫公主早些休息。

姜洵音看着拿小勺喂自己的采薇,强忍着心中的不自在,一勺一勺喝完了粥。

她心中有些叫苦,来了这么个古代,连着喝了两顿没滋没味的粥,真是委屈了自己的五脏庙。然精神实在不好,配着助眠的熏香,不消片刻便睡着了。

采薇赶忙把碗筷收拾好,就守在姜洵音床边做针线活。公主如今又高挑、消瘦了几分,过去的衣服需得改改,不然病好了出门,又该被那些个多事儿的娘娘、公主们笑话了。

姜洵音缓缓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她脸上露出来一丝苦笑,梦中的场景都是原主的亲身经历,也给了她一个巨大的负担。

原主,安国隆兴帝四公主,也是隆兴帝登基后第一个出生的孩子,母亲为宁美人。

说起宁美人,也是标准的重生复仇剧本中黑化女主的人设,只可惜她只有悲惨的经历,却没那些女主好命能重生一回。

宁美人出身上平书香门第、百年世家,祖上曾经位居三公之一的高位。为了拉拢宁家,还是皇子的隆兴帝刻意接近宁美人,让宁美人非君不嫁,不顾家人反对硬是嫁给他做侧妃。隆兴帝登上皇位后担心宁家势重,以莫须有的谋逆罪尽诛宁家合族。

至此,宁家只剩下宁美人一人。一边是心爱男人,一边是惨死的族人,宁美人几乎被现实逼疯,却阴差阳错怀孕,并生下了孩子。然而,她却把对隆兴帝的怨施加在了原主身上,在原主八岁便郁结而亡。

隆兴帝本就不愿宁家有血脉在世,若不是慈祥的太后护着,原主也心有沟壑、处处低调,怕是早就命丧后宫。

而原主之所以用得起凝神香这种珍贵香料,完全是因为宁家身为世家,本就有忧患意识,暗中也有一份产业,在宁美人去世后落到了原主手上。如今那些忠仆、产业虽然在夹缝中苦苦挣扎,却也能说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这等悲惨身世,简直是虐文或者大女主文的经典人设啊!姜洵音只觉得怨念,为何人家不是成团宠就是拿着王炸的牌,要不穿越到家长里短的种田文中也行,她这拿的都是什么糟心的破牌啊?

“公主,您醒了?正好李太医唤药徒送来了药,奴婢已经熬好了,您趁热喝了吧。采薇掀起珠帘走进屋子,恰好看到醒来的姜洵音,眼睛一亮道。

姜洵音伸手接过了瓷碗,面不改色将里边儿的中药一饮而尽,仿佛喝的是白水一般。

采薇有些惊讶,递过来一杯白水让姜洵音去去嘴里的苦味,她感叹道“公主从小就不爱喝药,还是胡婶硬灌的,一晃眼这么多年过去,胡婶都出宫五年了,公主却不再畏苦了。

嘴中还有一股子去不掉的苦味,可姜洵音早就习惯了。有人心中苦便爱吃些甜的,可她每每难过时便爱吃些苦的食物,好像嘴里苦了心苦得就没那么厉害了。

倒是听到采薇提及了“胡婶,她把脑海中的记忆翻了一遍,想到了胡婶的身份——原主的奶娘,如今御膳房胡御厨的对食。

姜洵音眼神一凝,突然想到了其他的事情,挑眉问道“清谧宫其他人呢?

听姜洵音这么问,采薇突然有些语塞,手指在身前使劲儿揉着手帕,结结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姜洵音了然,自嘲道“都离开了?

“公主,采薇小心翼翼叫道,人跪在了姜洵音床边,“您不要同那些阿谀奉承的势利眼一般计较,莫气坏了身子。

气?有什么好气的?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这是人之常情,是她二十八年的人生中早就明悟的道理。

姜洵音面色淡然,担忧吓到采薇,便柔声道“本宫不过随口问一句,若是忙不过来,就再去调几个宫女、太监。

采薇露出一个腼腆而喜悦的笑容,她摇了摇头道“公主不用担心,清谧宫活儿少,奴婢忙得过来。

“琐碎的事儿交给旁人,你莫要累着。姜洵音说着,看采薇有反驳的意思,又道,“本宫这儿有一件要紧事要你去办。

《和亲公主铁血夫君掌中娇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