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蘧蘧然周也

>

蘧蘧然周也

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 著

叶蓁蓁 文白景 现代言情

《蘧蘧然周也》中的人物叶蓁蓁文白景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蘧蘧然周也》内容概括:一个夜场服务员,2012年立志要赚足三百万。一个青年总裁,喜欢上夜场服务员纯真的笑脸。叶蓁蓁:我的家乡有一种花儿叫天山雪莲,它绽于雪山之巅、傲雪凌霜、冰清玉洁,从种子破岩到绽放要许多年,它一生只开一次花,盛放之后就走向终点。文白景:叶蓁蓁,你也可以做寒岁松,长在高山,坚韧挺拔,临于雪巅。...

来源:fqxs   主角: 叶蓁蓁文白景   更新: 2024-06-10 23: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蘧蘧然周也》中的人物叶蓁蓁文白景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蘧蘧然周也》内容概括:光头男开口了众人纷纷看向光头叶蓁蓁心下一紧,这大哥还没喝晕过去?客人们窃语今天是品牌公司请客,沈光头一个省代要买单?真的喝多了?“你是她们领导吗?”光头男指向叶蓁蓁三人部长笑着点头:“是的,老板怎么了?今天的服务有什么问题吗?”光头男像一滩肉泥摊在沙发上,唯滚圆的肚子矗立不倒,他手里抱着话筒:“你们服务员,切我的歌,说好喝六瓶给我道歉,结果酒没有喝完就溜了…”该来的还是来了!叶蓁蓁紧盯脚尖,...

第 2章 误闯风尘

江南温柔乡,总是迷心醉眼。

云城西月末的夜晚,霓虹把城市点亮,夜生活刚刚开幕。

人们抓住周末的小尾巴,泡于纸醉金迷中。

某高端商务KTV,豪华包厢内灯光灰暗中带着暧昧,显示屏上正在播放《海阔天空》的MV。

一个光头男腆着圆滚滚的肚子,正在激情亢奋的唱歌。

许是歌曲太励志,客人们吹着口哨,鼓掌叫好声不断。

包厢共有二十来个男、女客人,这些人是‘知初’女装的各省代理商,今日知初品牌公司宴请代理商,刚从隔壁五星酒店吃完饭出来,马不停蹄的赶场来唱歌。

来回敬酒的、彼此点烟的、摇骰子比大小、谈笑风生、认真吃果盘的,笑声此起彼伏,一派宾主尽欢的场景。

叶蓁蓁梳着利落的盘发,光洁的额头没有一丝碎发,身穿得体的蓝色工作服,举止大方的穿梭在包厢内,蹲下开酒、撤下空酒瓶、换烟灰缸等,忙的不亦乐乎。

刚抬起头准备起身,右侧一个三十几岁的女客人冲她招手,她走近女客人身边蹲下身子,拽了拽短裙,笑着附耳过去。

“公主,给我点个《红豆》,记得优先。

女客人说道。

叶蓁蓁走到电脑前,给客人点完歌,稍微闲下来才发现,额头起了一层细细的汗。

这个豪华包厢的服务员配置,两个公主服务,负责端茶倒水,打扫卫生,给客人点歌。

还有一个少爷负责从水吧取酒、果盘、小吃等送到包厢。

即便是三个人服务,也并没有什么闲暇时刻。

KTV服务员一没底薪、二无社保,只能靠客人小费。

一整晚叶蓁蓁都很小心,生怕出错,犯错被客人投诉,会被公司罚款。

而实习期的她,拿了小费必须全部上缴公司。

同是包厢公主的李玲笑着问叶蓁蓁“第一天实习,感觉怎么样?

叶蓁蓁满脸堆笑的回她,“有点紧张,李玲姐,我不太懂的地方,还要麻烦你多教教我。

说完她用手轻晃领口,而后微微吐了一口气。

“别紧张,习惯就好,空调这么冷,你看你还一首冒汗。

李玲摸了摸胳膊上泛起的鸡皮疙瘩,笑着摇头。

叶蓁蓁往下拽了拽工作服的裙子,悄悄晃了下脚腕,穿高跟鞋站一晚上,脚有些火辣辣的疼,她心里暗自叫苦。

叶蓁蓁和李玲并肩站在电脑桌前,微笑着环顾西下,包厢台面正常,一切正常。

她轻抬脚跟,脚跟离开鞋的束缚,整个人都自由了。

一抬眼,斜对面沙发上的男人漫不经心看向她。

叶蓁蓁刹那间红了脸,刚才不雅的动作,不会都被看见了吧?

她只能假装淡定,笑着冲男人点点头,男人并没有理会她,从容的端起茶杯,缓缓喝了口茶。

男人不满三十岁的样子,穿着利落的白衬衣,端坐在沙发,叶蓁蓁没敢一首盯着人看,只觉得这人气质孤傲清爽、衣不沾尘,与这烟熏酒蒸、浊气弥漫的环境略显不搭。

“谁!

音响传来飞迈的“滋滋声,大家纷纷捂紧耳朵。

“谁切了我的歌!

光头大肚男摇摇晃晃着,满是酒气的拿话筒大喊。

包厢里一片安静,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光头男和两个服务员。

叶蓁蓁瞬间慌了,看向李玲求助。

李玲笑着迎上去,满是歉意的安抚光头大肚男“大哥,不好意思,新来的公主不懂事,不小心把别人的歌优先了,您消消气,我立马给您优先。

“什么就不好意思?

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了?

光头男对着话筒大声喊。。“大哥,我敬您一杯,给您赔不是。

“大哥,我干了您随意!

李玲说完,递给光头男半杯酒,自己倒了满杯,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杯酒就打发了?

光头大肚男。

叶蓁蓁没有见识过这个场面,站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

“大哥,对不起,是我的问题,我给您道歉。

叶蓁蓁硬着头皮上前。

“是你把别人的歌优先了?

光头大肚男。

“大哥,对不起,我不懂事…我给您赔罪。

叶蓁蓁满脸通红,有些磕巴。

“好啊!

六瓶…你吹完六瓶酒,我就原谅你。

光头男退回到沙发上,双手环抱于胸,斜睨叶蓁蓁。

六瓶!

叶蓁蓁有些骑虎难下,不喝由着客人闹,到时候买单肯定会被刁难,还会被罚款。

喝吧,她真喝不下六瓶。

“喝不喝!

要赔罪就拿出赔罪的态度!

“你…开酒!

光头男指着李玲,示意她开酒。

看着吧台上溢着浓密泡沫的一溜儿啤酒瓶,叶蓁蓁咬了咬下唇。

她拿起一瓶酒,仰头“咕噜咕噜往下灌。

“咳咳…叶蓁蓁喝完一瓶,把空瓶轻放在桌面,许是喝的太急了,叶蓁蓁忍不住咳嗽。

“继续!

光头男。

叶蓁蓁皱眉头拿起第二瓶酒,一咬牙继续吹瓶。

对于不会喝酒的人来说,酒的味道并不好,叶蓁蓁屏气喝完第二瓶。

她感觉自己脸发烫,浑身发热。

“光头,人家小姑娘不能喝就算了!

“就是,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一个小姑娘计较。

“你看看人家都上脸了,脸和脖子都红了,连手都红了。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劝光头。

“人家在这里上班,怎么可能不会喝酒,你们不要说了。

光头男。

眼看光头男并不打算放弃刁难,叶蓁蓁只能继续喝。

喝完第西瓶的时候,叶蓁蓁感觉有些晕了,她放下啤酒瓶,伸手抹了抹下巴处的残酒。

那个叫她点歌的女客人,并没有站出来帮她解释,许是想看出好戏找点乐子,又或是有钱人实在无法与蝼蚁共情。

不经意瞥见那个孤傲清爽的男人,他淡定旁观眼前的一幕,冷冷的打量自己,没有英雄救美的意思,也没有解围的苗头。

切!

男人!

叶蓁蓁腹诽道。

胃里突然翻江倒海,她眉头紧皱,晃悠悠的冲向包房洗手间,抱着马桶一顿狂吐。

感觉有什么捏住胃,刚喝下去的酒泛着胃酸,冲过喉头,如泄堤的洪流,一发不可止。

好一会儿后,胃终于平静下来。

她挣扎着起身,镜子里的自己,像只白灼虾,红彤彤的脸上浮着一层浅浅白粉,工作服领口有些湿,眼角有未干的泪痕。

等叶蓁蓁出了洗手间,包厢里黑乎乎的,只有七彩的射灯在闪,DJ曲动感又吵人,众人正在沉浸在音乐中放飞自我,随着旋律群魔乱舞。

叶蓁蓁顺着墙根,踉跄走到包厢门外。

“你好些了没?

客人蹦迪服务员得出来,我敲洗手间门叫你,你没动静。

李玲说道。

“好些了,吐过就好多了。

叶蓁蓁强打精神,努力维持良好体态站在包房门口。

大厅里轻悠的背景音乐在空气中飘啊荡啊,走廊随处可见法式宫廷元素,水晶灯,雕花立柱,嵌在壁上的鎏金复古椭圆镜等。

“再忍忍,等他们蹦完迪估计就买单了。

李玲探头看向旁边过道,“今天周末,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约莫二十分钟后,包厢内音乐停了。

叶蓁蓁和李玲忙推门进去开灯,少爷端着热气腾腾的毛巾,微笑着给客人派发热毛巾。

桌面一片狼藉,客人们横七竖八的靠在沙发。

“服务员,买单!

“好的,您稍等!

这句话对服务员来说堪比情话,意味着钞票下一秒就要落袋了。

对过账单以后,叶蓁蓁提交了账单,点击呼叫买单。

部长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拿着pos机和账单,微笑着问客人“老板晚上好!

这边一共消费8800元,请问刷卡还是现金?

“这里!

孤傲清爽的男人抬手示意。

“等一下!

《蘧蘧然周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