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铭心谨记

>

铭心谨记

如意林 著

现代言情 白泽铭 苏谨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如意林”创作的《铭心谨记》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甜虐相间 双洁+霸总】情不知何时起,缘不知何时灭!“白泽铭,我喜欢你,喜欢了好多年!”“这位小姐,你上赶着和我说话,我认识你吗?”白泽铭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和嫌弃,声音冷冷地问,“苏谨!你不能这么快就过河拆桥啊!——你夺走了我的初吻,夺走了我的初夜,你这个贪心的女人!——把便宜占尽了,就想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任悦悦恶狠狠地瞪着苏谨,“白泽铭已经死了,这下你满意了,都是你这个女人害的!”顾家兴抱住苏谨,心疼地说:“阿谨,不管你有没有爱过我,我都不会离开你,我会守护你一生的!”...

来源:fqxs   主角: 白泽铭苏谨   更新: 2024-06-10 22:5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铭心谨记》,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白泽铭苏谨,是网络作者“如意林”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她手里抱着两本书,推开大门进入院子,院子非常整洁,笼子里养了几只鸡,还有几只羊,靠南墙有几棵树,每棵树上结满了青青的果实,有苹果树,梨树,还有那棵醒目的杏树,杏子己经非常饱满,颜色开始泛黄,看样子没几天就要成熟了!此时的杏子非常好吃,入口酸甜。苏谨走到杏树旁,抬起头,眼睛盯着酸甜的杏子,下意识咽了下...

第4章 眼中钉肉中刺

回到了座位上,苏谨的思绪仍旧飘忽不定,老师在讲台上讲解的内容,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思全被刚才那一幕幕所占据。

这件事之后,同学们都打闹取笑苏谨和白泽铭是两口子。

“哎,老大,快看,你老婆来了!

丁轩推了一下白泽铭,指着不远处的苏谨说。

“什么老婆啊?

开什么玩笑,泽铭哥跟她怎么可能?

任悦悦脸色一变,焦急地制止着丁轩,别开什么国际玩笑。

……“磕到老大和苏谨cp了!

“任悦悦才是老大青梅竹马吧!

“可是我觉得老大更喜欢苏谨,你没观察他看苏谨那眼神。

……白泽铭对于这些倒是泰然自若,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默认还是不屑一顾。

苏谨心中起了不小波澜,但是也只藏在心里,捂得严严实实,生怕被任何人窥到!

羞红着脸,嘟囔着嘴狡辩着“别,别瞎说!

只有任悦悦更加高调缠着白泽铭说说笑笑,有时候还打打闹闹,喧宾夺主般炫耀着两人的关系。

青春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小学快毕业。

这天上午,苏谨来到白泽铭家还课外书。

白泽铭家有好多好看的书,她爱看书,可是家里除了课本外,没有一本多余的读物,她常常借白泽铭的书读!

她在这几个少年中学习是最好的,别人以为她脑瓜好,聪明。

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常常自卑,她的家庭给她带来很强的羞耻感,很多时候抬不起头,所以她比其他人刻苦一些。

她知道白泽铭脑子才是真的灵,只是他现在很贪玩,成绩虽然现在没她好,但也不差。

她手里抱着两本书,推开大门进入院子,院子非常整洁,笼子里养了几只鸡,还有几只羊,靠南墙有几棵树,每棵树上结满了青青的果实,有苹果树,梨树,还有那棵醒目的杏树,杏子己经非常饱满,颜色开始泛黄,看样子没几天就要成熟了!

此时的杏子非常好吃,入口酸甜。

苏谨走到杏树旁,抬起头,眼睛盯着酸甜的杏子,下意识咽了下口水。

白泽铭己经从屋里出来,走到她身边,看到她盯着杏树看,“想吃。

苏谨忙点点头。

白泽铭嘴角上扬。

很轻松爬上树,挑选着摘了一小盆又大又圆泛黄的杏子,又很轻松地从树上下来。

“走吧,带你到书房挑选几本书!

白泽铭手里端着一小盆杏子,向屋里走去。

“嗯,苏谨答应着,紧随其后。

她还没进过白泽铭的书房,前几次都是她借什么书,白泽铭转交给她的。

两个人通过客厅,来到书房, 推开门,一股书香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白瑞为儿子精心打造的一个专属空间。

靠窗户边放着一张单人床,床上铺着柔软的被褥,紧挨床边有一个书桌,上面放着一盏古色古香的台灯和一台电脑。

挨着书桌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山水画,为书房增添了几分文化气息。

书桌前的椅子看着也很舒适。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靠墙而立的两排书架,它们几乎占据了整面墙壁,上面密密麻麻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

苏谨看着书架上的书,“白泽铭,你家的书这么多,可以开个小图书馆了!

苏谨一脸羡慕。

白泽铭把手中的一盆杏子放到书桌上,开玩笑说“嗯,我是馆长,你想看随时可以看。

苏谨把自己借白泽铭的两本书,归类插入书架上,又抽出一本《童年》,“那我每次多借几本,当然可以,不过你得先交押金,嘁,财迷!

两人说笑着,苏谨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嘴里吃着刚从树上摘下的杏子。

白泽铭也挑了一本科普类书,坐在书桌旁的床边读。

此刻谁也没再说话。

时间过得很快。

“中午一起吃饭吧!

白泽铭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多了。

苏谨这才发现己经中午了。

“你回家也就你自己,我今天也一个人。

省的洗两个锅。

真正在白泽铭家吃饭,苏谨还是第一次,有些局促“爷爷呢?

“去隔壁村了,中午不回来。

白泽铭轻松的说,苏谨迟疑了一会,还是同意了,“嗯,那我和你一起做吧!

可不能白吃白喝,坐享其成,在家里自己也没过过一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她一只手里端起那盆杏子,另一只手里还拿着没读完的《童年》,两人来到客厅。

客厅和厨房在同一间房,只是中间打了个隔断,苏谨把手中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就去帮白泽铭打下手,她把西红柿洗了。

正在想着下一步该干啥时,白泽铭发话了,“你坐着看书就可以了,我自己来,多大点事。

苏谨拗不过他,只好乖乖坐在沙发上看书。

白泽铭把洗好的西红柿切成块,又打了几颗鸡蛋,他手法很熟练地炒西红柿鸡蛋,然后煮了两个人的面。

看来农村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说的没错。

白泽铭很快端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放到餐桌上,招呼苏谨过去。

“过来吃吧,尝尝我的手艺。

苏谨走过去坐下,闻着扑鼻的香气,“这面看着色香味俱全!

“那是,不看是谁做的!

好自信的家伙啊!

两人并排坐在餐桌旁,吃了起来。

苏谨觉得这顿饭是她迄今为止最美味的一顿。

她的心里很感动。

“经常吃自己做的饭,都是一个味,今天吃你做的,换了个口味,真的很好吃。

“好吃就行,以后不想做饭了,可以来我家……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男声,“呦,小两口在吃饭呢!

苏谨一听就知道是丁轩来了,她的脸不由红了。

只见丁轩从外面进来,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用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两人。

“怎么?

你想吃?

——可是没你的份!

白泽铭瞅着丁轩,挑了一下眉,用调侃的语气说完。

他又神态悠然地继续吃着碗里的饭。

“老大,你这可是重色轻友啊!

“习惯了就好。

“我还真是不习惯!

“不习惯忍着。

丁轩一副受伤的表情,继而转向苏谨说,“小谨,你说,屋里只有你们两个人一起吃饭尴不尴尬?

丁轩又问苏谨,“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了!

苏谨此刻像个小炸猫一样,回怼丁轩。

“呦呦呦!

你们两口子真是没的说,佩服,在下甘拜下风!

丁轩简首无语了,抓起茶几上盆里的杏子吃起来。

“咋这么酸啊!

苏谨跟丁轩才不客气呢,“嫌酸就别吃,又没人请你呵呵!

想让我走,没那么容易,我这个电灯泡今儿当定了!

丁轩跟他们都是一起长大,表面上总是喜欢互相调侃,看似互不相让,但实际上并不会真正生气。

……“泽铭哥,做什么好饭了不叫我?

闻着好香啊!

任悦悦手里提着一袋子包子走了进来。

她把包子放到桌子上“喏,这是我妈刚蒸的包子,让我拿给你,说着伸过手快速地拉过白泽铭的饭碗,把他的筷子也抢过来,“哇,我也尝尝你做的面!

白泽铭颇有点无奈,语气淡淡道“这碗是我吃过的,你想吃我给你再煮一碗,没关系,我不嫌弃!

丁轩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字,显然,这才是更劲爆的,今天吃了几嘴狗粮!

“小谨,你在家里没人给做饭吧?

任悦悦尖酸刻薄地揭着苏谨的伤疤,苏谨有点气恼。

“没人给做饭,也长这么大了!

不劳你费心了!

苏谨己经吃完饭,说着拉开凳子,“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

佯装坚强内心有点落寞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不送!

任悦悦声音干脆响亮地回道!

自从白泽铭和苏谨演完渔夫老太婆,再加上同学们的起哄,任悦悦看苏谨成了眼中钉肉中刺,白泽铭是她的,怎么能跟苏谨牵扯!

“悦悦!

白泽铭语气不悦,喝了一声任悦悦,起身跟着苏谨一起出了屋子。

“白泽铭,我有事先走了,你回去吧!

苏谨笑着摆摆手,“好,那回见!

太阳热辣辣地照射着大地,而此刻苏谨感觉全身冰凉,尤其是心脏,又痛又冷,呼吸也不顺畅!

泽铭哥,叫的多亲热!

她连泽铭都不好意思叫,只能首呼白泽铭,才自然一点!

《铭心谨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