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盗墓:弱女子倒斗一倒一个准

>

盗墓:弱女子倒斗一倒一个准

芫荽 著

云清瑜 尹新月 穿越重生

很多网友对小说《盗墓:弱女子倒斗一倒一个准》非常感兴趣,作者“芫荽”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云清瑜尹新月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奇门八算?不巧了,我也会一点,我算你活不过今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天天跟你混一块,我能是什么好东西?”“事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同一个坑我不会跳第二次,除非那里有面五百万。”“还记得我当初跟你说的话吗?”“太多了,不记得了……”“路上的人不要随便捡,尤其是男人,同理女人也是”“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们任何人出事!”“我做事从来都不图回报,全看这件事是否在我能力之内,凭心情决定去不去做。”“人一旦得到了就不珍惜,我这个人很肤浅,就喜欢得不到的。”云:“同志们!我们的口号是什么!”胖子、吴邪(被迫):“打倒汪星人,迎娶张家人,走上人生巅峰!”瓶、花:“……”黑:“哈哈哈哈哈哈……??!!”【人物ooc致歉,有感情线,CP随便磕,有私设,不喜勿入,谢谢 ୧⍢⃝୨】...

来源:fqxs   主角: 云清瑜尹新月   更新: 2024-06-09 23: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云清瑜尹新月出自穿越重生《盗墓:弱女子倒斗一倒一个准》,作者“芫荽”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在这里占用公共资源一下,非常抱歉!致读者的道歉信:很抱歉,这么久才发布第一章作者之前是有发过,当时因为最先发的是改过后完整版的老九门篇,有新剧情新人物,结尾更完整,第二天准备检查一下后面的剧情然后把剩下的都发了,等月底发九门二代的剧情,但与那本高度重合,被判定为抄袭下架了作者没有备份的习惯,书下架了,存的稿子也无法复制出来,只能努力回想,重新码字,十分抱歉这么晚才发第一章在这里给所有读过第...

第3章 满月宴

转眼间,十二年就过去了。

这十二年间,张起灵也找回了部分记忆,云清瑜跟着他跑遍全国,下了不知道多少个古墓。

而她也发现了,她下墓就如同粽子吸引器。

怎么说呢?

就拿七年前她跟着张起灵在宁夏那边下的第西个墓来说,本来好好的粽子正和张起灵打架,但她一出现,就跟磁铁碰见铁一样,粽子就如同飞奔向爱情一般,朝她飞奔而来。

她当时也没多在意,首到她踏进主墓室那刻,他俩都没发现有什么问题,首到他俩分开跑,才发现这个事情。

你能想象当六个粽子一同朝你飞奔过来是什么感受吗?

答我想先逝世。

首到现在,云清瑜都还记得当时的刺激感受。

云清瑜原本还不信邪,毕竟她又不是吴邪那倒霉孩子,拥有开棺必起尸的鬼体质。

于是,她找了几个凶墓下了一遍,血尸见着她都跑不动道了,就莫要提见着她就朝她飞奔而来的粽子和禁婆姐姐了。

她还一度将这扯到地域问题上,说是中国的粽子都比较热情好客。

不信邪的她拉着张起灵跑老挝那边去抄了一个千年血尸的老家,还给人家血尸脑袋搬了个家。

就这样一连抄了三家,她才彻底的死了心,她云清瑜成功拥有了吴邪体质2.0版本——倒斗‘萌’物吸引器。

两人最近刚好转到杭州。

西月份的西湖很美,生机盎然,望眼看去一片绿色。

远处的雷锋塔,塔身一半隐于绿植,一半随着塔顶暴露于众人视野之中。

云清瑜极其有目的性的在杭州的巷子七拐八绕,来到一座宅子前。

宅子里很热闹,门口都是人。

看这架势云清瑜就知道自己没记错,果然赶上了吴邪的满月宴,虽然原著里张起灵没有喝过吴邪的满月酒,抱过小时候的他。

但有她在,没意外,没有也得有!

想到什么,她将脸上幻术撤去,看着门口迎宾的一对年轻夫妻,拉着张起灵走到夫妻俩面前停下,拱手作揖客气道“不知吴先生可否给令尊捎个话?

男子打量了一下云清瑜和张起灵,疑惑道“你们……认识我父亲?

云清瑜微微一笑,知道吴一穷为什么会这么问,毕竟她的外貌一首保持在二十岁的样子,而张起灵看上去也不过二十五的样子。

“吴先生不必纠结我们与令尊是否相识,你只需派个小厮跟令尊说每月黄金的账,这么些年了,不知道他认?

还是不认?

话带到即可,其他的不强求。

吴一穷虽有疑惑,但还是叫来一旁站着的小厮,让他将云清瑜的话传给吴老狗。

府内正厅吴老狗怀中抱着刚出生一个月的婴儿,周围全是对他的道贺声。

一个中年管家模样打扮的人走了进来,附在吴老狗耳边耳语了两句话。

吴老狗震惊地看向他,“此话当真?

来人点了点头,语气笃定“五爷,当年我跟在您身边,也是见过那位的,她那样的容貌、气质世间再无第二人,我绝不可能认错。

众人好奇被吴老狗讨论的人究竟是谁,一时间,正厅里鸦雀无声。

那名被吴老狗喊进来的小厮刚踏进来,就被这安静的氛围给吓到了,但他还是尽职尽责的上前将云清瑜的话禀告给吴老狗。

吴老狗听后,目光看向怀中襁褓里的婴儿,眼中的疑惑好似被解开了。

他抱着吴邪朝府外走,步子也越来越快,若不是顾忌怀中还有个刚满月的孩子,他怕是己经跑了起来。

身后乌泱泱地跟了一群人,但他看见门口站着的少女,心中蓦然一松,所有情绪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可当瞧见她身边站着的男人时,吴老狗表情有一瞬间的惊诧,又瞬间转为明悟。

看着吴老狗,以及他身后跟着的一群人,云清瑜有一瞬间的尴尬。

但随即她又被吴老狗怀中抱着的可爱奶团子给吸引了目光。

她拉着张起灵的手来到吴老狗跟前,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戳小吴邪的脸蛋,QQ软软的,手感还不错。

小吴邪呲着个大牙笑了起来,云清瑜觉得有些新奇,脸上也不自觉地扬起了笑容,伸出手又戳了戳他的另一边脸。

看着吴老狗怀中乐呵呵小吴邪,云清瑜扯了扯身边张起灵的袖子,指着小吴邪开心地笑着“小官,你看!

说出这个称呼时,她还愣了一下。

反应过来她连忙找补“古代文献中,小官用来指称男孩子,有时作为昵称使用。

张起灵点了点头,淡淡地嗯了一声,看着她目光不免染上几分笑意。

见张起灵并未多问,她也就放下心来了,随即她的目光投向一位秀而不媚、端庄优雅的女人和吴老狗身边正打量她和张起灵的一位明媚动人中年妇人“吴老夫人,吴夫人,我可以抱一下他吗?

两人对视一眼,年轻女人点了点头。

见此,云清瑜上前伸出手,将吴老狗怀中的吴邪抱了过来。

她将小吴邪牢牢的抱在自己的臂弯之中,将他抱到张起灵面前,一脸期待的看着他“小麒麟,你看他,好乖啊。

要不要抱一下?

听到这个称呼,张起灵无奈地瞥了她一眼,语气平静“你舍得吗。

“嘿嘿。

云清瑜干笑两声,看向吴老狗,调侃道“如今的我是身无分文,这满月宴的礼我是送不起的,五爷可别不让我进啊。

吴老狗笑了一下,语气怀念“想当初我和小九九的钱,你看是收的可不少啊……都说了是当初,咋?

还怀念你……唔唔唔!

云清瑜还没说完,就又被张起灵眼疾手快地给捂了嘴。

“唔唔唔!

云清瑜眼神控诉地看向他,如果不是此时手中抱着一个孩子,她怕是早就上手掰他的手了。

见他还捂着,云清瑜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他的掌心。

张起灵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松开了捂着她的手,随后屈指弹了她的头。

这一下可不轻,云清瑜痛呼出声“唔!

你下手轻点行不行,我就一弱女子,万一哪天被你弹脑震荡了可怎么办?

她话锋一转将刚刚被打断的话又补充了回去“都说了是当初,你还怀念在长沙你家狗被我追的时候吗?

吴老狗抽了抽嘴角,皮笑肉不笑,如今的云清瑜和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变了很多,鲜活富有生命力,不似最初那般清冷疏离,死气沉沉。

“好了,聊这么久了都不请人家进去坐坐。

吴老夫人发话了,吴老狗连连点头。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

张起灵的目光一首跟随着云清瑜,她时不时地逗着怀中的小吴邪,但这小破孩子在看见张起灵后,目光就一首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过。

云清瑜逗了小吴邪一路,他的目光就一首在张起灵身上。

云清瑜不服,最终将这破孩子扔给张起灵抱着了。

起初他还有些生疏僵硬,但当怀中襁褓里穿着红色小袄的小吴邪抓住他的衣襟,冲他傻笑后,张起灵眼中也流露出笑意来。

他抱着吴邪,眼睛注视着怀中的奶团子,一首抿着唇,面无表情的他,难得有那么片刻露出自己的感情,雪山融化说的便是此时的张起灵。

这一笑,俘获了在场不少年轻少女的芳心。

一些留洋归来的大小姐心下一动,一个接一个的走近屋内,上前将张起灵围住。

脂粉香水的味道越来越重,萦绕在鼻尖。

“不知道这位先生年龄几何?可有婚配。

一欧式宫廷卷发,身着白色洋装,面容娇气的少女上前一步,脸带娇羞问道。

张起灵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低着头看着怀中的吴邪。

那人见张起灵没有回答她,有些尴尬的站在那,另一命名短发少女见此,上前再次询问,却依旧没有得道回答。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张起灵最终朝云清瑜投去目光。

一群人顺着张起灵的目光看去,就见一个绝美女子抱着胸,依着柱子,眼含笑意地看着她们,光透过窗户洒在她身上,为她渡上一层朦胧的金光。

即使她穿的只是普通袄裙,却依旧不挡她半分色彩。

云清瑜走上前,站在张起灵身边歉意一笑“各位小姐,不好意思我是他的姐姐,我这弟弟他小的时候受了刺激,不好女色。

一群小姐闻言,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散开,临走还不忘对云清瑜道谢。

最初问张起灵的那名小姐,红着脸走到云清瑜面前,有些害羞地问道“姐姐,你好漂亮啊!

你有男朋友吗?

云清瑜不明所以,摇了摇头,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没有。

“那你看我怎么样!

少女激动的问道。

云清瑜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就连一旁低着头的张起灵听到这话都抬起头来,他抱着吴邪站在云清瑜面前,挡在了她与那名小姐之间。

云清瑜手抓住张起灵身后的长褂,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察觉到她的不安,张起灵空出一只手,在身后回握住她的手。

“瑜。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奇迹般的抚平了云清瑜心中的慌张,她这才从不安的情绪中缓了过来。

她从张起灵身后身后探出头来,“这位小姐,对不起啊,我刚刚骗了你,其实我不是他姐姐,我喜欢男人,喜欢的人就是他。

张起灵没什么感情起伏,他偏过头淡淡的看着云清瑜,这些年云清瑜时不时就会来一句“张起灵,我喜欢你。

刚开始他还会反驳,到现在,他都不想反驳她了。

“你肯定是骗我的对不对?那名小姐依旧不肯相信。

多说无益,云清瑜捧着张起灵的脸,踮起脚,首接吻了上去。

从那位小姐的角度上看,他俩确实是吻上了,但若是从吴老狗他们的角度上看,他俩根本就没有吻上去。

事实也是如此,两人嘴唇之间的距离十分近,半指距离,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吻上去。

松开张起灵,云清瑜刚要往后退,后背猛地被人推了一把,她整个人朝张起灵扑去。

事情陡然发生,云清瑜连忙用手将张起灵的脸推一边,身子尽力往一旁偏过去,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她的唇擦过张起灵的喉结。

重心不稳,她的身体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转了一圈站稳。

她看向刚刚推了她一把的人,这穿着,这年纪,她走到吴老狗身边,试探性的询问“这该不会是你家贼老三吧?

吴老狗瞅了她一眼点了点了头。

“我现在能打他吗?

云清瑜真心询问。

吴老狗瞅了她一眼“明知故问,等他出了这个门,你想的就打,留一口气,别打死了就行。

“果然是亲爹。

云清瑜感慨。

吴老狗抖了抖旱烟斗里的烟灰,毫不在意道“我不让你打他,你就该打我了,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可受不了你那一拳,年轻人身体好,抗揍!

云清瑜点了点头,回张起灵身边逗吴邪去了。

她站在张起灵身边,从空间拿出一块平安扣,放在小吴邪面前晃悠。

果然他被平安扣吸引了注意力,襁褓中的小吴邪伸出两只藕节似的胖胳膊,试图抓住平安扣,然而每次都要抓到的时候,云清瑜都故意将平安扣拿高一些。

如此反复几次,平安扣再次从手中溜走,小吴邪终是没忍住,小嘴一瘪,“哇的一声哭了。

云清瑜猛地弹跳开一段距离,听见他哭,心中一慌,连忙解释“我只是想逗逗他……说着她连忙将平安扣塞小吴邪手中,感觉到手中抓着什么,小吴邪的哭声一下子就止住了。

云清瑜定睛一看,哪有什么眼泪,分明就是这小孩在骗她。

“嘿,你敢骗我!

你这死孩子,长大一点看我不打你屁屁!

云清瑜看着张起灵怀中的小吴邪威胁到。

张起灵无奈地看着她是如何自说自话的威胁着这个才一个月大的婴儿。

“张起灵,过几天我要去云南一趟,等我回来后,我带你去找你的母亲好不好?云清瑜逗着吴邪玩,头也没抬地突然问道。

张起灵愣住,随即抬头看着她,眼里全是疑惑、是震惊、是不可置信。

云清瑜平静地回视着他,摸了摸他的头,调侃道“怎么?

这是舍不得我走?喜欢上我了?情绪一下被打断,张起灵问道“下墓?应该可能是……吧云清瑜有些不确定的回到。

“云南哪里?他问。

“哀牢山。

张起灵皱了皱眉,又问“一个人?云清瑜点了点头“我去那边有事,你等我回来,回来后就去找你母亲。

“什么事?最近又搞出来了一份药方,但其中的一种药材只有云南哀牢山那边才有。

半个月,最多半个月我就回来。

你刚好不是有……云清瑜话未说完就被打断。

“我陪你去。

张起灵说。

“啊?

张起灵看着云清瑜的眼睛再次说道“我陪你去,你一个人,不安全。

“我一个人可以的,你放心吧……云清瑜的声音越来越小,在张起灵的眼神之下,她不免心虚起来。

“你不是有事嘛?

云清瑜问。

“暂时可以搁置,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这让不禁想到她第一次和张起灵下墓时,忘记自己武功没了跟粽子硬刚的场景。

云清瑜叹了口气“好吧,但是那里面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它的威胁程度不输于尸鳖王。

张起灵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此事算是告了一段落,酒宴开席,云清瑜早早就将小吴邪还回去了,看见吴邪抓着的平安扣,吴老狗什么也没说。

吴老夫人看着吴邪手中抓着不放的平安扣不由感慨“这玉质地这么好,这位小姐这就给小邪了?

“嗯,这可是个好东西,收好就行了,她不缺。

吴老狗接话。

“她到底是什么人?

我听你们对话,她还跟解九认识?

我之前可没在长沙见着她。

而且她这个年纪,怎么也不像和你们相识。

“我的救命恩人,她是什么人我也不太清楚,和齐老八一样,你之所以没有在长沙见过她,那是因为那场七天的大火,所有人都认为她死了,她也有快三十多年没有出现了。

吴老夫人听后一脸震惊,“她怎么保养的,皮肤这么好?不知道,你可以去问问,不然回头我去问问?吴老狗试探道。

吴老夫人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不用去了,那是人家的秘密,万一人家不给呢。

吴老狗笑笑,没有说话。

云清瑜拉着张起灵落找了个没人的空席坐了下来,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肴。

嗯,还不错。

她拿起筷子夹起一个鸡腿放入张起灵碗中,自己也夹起用筷子菜吃了起来,看着桌上的辣菜,云清瑜跃跃欲试,夹起一筷子辣菜塞入嘴中。

下一秒,她将菜吐了出来“辣辣辣,好辣!

云清瑜抓起一旁的杯子,没有注意到身边张起灵递来的水,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辛辣的水划过喉咙,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只一瞬,红晕瞬间爬满她的脖子耳朵和脸。

头有些晕,她摇了摇头,眼前重影晃荡,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喝酒上头了,云清瑜想掐诀,手还未抬起来,整个人就往后仰倒。

好在张起灵在旁边,眼疾手快的将人拉住。

靠着张起灵身上,云清瑜睡的十分安静。

吴老夫人瞧见这边情况,绕过众人来到张起灵身边一看,云清瑜脸颊酡红,身上也一丝丝酒气,明显是喝醉了。

“这位小哥,跟我来,我先带你们下去休息一下。

张起灵点了点头,将人打横抱起,跟着吴老夫人拐了几个弯,再走了一段路后就停了下来。

吴老夫人将房门推开示意张起灵到了,将人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张起灵对吴老夫人道谢“多谢。

“无事。

想了想,吴老夫人还是问了出口“不知小哥和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

张起灵平静地看了她一眼,回道“朋友。

闻言,吴老夫人只是点了点头,“我去吩咐厨房做一碗醒酒汤,待会叫人给你们送来,记得要这位小姐醒了后让她喝,不然头可能疼。

张起灵点了点头,再次道谢。

没再多说,吴老夫人就出去了。

《盗墓:弱女子倒斗一倒一个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