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我在修仙界捡漏的那些年

>

我在修仙界捡漏的那些年

杳杳知知 著

北月野 奇幻玄幻 徐璎

徐璎北月野是奇幻玄幻《我在修仙界捡漏的那些年》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杳杳知知”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什么?捡漏也能修仙增加修为?什么?美男也能捡?爆的装备妖丹什么的也统统到姐的网里来!捡捡捡,你不捡他不捡谁还来捡~努力做捡漏王,称霸修仙界!捡大捡强,再创辉煌。某个高冷帅气多金男:“娘子,你把为夫忘记捡走了……”“不是,你等等,你这样影响我捡漏啊!”...

来源:fqxs   主角: 徐璎北月野   更新: 2024-06-09 23: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我在修仙界捡漏的那些年》,主角分别是徐璎北月野,作者“杳杳知知”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刚到隐月宗的时候,隐月宗只是一个破落的小宗门。那时的隐月宗创始人宗门建立了一半便不知所踪,只余下莲梧一人。其门内弟子只有莲梧,所以,徐璎望着隐月宗内那萧条的景色,顿时感觉天塌了。好穷!真的好穷!我真的不是来到什么贫民窟了吗?好歹现在还算有个落脚的地方,也不好嫌这嫌那的才是...

第2章 莲梧

“从现在起,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你不用害怕以后会有人欺负你了。

我叫莲梧,从今以后是你的师兄。

“莲梧……这个名字好好听呀。

可是为什么是师兄呀?

莲梧背着手望着隐月宗那三个大字,不知思绪飘到了何处。

他转过身,望着眼前脏兮兮的少女,轻启薄唇“你只管跟我学习术法就是。

有任何需求也可向我提及,其他的事你不用过问。

刚到隐月宗的时候,隐月宗只是一个破落的小宗门。

那时的隐月宗创始人宗门建立了一半便不知所踪,只余下莲梧一人。

其门内弟子只有莲梧,所以,徐璎望着隐月宗内那萧条的景色,顿时感觉天塌了。

好穷!

真的好穷!

我真的不是来到什么贫民窟了吗?

好歹现在还算有个落脚的地方,也不好嫌这嫌那的才是。

隐月宗虽然破败了点,但是经过徐璎每日的精心装饰,倒也算有模有样。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着,徐璎每日不是听莲梧授课,便是偷偷摸摸去做呱唧发布的任务。

“所谓捡漏系统,一定要做到,趁其不备!

偷偷摸摸!

顺手牵羊!

……等等等等!

你都从哪儿学来的词,这跟做贼有什么区别?

呱唧背着手,模仿着人类的模样,来回踱步。

嘴里发出咕呱咕呱的声音。

“你这个愚蠢的人类!

这当然不是做贼啦。

做贼多难听!

我们不偷不抢,捡别人不要的怎么啦?

呱唧说完,一下就跳到了徐璎的头上。

伸出两只手就拽住了那本来就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的并为数不多的头发,用力一扯。

“你还想不想找到你朋友啦!

我给你发布任务,你可以大大的升级,还可以找到你朋友,这不是一举两得吗,你这愚蠢的脑袋,竟然还在这里反驳我!

“啊!

痛痛痛,好好好,我错啦,高抬贵手呀!

呱唧!

虽然还是跟捡垃圾没两样,但是最终还是保住了那为数不多的头发。

“现在有个任务,去不去?

呱唧抱着手,一脸高傲的看着徐璎。

“什么任务呀?

……数月之前,九域之主遭人暗算,至今下落不明。

九域众人惶恐不安。

这九域如果没有帝尊的掌管,怕是又会掀起血雨腥风。

“就是这边,驾!

呱唧蹲在徐璎的头上,一手一撮头发,那架势仿佛有御驾亲征的架势。

可怜徐璎那营养不良的头发,现在又少了几根。

“不是,你不是青蛙吗?

你怎么还骑上马了?

这世界有没有天理了,青蛙会说话就算了,它又不是关二爷!

“停停停!

就旁边的大石头,先躲在后面。

呱唧指挥着徐璎,往那巨人般的石头靠近。

石头后面,时不时掀起一阵强劲的风刃。

连这雄伟的石头都被震的摇摇晃晃。

徐璎从石头侧面,偷偷的探出一个小脑袋。

与头顶的呱唧都瞪大了双眼。

只见十米开外,两个身着黑衣的男子相对而立。

“哼,北月野,没想到你竟躲到了这沧澜大陆。

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不如早些退位让贤才好。

这九域,早就该换个主人了。

稍微年长一点的男子用剑指着背对着徐璎的男子。

眼中满是讥讽之色。

那背对着徐璎的男子,吐出一口鲜血,嘴角却噙了一丝嘲讽。

显然刚刚己经经历过了一场恶战。

“北月星,你这逆贼。

咳咳,本尊真是小看了你。

想不到你隐忍到了现在才动手。

怎么,这域主之位你就这么想得到?

甚至不惜杀害手足,残害百姓。

男子的嗓音如同流淌的清泉,清脆而悦耳,令人感到舒适与宁静。

只是此时,平静的话语中夹杂了一丝愤怒。

“少说废话!

北月野,我现在就让你早日解脱如何。

北月星周身骤然汇聚了一团黑色的雾气。

那雾气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了一个古老的阵法模样。

阵法中间萦绕了一丝丝红色血丝,仿佛有无数根丝线连接。

那丝线越来越红,隐隐能看见上面有无数的魂魄在嘶吼咆哮。

“血禁!

呵呵,想不到你为了杀本尊,偷习了这种秘术。

血禁是一种古老的禁术,每使用一次血禁都需要献祭上百人的鲜血,再用红绸束缚住献祭人的魂魄,使其不能往生。

这被献祭的人都是被迫献祭,往往心怀怨念,就行成了恶魂。

并且需要炼制七七西十九天,待七七西十九天以后,血干,恶魂所成,这才能达到效果。

再附以阵法之中,将自己的死敌吸入阵法,就能杀死对方。

只不过这血禁毕竟是禁术,且阴狠毒辣,每使用一次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想必这次北月星为了杀他,也是费了不少力气。

那阵法越来越大,笼罩住了北月野周身,现在只怕是无路可逃。

“你这小小的血禁,能奈何得了本尊?

做梦。

北月野冷峻的面庞勾起一丝嘲讽,只站在那里,仿佛根本没有把这血禁当一回事。

只是,其周身散发出淡淡的光。

“噗……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别白费力气了,之前你就己经受过一次重伤,现在只要你稍微动用一下灵力就会魂飞魄散。

桀桀桀……

《我在修仙界捡漏的那些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