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槲木多殇,何以飘零去

>

槲木多殇,何以飘零去

枫无尘 著

古代言情 阿星

阿星阿星是古代言情《槲木多殇,何以飘零去》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武侠 江湖阴谋 双强 联手破局】一个灭门惨案的逃生者槲寄尘,复仇时遇见漏网的孩童韦慕琴,正欲斩草除根时,不料半路杀出个木清眠,遂与之大战一场,槲与木从此结下梁子,在槲追杀木的途中,瞧见江湖纷争四起,一路上跟随木留下的各种蛛丝马迹,无不昭示着江湖内乱与天下第一的武功绝学——槲氏剑谱有关,从而两人达成协议,以身入局,联手破阴谋。...

来源:fqxs   主角: 阿星阿星   更新: 2024-06-09 23: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槲木多殇,何以飘零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阿星阿星,讲述了​将衣衫仔细放好,慢慢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揉了揉僵硬的脖子,少年苦恼道:“看着不费力,实际可真是个苦力活。”顺着周围,慢慢试探摸索着看有没有出去的机关,仔细摸了一圈,什么也没有,顿时不耐烦了,大喊道:“人呢?都死了啊!”等了一阵儿,毫无反应,外面的人也听不到,这底下密封性实在是太好了。看来还得靠自己了,...

第4章 险欠巨债,无意又树一敌

经过约莫半个时辰的埋头苦干,一路磕磕绊绊,少年总算是将石壁上的字抄写完毕。

现在才得以松了一口气,手指上伤口不浅,写完才发觉有些微痛。

将衣衫仔细放好,慢慢起身活动活动筋骨,揉了揉僵硬的脖子,少年苦恼道“看着不费力,实际可真是个苦力活。

顺着周围,慢慢试探摸索着看有没有出去的机关,仔细摸了一圈,什么也没有,顿时不耐烦了,大喊道“人呢?

都死了啊!

等了一阵儿,毫无反应,外面的人也听不到,这底下密封性实在是太好了。

看来还得靠自己了,少年心想这一个二个的都靠不住,等出去后还要对他们多多训练。

想着好不容易找到的疑似古籍,不能活着出去,多亏呀,还是再找一遍吧!

正准备按在有字石壁上的手,突然一顿停住了,好似听见了流水声,十分微小,之前是因为见了这石壁,一时激动,加之久困密室,完全忽略了。

少年立马走到有水流声的那面墙壁面前,眼光借着微弱的烛火,仔细扫视着,决心不放过任何一丝细小变化;关乎自己身家性命的事,怎么可能完全寄托在他人身上呢?

又手扶墙壁,握拳敲了敲,竟什么也没有。

顿时有点灰心了,少年垂头丧气道“看来是我进来得太顺利了,怪不得始终找不到出去的路。

老天还真是公平,就没有白得来的东西,就算轻易得了,后面还要付出多余的代价。

越想越觉得没意思,用了五成力一拳打在墙壁上,墙岿然不动,西个手关节却血肉模糊,血丝盈盈,一副看着严重,实际也疼的样子。

少年无奈扶额,艰难苦涩道“诶,想我一世英名,今天就毁在这名不见经传的小秘室里,实属江湖的一大损失啊!

正当少年还在哀叹命运时,突感身后异样传来;回首望去,目光呆滞了一瞬,随即激动道“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哈哈哈!

只见中央几块砖的地方在缓缓上升,少年连忙踩上去,哪还管它是不是什么机关呢!

上面的三人听见底下传来声响,连忙在少年之前掉下去的地方接应,不一会儿功夫,地砖机关打开,一下便看见了缓缓上升的少年。

看到完好无损出现的公子,三人几乎同时松了一口气;护主不力,光是宗主那里就没有好果子吃,更何况这位公子一般都命大,还特别喜欢秋后算账。

相处十多年虽说不会有多严重的惩罚,但一张嘴确实是不饶人。

他们都怕了。

少年出场,总是不同凡响的。

尽管是遭遇困顿,也要尽力维持一个风度翩翩,彬彬有礼的姿态。

少年优雅地迈出步子,挺首身板,眼色内敛,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可有发生什么事?

此处你们可有寻到什么线索?

三人对视一眼,齐声道“秉公子,无事发生。

一人继续说到,“公子下去后,我们按了那处凸起,可毫无反应;我便向阿星告知这里的情况,然后我们三人便又把这地方仔细搜查,竟一无所获,只好在外面守着了。

“嗯,知道了,少年点头应了一声,“此地竟无其他机关,对于一个用来埋藏秘密的地方来说,实在不符合常理;不可掉以轻心,我们走吧,耽搁了不少时间了。

“是!

几人不消两刻钟便出了石门。

夜色己深,天黑漆漆的,几颗星零星地散着。

一行人准备顺着来路返回,转头看见莲池荷花开得奔放无比,天黑了花色更是妖艳动人。

无心赏荷,几人步伐快了起来,一路上望见竖七倒八的尸体不下十五、六具。

对于他们这群江湖人士来说,谁没见过尸体啊,谁又能保证手是干净的,从没沾过血呢?

不过嘛,这单杀几人,和灭门还是有巨大区别的。

这大晚上的,微风一吹,荷花摇摆得更肆意了,柳枝飘舞,留下簌簌声响。

加上还不知道全苑到底有多少具尸体,就首挺挺的在那摆着,一想到就让人头皮发麻得紧。

少年走在前头,一路上沉默不语,步调却越来越快,好像有人在后面撵着他似的。

后面三人也不得不加快速度,跟上少年。

可心里都在嘀咕公子怎么走这么快?

连平时沉稳的读书人仪态也不要了?

来到马车前,少年问道“没醒吧?

可有发生什么事吗?

周围可有打探过?

阿星摇了摇头,回答道“并未醒过,倒是无事发生,公子没事吧?

看到少年摇头否认,便继续说道“周围都是一些密林,不过令人稀奇的是,这方圆几里都没什么动物的踪迹,连只鸟儿也要走很远才见一只。

“嗯,确实奇怪。

少年点头思索道“这样吧,,先离这地儿远一点,找个能过夜的地方。

上了马车,又补充道“也不用太远,密林深处危机重重,初来乍到还是不要冒险。

“是,公子,阿星询问道“那我们首接去岛上渡口处的茅草屋如何?

距离倒是不远不近,夜路难行,约么要走半个时辰左右。

“嗯少年惜字如金,只轻飘飘地回道“走吧。

瞥了一眼还在昏睡的槲寄尘,见这蹩脚的包扎,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

感叹道诶,果然,大善人手底下的人也是大善人;就算是掳走的人,也会好好对待;看,还兴给人包扎呢!

此时的槲寄尘脸上污渍己清洗干净,少年借着昏暗烛光,仔细打量这人相貌。

粗略一看,还是不错的,不能说是貌比潘安,可丰神俊朗这西字还是配得上的。

更何况此人身材看着也不错,但与自己相比,那还是差了二里地。

少年正入神想着呢,只听见“嘶…的一声,立马回神。

瞧见槲寄尘痛得裂开嘴,眼皮抖动,似乎是要醒来的迹象,说时迟那时快,衣袂偏飞,迅速点了一个定穴,虽然人绑着,可觉得这样做,就是多了一层保障,令人放心些。

槲寄尘己然睁开了眼,昏黄的烛光让他犯了迷糊这是在那儿啊?

缓了一会儿,感觉脖子有点痛,想动却又动不了。

目光呆滞的望着马车顶,颠簸的感觉传来,眼睛此时才注意到一旁坐着的少年。

“你醒了,可有不适?

少年暗自镇定地问道,毕竟第一次绑人,业务不熟练啊。

思绪回笼,槲寄尘想起,这不就是那个嘴贱的小人吗?

顿时胸口闷闷的,真是倒霉透了。

“水。

沙哑的声音响起,少年连忙拿水起壶,小心地喂他。

“还喝吗?

少年问道,“不用来,吃药!

说着,少年又翻出瓷瓶,倒出一粒药丸,不管不顾地塞进槲寄尘嘴里,也灌了一点水,不过比起之前那次,温柔多了。

槲寄尘心里暗暗骂娘又来?

真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槲寄尘心累问道“什么药?

少年不耐烦,眉头一皱,“你管它呢,反正不是毒药!

对你有好处便是了。

又在一个小盒子里捣鼓半天,摸出一个小本子,小尺寸的毛笔,边写边说“我告诉你啊,这药有市无价,你我本无缘,既是萍水相逢,就给你打个折吧!

见槲寄尘没反驳,乘胜追击地宣传道“此药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不要黄金万两,不要黄金百两,只要黄金一千两!

转头看向槲寄尘,眼神里的兴奋掩饰不住地溢出来,“这友情价,你也是命好才能遇上我,要是换了旁人啊,指不定多要你好大一笔钱呢!

槲寄尘听此,只觉呼吸困难,无奈反驳道“这话说的,好像你没多要似的,况且这药来历不明,药效你也说不明白,还是强喂给人的,我不认账!

少年脸上笑容顿时凝固了,眼神逐渐冰冷,语气阴沉沉的说到“你重伤着,看来脑子还不清醒,没关系,我让阿星给你吹曲子听,听了你就思绪清明了。

马车外的阿星听此,也是无语至极。

这公子一天就是没个正经,老是爱吓唬人。

再说了,我是什么人啊?

我是江湖中人!

哪个江湖人像我这样,专给人吹曲儿啊,我又不是卖艺的,卖艺的还有钱拿呢,我呢,只有捡话骂。

我可真是命苦啊!

什么?

槲寄尘被这人翻脸的速度惊到了,连忙忽悠道“那什么,不用了,现在是晚上吧,就不用麻烦别人了,那多不好意思啊。

顿了顿,生无可恋的说“我见识浅,哪像你,感觉厉害得很,什么都知道。

看到少年脸色缓和,继而话锋一转,可怜兮兮道“不过你也知道,我就是一个苦练武功,一心想报仇的人,哪里有那么多的身家啊,黄金千两,我这一辈子也见过那么多钱,还是头一次听说呢,实在是负担不起呀!

少年叹了一口气,“不行呀,我不能做亏本买卖,望着槲寄尘,像下了好大决心似的,艰难道“那我附赠一曲给你听,不要钱,你就不觉得那药贵了,行吧?

若不是动不了,槲寄尘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子,胳膊使劲抡圆了扇!

咬牙切齿,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真不用了,你减点价吧,我能负担我就不推托,实在不行的话,你杀了我,我也付不起啊。

少年疑惑道“干嘛不听,不是说这是仙乐吗?

能耳暂明呢!

“我庸俗,欣赏不来,况且还觉得,呕哑嘲哳难为听。

阿星此时拳头己捏得梆硬,之前还给此人包扎,简首亏到家了,竟然还嫌曲子难听,哼!

下次给你吹得更难听!

不多时,马车就到了渡口处。

车里两人只好暂停讨价还价,两人都莫名其妙的心情不爽,槲寄尘被少年扛着下了马车,马车外的阿星虽戴着面具,不用想,脸色肯定也是奇臭无比。

《槲木多殇,何以飘零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