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我的白矮星

>

我的白矮星

Charlie不吃糖 著

余疆 张斯成 现代言情

张斯成余疆是现代言情《我的白矮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Charlie不吃糖”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起初余疆只是个为罪犯寻找猎物的小狼崽,游走在星城的黑暗里,带着面具生活在星城的光明中,直到高二那年遇到了张斯成,一个被他蓄意接近但又使自己感情深陷其中的朋友。当属于余疆的黑暗和光明两个世界相互交织,他该何去何从呢?但凡很难形容的东西我们称之为感觉,可现在我想用你的名字来形容它。从此以后,凡说喜欢,都是张斯成。恒星末期的白矮星,遇见了通过宇宙大爆炸正慢慢成长的新恒星。他耀眼璀璨。你是尸体,他是新生。...

来源:fqxs   主角: 张斯成余疆   更新: 2024-06-08 23: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的白矮星》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张斯成余疆,《我的白矮星》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期待的那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内心其实是归于平静的砰砰跳了一晚上心脏,此时又按着60-100次\\/分的心率跃动…“斯成!”一对中年夫妇站在校门口,见到来人后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试探的挥了挥手:“是斯成吗,我们是爸爸妈妈!”听到声音后,男孩提着行李小跑过去“爸、妈”这个年纪的男孩面对许久未见的父母总会有些羞涩,昨天准备的话也没说出口爸爸主动揽住了他的肩膀张斯成在学校不算太高,但爸爸也只在他的...

第5章 相遇2【修】

开学报到时,张斯成才知道自己分在了一班。

压力有些大,这边的成绩排名、受到的教育资源,可不像县城。

虽然在县城他能稳居第一,但他不敢保证在这里,他也能保持这个排名。

时先生给他资助,是有排名要求的。

——————余疆从车上下来时,立马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脸。

“你也在这儿上学?

余疆带着人前标志性的笑,眼里满是友善。

他向张斯成打了招呼。

张斯成站在公告牌前面,他才看完分班表,正在寻找教室位置。

打招呼的人好像是那天车里面低血糖的男生,看着这一双狗狗眼,他就认出来了。

“对。

张斯成有些不好意思,教室太多了,这个学校弄的跟花园似的,他搞不清楚,“你知道高二一班在哪里吗?

“高二一班…余疆仔细回忆了一下班里所有人,对这个人没印象,突然想到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他问。

我叫张斯成。

…余疆记得这件T恤,左胸前是花瓣构成的耐克小标,这是几年前的老款了。

上次见他时穿着这件衣服,这次他还是穿着这件。

对于衣服不重样的余疆来说,下意识的觉得这人有些寒酸。

今天两人站在一起凑的近了些,张斯成衣服上超市某月亮洗衣液的味道若隐若现的飘进余疆的鼻尖。

…“张斯成同学,你好。

余疆伸出了右手,“我叫余疆,是高二一班班长。

笑的纯粹,那一双眼睛像要把张斯成拉进去似的温柔湖水。

…余疆指了指右边那栋建筑,“这是综合楼,后面就是我们高中部的教学楼,我带你过去吧。

然后毫不犹豫地往左边走去。

张斯成背着一个黑色的大书包,看了眼往左走的余疆,又看了眼他刚才指的右侧的教学楼…然后选择跟着余疆。

市里的学校就是大,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都在一块儿,张斯成总觉得这个学校比他老家那块儿还大。

…八点半到的教学楼。

“我们每天上学都要走半个小时吗?

张斯成累的气喘吁吁,他又瘦又白净是有原因的,因为小时候生了场病,张叔带着他在县城住了一个月的院才好,后来就有点营养不良,张叔也就从没叫他干农活,在学校也因为身体的原因不怎么体育运动,可以说这个第一名,是除了体育之外的。

“当然不用。

余疆拉开椅子坐下,他的座位在教室里侧靠窗的第三排。

张斯成这才想起班主任好像说要他到了之后去活动教室搬课桌。

但现在实在是有点累,不过多走了会儿,张斯成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体力真的有点差。

余疆见人傻站着,帮他把书包从肩膀上拿下来。

“背这么多东西不累才怪。

他拉开他旁边的位置,“你坐这儿。

“谢谢你,余疆同学,我待会儿去活动教室搬一套…这是我昨天帮你搬来的。

余疆讲话的语气带着一点小骄傲,“我是班长,昨天过来收拾了一下教室。

他昨天过来学校,还被老班拉着开了个私人小会。

张斯成的父母过世,老班希望余疆作为班长能多关心关心同学。

过世啊…那不成孤儿了…更方便了…送去陆云飞那里的目标都是一些原声家庭不完善的人。

——————“这…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张斯成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长得不算高,但也有175,余疆比他高了很多,估摸着有183左右。

“不要再和我说谢谢了,你姓谢吗?

余疆将人摁在座位上,这人真拘谨。

“我姓张…余疆…——————作为班长,开学第一天是需要帮老师查作业的。

余疆坐在讲台的凳子上,进来一个同学他查验一本作业。

强子瞧了眼西周的同学。

“疆哥,我撕了几页,你大人有大量…余疆己经习以为常,一个合格的班长有时候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今天近视。

“疆哥,你是我唯一的哥。

强子开心的进入教室,玩了一个暑假,作业他一点都没写。

他的位置在余疆前面,因为老调皮,老师让余疆盯着他。

张斯成在班上只认识余疆一人,余疆一走,他在座位上也不知道干嘛了,拿起书翻了起来。

“喂——新来的书呆子。

强子将身体转过来,趴在张斯成的桌子上,吓的张斯成一个猛抬头。

“诶哟卧c——强子也被这一下吓了一跳,口头禅张口就来。

还在被余疆检查作业的同学们笑作一团。

每次强子闹出动静,班上的人总是莫名其妙觉得好笑,或许每个班都有天生喜剧人吧,提到名字就是笑点。

余疆放下手里的作业,脑袋从讲台上探出来,看的这幅场景后,起身走过去扯起强子的衣领。

“我刚摸了摸你的作业,怎么有点薄…少了不止几页吧!

他重音落在“几字上。

“凭什么新同学没有暑假作业!

我不服!

苍天啊!

暑假作业是这个世界上最邪恶的东西!

强子见余疆不打算帮他瞒天过海,开始怒吼。

却没有发现老班黑着脸站在门口。

“那我让你见识一些更邪恶的东西。

老班咬牙切齿,手里拿着的强子那本作业,比别的同学少了三分之二,拿在手里还以为就是个包书皮。

“新同学在以前的学校考第一,你也考吗?

余疆淡淡道,他看到张斯成的成绩时还觉得有趣,一个小县城高中来的,成绩除了英语没那么亮眼外,其他的科目都很好。

话一出,张斯成就被同学们包围了。

——————除了有些不适应老师上课的速度,一中的环境他适应得很快,这里的同学没有在乎他的出身和来历,也没有用异样或者怜悯的眼光看他。

他不知道的是,这得益于昨晚余疆一个一个同学打电话沟通说明情况,因着余疆在班级的影响力,大家对他都格外和善。

…书包里的书放了一些在学校,他本想办住宿,但晶晶请假在家里,他需要照顾妹妹。

下了晚自修己经九点了,张斯成准备从来的那条路出校门,被跟在他后面的余疆拉住了。

他好瘦。

感觉只拉到了手肘的骨头。

“怎么了?

张斯成转头,余疆指了指另一边,“走这边。

“诶———可是…张斯成记得今天上午余疆带着他从另一边来的。

余疆拉着他的手臂就走。

他觉得张斯成这人真的挺傻的。

“余疆同学!

余疆!

张斯成莫名被拉着,但又挣脱不开。

余疆的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臂,被他抓住的地方热热的。

“你在耍我吗?

张斯成看着前面那人的后脑勺,他硬是不走了,余疆不能拖着他走吧。

果然,余疆停下了脚步,同时也松开了手。

他转过身,眸子里带着懵懂和不解。

“不好意思啊…斯成同学,我有点夜盲,拉着你走有安全感一点。

余疆朝着张斯成露出一个歉疚的笑,“上午拉着你走另一条路…是因为想绕路带你看看学校的环境。

他语气带着满满的歉意。

张斯成半夜想起来他那副无辜的样子都要扇自己两巴掌。

一个一米八的大高个此时有些委屈,张斯成这才想起这个男孩比自己还小一岁。

拉着就拉着吧。

《我的白矮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