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临天司

>

临天司

洛炎mato 著

华光 奇幻玄幻 解剑山

叫做《临天司》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奇幻玄幻,作者“洛炎mato”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解剑山华光,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少年带刀下山,以司天之命,临凡入世,如剑的刀,劈穿千年疑云,于听州之外,闻见不死之音。“我名,吾名即你名。”“吾名,我名即众生。”“迩来不顾,弥天数数,司之不命,生之罔岁。”……自此,异数生起,以凡临世,司罚不缔。...

来源:fqxs   主角: 解剑山华光   更新: 2024-06-08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解剑山华光是奇幻玄幻《临天司》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长势喜人,一米多高的青疏果下,有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一身黑衣,满头白发,提着藤蔓编织的篮子,采着青疏果,果子下面铺着几片玄厌的叶子,青疏果离开枝干后,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丧失所有的生机,玄厌的叶子能够延缓这一过程,足够少年把它们带回到木屋。赤水如火,生在菜园的最南侧,温度很高,地上没有一株杂草。半...

第0章 序章

解剑山上,从山顶到山脚,横七竖八地插满锈迹斑斑的兵器,刀枪剑戟,斧钺锤锏,一应俱全。

解剑山脚下西边三千尺外,有一条小溪,缓缓地从山石草木间流过,溪水很清很净,浸着一块块拇指大小,圆润光滑的七彩瑙石,在水流湍急处,瑙石被冲刷,滚动碰撞,而后碎成更小的瑙石,所以小溪下游,基本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瑙石,只有细小的碎沙,在溪水汇聚的塘水的铺了一层七彩的底,塘水池里飘着几株黑白均匀相间的睡莲,开着七彩之外颜色的花。

七彩塘水池旁,有一座老旧的菜园,木质的围栏不少己经腐朽,爬满苔草,藤蔓蔓延交织,维系着围栏不倒,残破的门扉微微开着,歪在一侧,老旧的木头早己无法支撑起它的重量。

菜园里,种着三种果蔬——青疏果、玄厌、赤水。

长势喜人,一米多高的青疏果下,有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一身黑衣,满头白发,提着藤蔓编织的篮子,采着青疏果,果子下面铺着几片玄厌的叶子,青疏果离开枝干后,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丧失所有的生机,玄厌的叶子能够延缓这一过程,足够少年把它们带回到木屋。

赤水如火,生在菜园的最南侧,温度很高,地上没有一株杂草。

半透明的叶脉里流淌着如血似火的液体,高温便是来自它们。

青疏果快满了篮子,少年再折了几片玄厌的叶子,盖在上面,而后把它们挂在青疏果树上,转身看向赤水,一蓝一紫的异色瞳里印着它们,他微微沉思,几息过后,双唇微启, 道“好好成长。

声音淡漠,沧桑千万,岁月浸染,不似年少之人。

一阵无根的风吹起,满园摇曳,回应少年。

“走了。

少年转身取下篮子,虽然有玄厌盖着,娇贵的青疏果依然有了一些枯萎的迹象。

他关上菜园的门,走到溪水旁,把篮子放在一块半透明的黄石上后,蹲下身子,僵硬地舀一些水,喝上几口,再度启程。

少年的身躯有些僵硬,走路不是很快,一步一步地走,路过解剑山,他没有驻足,因为他不认识任何一把兵器,更没有兴趣去了解,这些兵器对他而言,并没有意义,他们还存在于解剑山上的意义,就是赋予这座山一个名字。

倘若,山不再是解剑山,纵是神兵利器,亦会崩损。

长满杂草的小路旁,矗立一棵古树,没有名字,枝丫横七竖八,残破的树皮覆在腐朽的主干上,死气沉沉。

百米的古树,只有九片叶子,每一片大小不一,大的有三五米宽,小的巴掌大,九种颜色,说是九种,许多人只能看见其中,少年在这里很多年,看了很多年,才勉强看清另外两种颜色,他无法描述余下的两种颜色,它们不在七色之内,不是任何一种混合色,独立于认知之外。

树上,有一只犬,少年知道它名为勾犬,有三只眼,比一般的犬在眉心多了一只竖眼。

勾犬,生来便长在树上,一生只下一次树,十三年,少年没见过勾犬下树,更没见它叫过,眉心的竖眼,光芒黯淡,无精打采。

“叫一声。

少年想听勾犬叫,在古树下驻足,抛出一枚青疏果当交换。

他不知道勾犬不吃素。

青疏果落在地上,转眼之间枯萎殆尽,只剩干枯的果皮包着果核,皱皱巴巴,不堪入目,与篮子里香气氤氲天差地别。

勾犬没有理会他,翻身闭上眼,睡觉去了,它似乎一首在沉睡,鲜有醒来的时候,醒来也只开一只眼,永远无精打采。

……少年走了,回到解剑山下的木屋里,安顿好青疏果后,他拿着纸笔来到院子大树下的石桌前坐下,把纸笔锦帛展开。

大树,高三十米,树叶却华华如盖,覆盖方圆五十米,树叶稠密,不透一丝的光。

树上,挂着上千的红色锦帛,每一条锦帛上都有一个名字,树叶锦帛交相映衬,红绿交织。

少年写好一个名字,娴熟地挂上然后继续写……这一写,就到了赤阳落尽,寒月升起之时。

少年伸了一个懒腰从石桌前起身,他取出的锦帛一张不剩,墨块也用尽,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这个时候结束亦是如此。

他拿起了笔砚台,没有动,换作往常,这个时候他己经动身走进木屋了。

现在他在等,那个家伙晚点了。

一息。

两息。

三息。

他吞吐着气息。

一只满嘴獠牙,拳头大小的鸽子,嘴里叼着一串紫色的果子落在石桌上,少年放下笔,拿下紫色的果子,取了一棵丢在嘴里咽了下去。

“晚了三息,不过品质上乘,免罪吧。

獠鸽咬牙切齿,咯咯作响“死,你去死,三息就三息,你还想给我治罪?

你以为紫婴果是你菜园里的,想摘就摘?

獠鸽恨不得把一口的獠牙都咬碎了。

少年没有理会,拿起笔、砚台、回到屋内,留下整个解剑山的刀剑与生灵,独自在寒月的清光里承受黑暗。

木屋,是除了少年之外,任何生物都不曾进去过,在少年进去半炷香的功夫后,木屋在月光下散发出炽烈的光芒,照遍山野,紧接着木屋仿若活过来一般,开始吞吐着生机。

今夜的华光,华光胜过以往,木屋的吞纳平稳了许多许多,一切都往着好的方向发展。

……无数的生灵,向着木屋汇聚,跪附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勾犬也不例外,只是依旧没有睁开眼。

菜园里,走出三个人形生灵,身上布满灰尘,一步一步走来,临近木屋,立身在无数生灵前方。

解剑山上,一把剑,一柄枪,一把刀,一柄斧化作人形,来到院子里,与几个菜园里走出的三个生灵并肩而立。

七个生灵,望着木屋,目光熠熠,对视一眼,齐齐开口“是时候了。

第二天少年醒来的时候,在石桌上见到了一张纸条,写着寥寥几字“带刀下山。

这西字,少年等了三年又三年……当年的战与血,该偿还了。

少年启程,路过解剑山时,随手抽了一把刀,下山了。

《临天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