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神仙爱你,四个打底

>

神仙爱你,四个打底

林桑榆sy 著

古代言情 荆永 董永

经典力作《神仙爱你,四个打底》,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荆永董永,由作者“林桑榆sy”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提问:听说天帝豢养的那只金丝雀玩得很花?一楼:如果你指的玉山副君也爱她这件事的话……没错,是事实。二楼:歪个楼,玉山副君?爱她的不是泉先储君吗??三楼:不是吧?我听说暗恋她的是扶桑神君,世间最后一位神灵啊!金丝雀:搞笑吧大家。真相是——他、们、都、爱、她。“我没办法同时给两个人撑伞,但可以让四个人同时给我撑伞。”——by 司幽【全文分为两卷:人间篇·上界篇】【发疯文学·入坑谨慎·下附正经版文案】她是神明也忌惮的天命女,却成为利益这只野兽的献祭。那些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到头来都将她舍弃。她跋涉千万生,只为寻找一座似乎不存在的神庙。那座神庙,叫此心不渝。又名·《我欲见司幽》...

来源:fqxs   主角: 荆永董永   更新: 2024-06-08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神仙爱你,四个打底》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荆永董永,讲述了​熬过刺眼的金光,我觉得胸膛发热,一个陌生且诡异的东西在跳——砰砰砰但我没在意,只是平添了一身杀意,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脆弱凡体、修成神胎,不知感恩,还妄图凭汝等造化挣脱命运,岂知春秋都听天命号令?!”话落,风起云涌,我的袍间尽是杀招我己经不想玩沙包游戏了,而是想打包全部带走,于是开启了星辰之力须臾间,归墟海升海水以排山之势涌入神界,差点卷得侍者都站不住,必须紧紧拽住我的衣袖稍且自如...

第3章 赏罚分明?

我曾阅览上古古籍,看见过心占之术,必须要被占者心甘情愿方能成就解术的第一步。

至于第二步,被人撕了一页,我也不得而知。

可显然,第一步我便不甘愿。

好不容易摆脱了石头的身份能体验红尘,还没谈一场生离死别的旷古奇恋呢,想要我回去?

白日做梦!

不过说来奇怪。

刑天的心七窍玲珑,按道理,我的情丝早该觉醒。

可几世过去了,它毫无动静。

我曾将情丝觉醒的希望寄托于扶桑身上,因他是伴我最久、离我最近的男子。

为此,我虽知他目的不纯,但也乐得自己入瓮,全了这场婚事,任他靠至最近的距离,见骨剜心。

我以为,能在他的背叛里尝到心痛的感觉。

岂料,只感受到了肉痛。

“说到底,还是身边男子不够多。

我在月下饮酒,院子里的花精多起了嘴舌,“像我,从不担心自己的美貌不得赏。

因周遭都是衬她的绿叶,一摞叠一摞。

当即我摔了酒杯,“来人啊!

闻声,一队春山城卫武装齐全冲了进来,向我称臣,耳提面命地,“圣女有何指示?

“帮我找人。

为首的侍卫愣了一愣,“圣女可有那人的画像?

或是记得什么特征?

我点点头开始描述,“男的。

很好看。

未婚。

家财万贯。

春山城卫……月圆夜。

“就这?

春山城卫信心满满将一个男人带到我跟前。

借着满堂明晃晃的烛火,我仔细打量。

男子眼尾狭长、并非典型的龙眉凤目,但三庭饱满,整幅五官看上去雍容清雅,身姿若琼林、比玉树。

周身的黑金云锦更彰示着他身份的不凡。

云锦一般仅供皇家做龙凤袍,普通人想看看都痴心妄想,何况还是如此复杂的双色织染,寸锦寸金己不足形容。

男的,好看,富贵……“办得不错。

我说,“如果不是一具尸体,就更不错了。

除了我描述的那些,此人最大的特点便是刚经历过打斗,好好的一身云锦有割裂痕迹,上勾的眼尾处有零零散散的血色。

他闭着眼,死前的神情有些痛苦,似乎承受了比表皮伤口更撕心的折磨。

“禀圣女,他好像还没死……春山城卫头头大着胆子说。

“我知道,可这奄奄一息的模样送入洞房,也不好吧?

春山城卫头头拱手提议,“有没有一种可能……救活再入?

顿时我就失了兴趣。

算了吧,千年前,我救了一棵树,而今,他却想挖我的心。

见我神色不悦,春山城卫头头赶紧解释,“我等在附近的芦苇丛发现此人,见他一切特征都如圣女所示,还有微弱呼吸,这便带了回来,以为是圣女要找的人……也罢。

我说,“那就快速给他沐个浴,扔进新房。

万一回光返照,还能入一次洞房。

春山城卫们以为自己听错了,个个面面相觑。

我比他们的眼神更无辜,摊手问“愣着干什么?

一群愣头青们虽不懂,看我的眼神也写上了“禽兽两个字,但他们的手脚比意识更听话,麻溜地便将人抬进了温泉池,下手还极重,巨大的‘噗通’一声,我在主殿都听得一清二楚。

看得出是真想他回光返照。

不怪春山城卫们对我如此效命。

谁叫我是他们的圣女呢?

第三世,我灵台开,自此和扶桑相依为命。

之后的岁月,他以为是这样的——我因失去了绝大部分力量而心生消极,甚至转换性别隐藏天女的身份,找个绝对隐蔽的小镇隐居。

可实际上的版本是,我不仅没有隐藏性别,还让扶桑不断给我变金银财宝,满足我穿漂亮衣、尝山珍海味的愿望。

吃苦?

不存在的,那玩意儿吃不了一点。

万万年风吹日晒只尝雨露的日子难道还不够苦吗!

于是我怎么舒服怎么来。

唯一不解的是,白驹过隙,我的情丝跟枯了一般,也没遇见个正儿八经能发展的男子,导致戏本里的情节我是又向往又好奇。

起初我以为自己不够漂亮,于是怎么美丽怎么装扮,恨不得在脸上刻一行字我很美,也很温柔,快来当我的舔狗。

就这样,我带着舔狗一号扶桑、哦不,带着我们世间最后一位神灵,开始了流浪。

我们没有目的地,只想寻一座有缘的城市定居。

神嘛,特点就是神神道道,凡事爱讲究个缘。

西十年前,我和扶桑途经此地。

那时这儿还不叫春山城,叫磨牙窟。

也不知道谁取的名字,听听就招人恨。

原因是这里地处两国交界,时常短兵相接,百姓受苦受难。

我俩经过的时候,恰巧遇见一场硬仗。

两边打得有来有回,号角震天,不一会儿便尸山血海。

扶桑说,那日我身着白衣、头顶帽围,旁若无人地穿行在兵刃和呐喊中央。

周遭喷薄而出的血溅到我身上,不多久,白衣上点点猩红,可我只伸手惮了惮,血色便似尘埃消散。

他说,那一刻,他切实感受到了来自天命的压迫,哪怕他是一个神灵。

那种自带的冷情感,任何兵戈与肉身在我面前都如蝼蚁,只能卑微匍匐。

尤其,当他以为我会伸手管管这场屠杀,可己知身为天女的我,颇有些装x成分地绷着脸回“万物皆有自己的命运。

团圆是命运,英年早逝是命运、战死沙场亦是。

命运无好坏,皆是前生因果,即便神也不能贸然干预。

刑天就是太看得起自己,妄想打破他和姑媱无法相守的命运,才害得整个神界陨落。

在人间的日子,我己然吊儿郎当惯了,突然正经,扶桑被震得不知如何是好。

唰。

骤然,我挨了一刀。

痛感来得很迟钝。

我没想到,这些个凡夫俗子,竟然敢对天命动手!

扶桑“他们不知道你是谁……在这群士兵眼里,我不过是个不知道远离战场的傻子。

而自命不凡的我觉得,我堂堂天命,凭什么要走!

走的应该是他们!

当即,我给了扶桑一个“给我杀的眼神。

《神仙爱你,四个打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