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都重生了谁谈校花啊

>

都重生了谁谈校花啊

欢总大哥在此 著

张元旺 都市小说 陈礼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都重生了谁谈校花啊》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欢总大哥在此”大大创作,陈礼张元旺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都市种田 都市日常〗〖校花〗〖z男〗30岁成就上市传媒公司老总的陈礼,拥有几辈子花不完的钱,有性感女秘书陪伴,还有颜值超高网红团为他卖命赚钱,但这些陈礼依然觉得生活不惬意......因为,他的校花老婆是个病娇......偶然一次网上冲浪刷到了自己公司拍摄的重生短剧。“我是土狗我爱看。”“这女演员好纯好骚,我好喜欢!”“太爽太上头了,如果我要是重生就好了,肯定比男主行。”陈礼看着这些评论,淡淡一笑:“底层的幻想罢了,可惜人生没有如果,更没有重生。”然而下一秒,一道白光闪现,陈礼重生了.........

来源:fqxs   主角: 陈礼张元旺   更新: 2024-06-08 23: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重生了谁谈校花啊》,是作者大大“欢总大哥在此”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陈礼张元旺。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他还记得一次在酒店内与小秘书探讨人生时,兴致上来了正准备提枪上马,可是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来的人就是温语。以为她会当场爆发?不不不,她反而脸带笑意的走过去,推着陈礼的臀子让他继续。陈礼当然不敢,脸上也过不去,毕竟是被抓包的人。当晚回去之后,温语就给他下了药,来了个捆绑play,一整晚连续摇了他7次,差...

第 3章 比个心

刚才陈礼的举动,真是让张元旺大吃一惊!

从奶茶店里出来他就觉的陈礼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

可是根据他以往的秉性好像又说的过去,平常在寝室里,特别是晚上熄灯的时候,两人聊得的那叫一个生机勃勃。

而且自己好哥们的面像,看起来其实蛮痞气的,给人一种什么都敢做的错觉,经过这一次,印象与行为重合,张元旺觉得陈礼在他心中的人设好似变圆满了,这或许才是真的陈礼吧。

这般想到,张元旺一副“原来你是这样的人瞟着陈礼。

“看屁啊。

陈礼斜瞄,说道。

“礼子,你胆子真大,刚才那可是温语,你追了三年的白月光啊。

你,你这样还能成吗?

张元旺挺为他担心的,毕竟那可是他舔了三年的女神。

“成?

成什么,为什么要成?

“你,你不准备追温语了啊,可你今天还在班级里说,你要做最后一次表白呢。

开玩笑,都重生了谁还谈校花啊?

前世他可是被温语整的心累之极,凭自己那身价本应该万花丛中过,可却被她拿捏的死死的。

他还记得一次在酒店内与小秘书探讨人生时,兴致上来了正准备提枪上马,可是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来的人就是温语。

以为她会当场爆发?

不不不,她反而脸带笑意的走过去,推着陈礼的臀子让他继续。

陈礼当然不敢,脸上也过不去,毕竟是被抓包的人。

当晚回去之后,温语就给他下了药,来了个捆绑play,一整晚连续摇了他7次,差点嗝屁。

第二天早上的集团会议,他是忍着腰部不适,坚持开完。

回忆再次浮现大脑,陈礼不禁打了个寒颤。

“呃,是哥么傻逼了,你们谁如果有想法尽管去追,我没意见。

陈礼决定了,重来一世,身价怎么也得比前一世翻它个几倍,至于结婚这个人生大事,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他,要放飞自我······在校园内逛了逛,陈礼也觉得没太大意思,在他的记忆中,学校每个月才能回去一次,但每个周末会有半天的假期,也就是今天。

实质不过是少上了几节课而己。

晚饭陈礼是在食堂吃的,当他拿出自己的专属饭卡时,似乎知道里面有多少钱,而刷卡时显示器上面的余额也验证了他的印象,也说明最近的记忆或许还留存着。

“呃······看着餐桌上毫无食欲的饭菜,又勾起了当年被食堂饭菜支配的恐惧。

在当时,他们私下都称这为“猪食。

虽说后来也有人向学校反映,但效果并不理想。

学校口头答应让食堂整改,但是也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好了半个月,之后依旧是老样子。

陈礼大学毕业后的一年,母校传来校长落马的消息。

校长私自收取承包商的大笔贿款,答应为其保驾护航。

究其原因还是某位刚入学的高一学妹吃到了鼠尾,学校回应硬说是炒焦的鳝尾,理论无果后,家长知道了这件事,闹到了教育局,展开调查,最后这件事才画上休止符。

这也让陈礼想到了后世抖音上刷到的“指鼠为鸭。

饭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纵使这个感觉己经过去十多年了,但当进入陈礼口中时,他还是忍不住的吐了出来。

后悔刚才在校外没有买一份鸡蛋肉丝炒粉。

不过对面的张元旺倒是吃的津津有味,或许是麻木了吧。

抱着事己至此的心态,重新拿起了勺子,像当年一样,撸起袖子,单脚踩在长椅上,不停往口里塞着米饭。

吃完晚饭,陈礼回到寝室,至于自习,他压根就不打算去。

来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很难想象这就是自己,若不是脸上带着那股青涩感,就现在这造型,妥妥的中年大叔,油腻感十足。

打开水龙头,双手捧着水,往脸上泼去,上下搓揉。

嘴上的那一层绒毛他打算刮掉,影响美感。

其实吧,这个年纪男生都有这个特征,只不过大家都不敢去刮,基本上是买个小镊子自己去夹,以这种方式抑制生长。

当年陈礼也是如此,想着等进入大学时在刮掉,不过现在他倒是无所吊谓了,都一样。

“元旺,把你那个剃刀借我用下。

陈礼对着门外喊道。

他记得张元旺早就买了这个东西,原封包装一首没用,想法和大部分人如出一辙。

不过这第一次,怕是要被陈礼捷足先登了。

倚靠在门外的张元旺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盒子,脸上尽是舍不得。

“你个狗东西,这可是花了我一百块买的,一次都舍不得用呢。

“别难过,以后哥给你买个更好的行了吧。

陈礼笑着勾着他的背立下flag。

“切,鬼信。

你多余的钱怕是全拿去给温语买早餐去了吧。

张元旺抖开他手,语气酸酸的说道,来到床边躺下。

张元旺对自己怎么样,陈礼心里自然有数,这三年他为了追温语,也是花了点钱,买的礼物或是零食,都是他强塞给温语或是在她不知情下放到她的抽屉里。

温语自然不接受,可陈礼却是不肯收回,表示自己送出的东西绝对不会收回,让她自个决定。

可是耐不住她周围的女生脸皮厚,因此陈礼送出的东西基本上也是被这些女生消耗了。

也是因为这样,每个月底他都要靠张元旺接济。

好友闹小情绪也就很能理解了,陈礼呢,也没去哄,想着以后在其他方面补偿他。

处理好后,他又将眉前蓬松的刘海整成三七分,三分往后,七分往前,这么一搞,整个人都精神多了。

给人一种蓬勃向上的感觉。

“礼子,没想到你打扮起来,还有几分人模丑样的。

张元旺的眼睛在刚从卫生间走出的陈礼脸上来回扫视,打趣道。

“一般一般了,整个三中怕是也找不到像我这种赛过陈冠希,碾压彭于晏的男人了。

“切,夸你一句,你还翘起来了啊。

要说陈礼长的怎么样,也就还凑合,但是身上的那种痞气加成,倒是显得有些独特——这或许就是大家常说的“黄毛吧。

“你好了吗,我们得回去上晚自习了,还有十分钟就迟到了。

张元旺提醒。

“懒得去了,我要躺下仔细思考以后了。

陈礼一个转身,双手作枕躺在床垫上。

既然重生了,他得想想怎么先获得第一桶金,作为创业资金。

前世虽然也成功了,但却是在毕业后,为了抓住风口,在一场酒席上他狂灌了一瓶飞天,才拿下了这笔投资。

后来没几分钟便晕倒了,还是温语接到电话,背着他去医院洗胃。

雷布斯曾说过。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不过现在不是九零,零几年,机会都被资本掌握在手中,你有好的项目,想要起来就必须接受人家的“天使投资,说白了便是控你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那么,公司还是你的吗?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陈礼断然不想再体会一遍。

所以说,他现在既要抓住机遇,还得在来临之前有一笔资金作为后盾。

闭眼冥想中,张元旺一个健步来到身前,拉着他的胳膊要他陪同。

“走吧走吧,越到高考越不能放松啊。

“长夜漫漫,你就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啊,不然我很无聊的。

“再说了,温语还等着你表白呢。

受不了张元旺的闹腾与念经,陈礼叹了口气,只好与他前往。

“好了,快闭上你的嘴。

陈礼起身,往门口走去。

张元旺露出憨厚的笑容,跟了上去。

“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嘿嘿。

“尼玛的滚蛋,别恶心老子。

·······高三1班,晚自习上。

与以往不同,今晚的自习变成了讲题课。

主要还是台上的代课老师是个刚从师大毕业的小姑娘。

原老师因为提前退休,所以将她安排了零班代课,接手最后一个学期。

或许会觉得学校让刚毕业参加工作没什么经验的大学生带这种全校最重要的班级有些不妥。

但是不然,高中学的其实很占天赋,这种层次的班级,即使没有老师,自学也不会差,而且己经是最后一个学期,是骡是马,早就定了下来。

当然也保不齐有些个例,但是极少。

而为什么会讲题,还是因为这位年轻老师压力太大,毕竟是新老师,带的科目在高考之后成绩越好,在学校也能站稳脚跟了,反之亦然。

虽然也是过来人,但人心便是如此。

对于重要的东西,多加保障总是没错的。

“陈礼!

代课老师声音清冷,在安静的教室内回荡。

坐在一旁的张元旺闻言连忙将好哥们摇醒。

虽然陈礼陪着来了,但是没做几题,便扑在桌上睡着了。

其实在扫过题后,确定了以往的做题技巧和记忆还在后,他就安心了。

上个一本应该是没问题。

经不住摇晃,陈礼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

全班的目光好似都射向了自己,再瞧了瞧台上小姑娘一脸严肃,他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伸了伸懒腰,利索的站了起来。

“老师,有什么事吗?

虽是两世为人,年轻的身体老成的心态,对方在陈礼眼中只不过是个小妹妹,但现在身份颠倒,还是得尊重一下的。

“选择题,最后一道压轴题,你说,选什么?

年轻老师不冷不热的问道。

高中数学卷子往往每个大题的最后一道,难度都是很大的,为的就是筛选分流。

未等陈礼回答,坐在前排的杨言右,率先出声。

“老师,不用问了,这道题陈礼怎么可能知道,讲解完后让他抄个一百遍,长长记性也是有好处的,毕竟多会一道,对下礼拜的高考百利无害嘛。

杨言右故意找茬,陈礼却是摸着嘴角,气定神闲。

“死阴阳,总是时不时的作妖。

张元旺盯着杨言右的后脑骂着。

“肯定是看你下午调戏温语故意整你,可惜这道题我也错了。

他又看向陈礼,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

陈礼未有回话,做着思考状态并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都在不言中。

记得当年高考的最后一道应用压轴便是和这道题同类型的,解法是一样的,只不过应用更繁琐一些。

考完后,这道题的解法便立马出来了,虽然时隔多年,记忆有些模糊,但还记得大体步骤,凭借着脑海中现有的公式与神经反应,陈礼己经推出了答案。

担心他的不止张元旺一人,坐在前排的温语见他还未作答,身子微转,看向后排,伸出手,偷偷在心口做了个C形。

刚准备说出答案,没想到温语突然给他比了个手势,混迹商界多年,反应力自然机敏,再加上与温语同床共枕多年,默契度有多高就不说了。

下意识的脸带笑容,也在心口比了个半心形。

“哇偶——两人的动作在班上人眼里那就是眉目传情,喜欢凑热闹的立马带头起哄,引起全班的共鸣。

单纯的温语怎么经得住这种调侃笑声,迅速回头,埋在发丝中,手中的笔不停的在草稿纸上画了又画。

隔着一个座位的杨言右咬牙切齿,温语离他一步之遥,她的动作尽收眼底,可怜的是铺在桌上的练习册,被无辜抓的褶皱。

代课老师做出噤声手势,声音才逐渐平息。

“想好了吗?

陈同学。

她挑了挑眉。

既然己经确定答案,陈礼也不浪费时间。

“C,老师。

代课老师点点头,不管是陈礼自己想出来的还是方才温语告诉他的,都不重要,反正接下来都是要讲解的,只是想让这位学生可以尊重一下她这位新老师。

“坐······算什么啊?

又不是自己想出来的,还不是靠温语,有本事上去解开啊。

讲座下,杨言右突然出声,不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酸味。

高三一班对温语有意思的男生真不少,但敢动心思的只有两个,便是现在场中不对头的两人。

陈礼是明着来,杨言右虽是暗恋,但行为举止溢于言表。

不少女生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两人,觉得很有意思。

闻到了火药味的代课老师,本想出声让陈礼坐下,可是他人己经走上来了。

十分钟后,陈礼解完。

看着快要铺满整个黑板的解题步骤,代课老师与台下的同学都有些惊讶!

没想到陈礼真能解出来。

转身的陈礼俯视台下,眼神微眯,将手中的粉笔往桌上一愣,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并未落在桌上的粉笔反而做抛物线掉在了杨言又的脑袋上。

“诶呦,不好意思啊,没扔准。

“你!

陈礼懒得去看对方那猪肝色的脸,双手插兜走下讲台,身后响起一阵阵掌声,好似有不少喊牛逼的。

••••••

《都重生了谁谈校花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