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穿越星空只为你,我在古代做锦鲤

>

穿越星空只为你,我在古代做锦鲤

红尘嘻嘻易 著

古代言情 慧娘 王瑾仪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穿越星空只为你,我在古代做锦鲤》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红尘嘻嘻易”大大创作,王瑾仪慧娘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王瑾仪穿成3岁萌宝,前世记忆前世情爱伴随而来,情爱飘渺虚无,前世记忆成锦鲤助力。红尘相遇,那桀骜的少年将军傅子介,在人生中,几经互相以命相护;那文采风流的才子,欧阳文澈暗恋着,犹如文妖的“小姐姐”;励精图治的皇家嫡子--萧昱,一直暗中关注,不肯放手!那风尘仆仆,历经千辛万苦,赶来的前世真爱,陈智远在万千人海中,高喊:“王瑾仪!”骑马奔来……少年将军愤慨:少年帝王不肯放手……...

来源:fqxs   主角: 王瑾仪慧娘   更新: 2024-06-07 23:0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叫做《穿越星空只为你,我在古代做锦鲤》的小说,是作者“红尘嘻嘻易”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王瑾仪慧娘,内容详情为:西厢是女儿王瑾仪的房间。送走了婆婆,慧娘抱着女儿,抬腿进入正房卧室。映入眼帘的,外间儿,是一个明厅,既可做茶室,又可会客。迎门是一个榻,上悬书画...

第4章 嘻嘻,我是一个小美女

嘻嘻,我是个小美女。

二房院中,正房坐北朝南,居中是明堂,东侧是主书房,西侧是主卧房。

主 卧为套房两间。

东厢房,为公子王文栋的房间。

二房现下只有一位公子。

东面儿三间为卧房、书房和琴房。

西厢是女儿王瑾仪的房间。

送走了婆婆,慧娘抱着女儿,抬腿进入正房卧室。

映入眼帘的,外间儿,是一个明厅,既可做茶室,又可会客。

迎门是一个榻,上悬书画。

榻侧有一书案,上面有文房西宝,摆放规整。

但有一卷手书文稿散放于上,可见有人正在拜读。

左进首走,就进入了卧房。

卧房内设了小里间儿。

进入卧房最吸引眼球儿的,是一张雕花大床。

床幔低垂,床上铺着素雅的锦垫。

床侧,有一到顶的红木大柜,对开西扇门,有上、中、下三层。

外有大漆雕花。

花式纹样繁复。

窗下有一化妆台,一张铜镜,此时正映照着母女两人。

王瑾仪指着铜镜。

母亲以为,女儿想要花瓶中的插花,便伸手摘下一朵花,放在孩子的手上。

王瑾仪拿着花,顺着母亲的身体,滑到地上。

跑到锦凳边,试图爬上去,想照照镜子,看一看自己,这一世自己究竟长的怎么样。

可迈左腿,再迈右腿,两只小短腿儿都试过了,就是,怎么都爬不上去。

母亲从身后,抱起女儿,坐到锦凳上。

向铜镜里一看,铜镜中出现了两张,有五、六分相似的脸。

母亲脸呈瓜子形,自己的脸团团的,有点儿鹅蛋形。

母亲大眼峨眉,自己长眉细目,虽为大眼,但偏细长。

两人都是长长的睫毛,犹如鸭羽一般。

母亲的相貌,更显温婉,自己有点儿,古灵精怪的意味。

再加上,满脑袋毛绒绒的头发,没有梳理过,呆毛都翘翘的,更显得精灵可爱。

嘻,嘻,嘻,我是一个小美女。

镜子中的小女孩儿,双手相合,抱在一起,放在颌处,认真的端详着自己。

这是穿到了这一世,醒来之后,又一个值得欣喜的事情!

王瑾仪清醒两天了。

两天以来,母亲慧娘病倒了,额头上的伤换了几次药后,虽然减轻了许多,依然需卧床休养。

婆母吴氏,原定的初一、十五请安,这几天也免了。

还不时差人来送了补品。

大伯母杨氏,去过了程府,对徐嬷嬷一事,表达了王家的哀荣。

并与程家商定,徐嬷嬷的孙女儿将会进王家,给王瑾仪做婢女。

清醒后的王瑾仪,这两天爱上了照镜子,经常在镜子前,一坐就是小半天,或者沉默的望天。

奶娘总想抱着哄一下,但小姑娘似乎有了自己的脾气,不喜人抱,不愿意被人牵着走,原来,整天赖在奶娘怀里,现在,什么事都想自己作。

每天准时出现在母亲的餐桌旁。

努力爬到椅子上,与母亲一起吃饭,并出奇快的,学会了用勺子。

母亲慧娘己经开始,每顿饭,都会让婢女,去请小姐了。

王瑾仪现下,正艰难的甩动着,两只小短腿儿,想要爬出西厢房,对,就是爬!

西厢房的门槛儿,几乎高有半尺多,王瑾仪年龄太小了,腿也太太短,高门槛儿,成了她无可回避的巨大障碍。

实木的高门槛儿,是上房每个间房的标配。

这一道道门槛,成了王瑾仪这一世的第一道坎!

连个门槛儿都跨不出去,更甭说,要去满世界找陈智远了!

天呐,自己前世里一双长腿,变成了这付小短腿,真是成了可爱的负担!

每日的大段时间,王瑾仪都沉默着。

这沉默使母亲担心。

总是试图与女儿交流。

门口出现了一个小的身影,艰难的扶着门框想要迈进来。

奶娘把她抱起,越过门槛。

进了上房,小女孩挣脱怀抱,向榻上的母亲走去。

先是,扶着榻沿儿上了脚踏,又准备踩着脚踏,爬到榻上。

母亲把笔放在砚台上,奶娘抱着瑾儿,脱下小鞋,母亲伸手接过了女儿。

母亲抱着王瑾仪,指着刚刚写好的字,读给女儿听。

王瑾仪眼中,突然,迸射出明亮的光!

桌上秀美的簪花小楷,笔势舒展,字字珠玑,行行娟秀。

对呀!

文字!

用文字传出自己的想法。

再深的宅院,也挡不住文字的流传!

王瑾仪,一旦明确了目标,就刻不容缓。

伸手就去够砚台上,放着的毛笔。

母亲赶紧握住女儿的小手,“囡囡想写字吗?

王瑾仪听到母亲的问话,如梦初醒,对哦,这一世的自己,还不会写字呢。

尽管自己,带着上一世的记忆而来,可这一世的王瑾仪,还不认字,不会写字呀!

得尽快的学习这里的文字!

看着怀里的女儿,突然安静下来,又开始低头陷入沉思。

慧娘有些后悔,刚才自己太急了。

于是,捋了捋孩子头上的两个花苞苞。

又开始,努力逗女儿开心。

先是举着拨浪鼓,甩动着,希望女儿能抬头看一看。

然后又用帕子遮上脸,再移开,与女儿逗猫猫,这是女儿最喜欢的游戏,过去每次都能让王瑾仪,笑的前仰后合,如今,女儿甚至连头都不抬。

丫鬟把帕子投了投,交给夫人。

母亲拿着帕子,给王瑾仪清洁红扑扑的脸蛋儿,鼻尖挂着淡淡的灰尘,母亲细心擦掉湿润的巾帕。

使王瑾仪感到舒爽,抬起头,冲着母亲笑了,露出一排洁白的小奶牙。

母亲如释重负,几天来的担心,得到了一丝缓解。

王瑾仪笑着放开母亲的手,向着榻上的一卷书文稿爬去。

翻开扉页,手写的游记,笔力苍劲而雄浑,笔势矫健。

“王书延这个名字,让她觉得熟悉,王瑾仪眨动着双眼,歪着头顿了顿……母亲急忙从女儿手下,抢救书稿。

王瑾仪的思绪,飞出去好远,还没回过神来。

听母亲说道“青儿,快,把东西撤下去吧。

同时为了安抚女儿,又说道“娘请给瑾儿,唱首歌好不好?

王瑾仪心想正合我意!

同时捧场的,举着两只小手舞动着。

耶!

室内悠悠的响起,优美的清唱,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之;优哉游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王瑾仪一边听着,慧娘轻吟浅唱,一边在心里默诵着。

这首诗经.古风,是王瑾仪与陈智远,前世的定情诗。

还记得,那时高考刚刚结束,陈智远大大方方走到她的面前,说道“我有一份毕业纪念品,送给你,请你回家看。

那一年,王瑾仪18岁,陈智远20岁整。

其实在此之前,王瑾仪心中似有懵懂,但学业太重,争分夺秒的高三复习,压的人喘不过气,根本没有心思考虑其它。

王瑾仪打开礼盒,里边只有3封信。

第一封信,陈智远坦诚了,对王瑾仪的喜爱。

第二封信,就是这首诗经《周南关鸠》篇。

第三封信只有几行字。

至今,王瑾仪仍清晰的记得。

我们的未来,由你的回信决定走向,我盼望与你携手,今后的人生每一天!

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王瑾仪很想知道,这一世,是否还有机会与陈智远携手。

心绪翻涌你在吗?

你在那里呀?

我要如何找到你?

你也在找我吗?

母亲慧娘唱过,丫鬟仆妇都沉浸在慧娘的歌声中。

忽然,母亲发现女儿在哭,而且慢慢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

无措,母亲无措,整个屋子里,丫鬟仆妇都觉得无措,这么好听的歌声,怎么会引得小姐哭了呢?

为了掩盖这不合时宜的感伤,王瑾仪急急打岔。

“娘亲,瑶瑶是姐姐吗?

君子要把她带走吗?

关鸠,是小鸟吗?

母亲慧娘笑了。

所有的无措和担心,都被释放了。

“窈窕说的是漂亮姐姐,不是玥儿,君子不是要带姐姐走。

君子是,觉得漂亮女子可爱,而心是纯正的人。

顿了顿,问道,“瑾儿,听懂了吗?

“懂的,娘亲我听懂了。

于是,王瑾仪适当地,显露了自己的才能。

也只能把前两句背给母亲听了,“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瑶瑶姐姐,君子带走!

母亲慧娘伏在案上,无声的笑了,心里终于轻松了。

为女儿康复欣慰,也为女儿的早慧感到骄傲!

《穿越星空只为你,我在古代做锦鲤》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