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被迫同居后,高冷国师秒变搞笑男

>

被迫同居后,高冷国师秒变搞笑男

云牧卿 著

小说推荐 林松晚 陈毅

完整版小说推荐《被迫同居后,高冷国师秒变搞笑男》,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林松晚陈毅,是网络作者“云牧卿”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林松晚陈毅   更新: 2024-06-06 23: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被迫同居后,高冷国师秒变搞笑男》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松晚陈毅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云牧卿”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看着人走了,林松晚搬了个凳子在柜台边坐下,问:“这次又进了多少布料,阿伯?”苏阿伯将账本翻开,递到她的面前:“粗,麻布一共一百匹,绸缎共三十匹,提花锦二十匹,花色都不同,共三百一十两银子。”按照这些日的订单来算,这进货量确实不多。林松晚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账本,随手翻了两下,“绣线和铜块也再进一些...

第四章有人闹事

“你首接从这里挑吧,你挑好了我在挂,不然我挂上去你就摘下来,咱俩都麻烦的。

她这么一会儿一共挂了西件衣服,他俩就拿下来三件了。

这还挂什么,首接搁旁边吃会瓜子,等他们选完,再过去挂,这样他们也会自在一些,而自己也省了功夫,一举两得。

听到这话,陈毅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那多谢了。

林松晚微笑摇头,礼貌开口“无妨,有需要的话叫我一声,若是哪里尺寸不合适的话,店内有师傅随时都可以改。

柜台前苏家阿伯正在给来送布匹的商人算账,面前的算盘珠子拨弄的飞快,而后他记好了账本,从桌下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银票递过去。

“这是银票您收好,慢走。

看着人走了,林松晚搬了个凳子在柜台边坐下,问“这次又进了多少布料,阿伯?

苏阿伯将账本翻开,递到她的面前“粗,麻布一共一百匹,绸缎共三十匹,提花锦二十匹,花色都不同,共三百一十两银子。

按照这些日的订单来算,这进货量确实不多。

林松晚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账本,随手翻了两下,“绣线和铜块也再进一些吧,库房里没多少了。

苏阿伯点头“行,我这就让人送过来。

那边姜望归二人衣服选的差不多了,林松晚适时起身走过来,脸上挂着柔和的笑意,“公子选的如何了?

“就这几件,不过我身上的这件长衫需要改一下。

姜望归垂眸看着她,林松晚爽快答应,“没问题,这边先付钱,然后我带你过去改。

姜望归给了个眼神,陈毅立刻掏出一锭银子,林松晚接过银子,递给了身后的苏阿伯,“阿伯,收账。

说罢,她转身做出一个请的动作,“公子请随我来。

姜望归和林松晚一同来到了隔间,屋内有三名师傅正忙碌着,地上摆放着各种工具和布料。

问了一下三人手里都还有好几件衣服急着赶,等候的客人就在楼下,一时间腾不出手来给他修改,看来只能她亲自动手了。

林松晚寻了个空位,目光落在他肩膀处,那里他穿起来有些不平整,需要动手裁剪一下,腰身处也松了许多,缝几针也就可以了。

她轻声说“劳烦抬一下胳膊,我给您量一下。

姜望归淡淡“嗯了一声,抬起了胳膊,林松晚也没扭捏,首接拿过夹子夹在不合适的地方,以便一会儿修改。

面前的女子明眸皓齿,一双丹凤眼微敛着,一身青衣衬得她宛若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般,因为要给他弄衣服,两人离得很近,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竹子清香。

片刻后,她往后两步拉开了距离,给他拿过一个凳子,“衣服脱下来,我给您改,公子先坐下等一会儿。

将长衫在桌上铺的平整,她熟练地拿起剪刀,开始修剪布料。

屋内一片静谧,只有剪刀剪开布料清脆的声音。

姜望归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她神情专注,动作娴熟,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身上,仿佛为她披上了一件金色的纱衣,宛若织女下了凡间。

不一会儿,林松晚就将改好的长衫递给姜望归,“公子试试看是否合身。

姜望归敛了敛眸子,抬手接过穿上长衫,宽窄刚好,活动也很自如。

他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微微点头道谢,“多谢姑娘。

林松晚微笑着回应,“公子满意就好。

此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

林松晚脸色微变,略带歉意的开口道“抱歉公子,我出去看看。

姜望归漠然的点了点头,“无妨,姑娘去忙便好,我也该离开了。

大堂正中央,一名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一件黑色的棉袍,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侍女。

“你们铺子怎么回事儿!

啊?

这衣服就这做工!

针还在上面扎着呢!

我试一下,这给我扎的,你看看,都出血,就你们这样,谁还敢买你们这衣服啊!

侍女年龄有些小,没见过这种情况,有些害怕的躲了一下,但依旧好声好气的解释,“这位顾客您先别激动……我不激动你爷爷球的啊!

那男人冷笑一声首接破口大骂,“这就是没给我扎死。

不然你们都得摊上事,你知道吗!

店内正在挑衣服的人一听到这话,也都纷纷聚了过来。

苏阿伯从柜台走了出来,不着痕迹的护住那小丫头,赔笑安抚道“这位客人您先冷静,如果真是我们铺子的原因,我们肯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他这话一出,男人顿时怒了起来,“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如果是你们的原因,这就是你们的原因!

他态度太过强硬,苏阿伯只能放低姿态商量道“您可否将衣服给我看一眼?

“给你看?

我看你是想销毁证据的吧?

顾客依旧不依不饶,嗓门突然拔高,“我看你们这就是黑店!

专门坑人的吧!

大家都来看啊!

他这么一喊铺子里也逐渐围拢了一些看热闹的人,对着店里指指点点。

见状,苏阿伯也明白了。

这人这副样子,摆明了就是不让他们再做这生意了。

气氛一度陷入僵局中,这时林松晚绕过人群,走到了苏阿伯的身边,轻声询问“怎么回事儿,阿伯?

见她过来,苏阿伯沉着脸道“姑娘,这位客人说咱们的衣服里面有针,他刚刚试衣服的时候扎到他了。

林松晚眉头微蹙,好脾气的对着那人说“那劳烦您将衣服给我检查一下。

那人讥讽道“检查,我看你想销毁证据吧!

他态度这般恶劣,脾气再好的人也忍不住紧缩眉头。

林松晚轻笑一声,质问“您是怕我销毁证据,还是说没有证据。

男人恶狠狠的瞪着他,一把扬起手里的衣服,高声说“这是你们店的衣服,针在你们的衣服上,这还不叫证据吗。

《被迫同居后,高冷国师秒变搞笑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