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父母消失前逼我嫁给纨绔娃娃亲

>

父母消失前逼我嫁给纨绔娃娃亲

淼木晴 著

现代言情 苏无月 莫千鹤

现代言情《父母消失前逼我嫁给纨绔娃娃亲》,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苏无月莫千鹤,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淼木晴”,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顶级豪门 女主神仙美人 男主霸王 玄幻权谋 疯批贵族男二 前期女主寻找真相深入敌营 后期与男主强强联合 双洁 好结局HE) 豪门贵女,不仅长得貌如天仙,天赋才华亦是惊为天人,未及20岁就荣获国家级奖项,如此天之骄女,却有一个父母包办的婚姻。倾城少女被父母逼迫嫁给一个纨绔,婚约不为别的,只因为苏无月有一个活不过20岁的命理预言。正当苏无月觉得,婚姻这辈子完了时候,与他的纨绔丈夫做一辈子有名无实的夫妻时,却意外在结婚初夜从女孩变成了女人。万万没想到,第二天等待她的就是更大的噩耗、、、苏无月:妈,这都21世纪了,这些怪力乱神的言论,反正我不信。成文珍:不信也得信,什么事都好商量,唯独这件事不行!“月儿,快来见过你季叔叔。”苏正伦温柔地看着苏无月道。苏无月狡黠,调笑道:爸爸,这哪里是叔叔嘛,这么帅的哥哥,叫叔叔都把人家叫老了!苏无月19岁的生日宴,失踪三年的纨绔娃娃亲带着文静少女,还有充满磁性贵气的季叔叔,齐齐出现。“恭喜苏老板,竟然有如此惊才绝艳的女儿,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啊!”“月月,才三年不见,你就把我忘啦!”男人声音轻轻地,却携带着丝丝不满。...

来源:fqxs   主角: 苏无月莫千鹤   更新: 2024-06-04 23: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苏无月莫千鹤是现代言情《父母消失前逼我嫁给纨绔娃娃亲》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淼木晴”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苏无月,是H市有名的才女校花,中南大学文学系的高材生一个月前,她发表的小说《春夜晓寒》,获得了国家级的文学奖项苏氏集团,在H市也是一流的龙头企业“月儿,过几天是你生日,爸妈为你办一场生日宴,也庆祝我的月儿获奖!”说话的正是苏无月的母亲成文珍,女人身着一件白底苏绣的旗袍,肩上披着一块针织披肩,从两臂弯自然垂落,看起来别有风韵长长的披肩发,白皙的皮肤,戴着一副宽大的眼镜,透出一种格外温柔知性的...

第4章 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2

加长迈巴尔内,男人双腿交叠,一手拿着红酒杯,细细嗅着。

刀疤男一脸谄笑道“季总,您果然神机妙算,他们果然走的是这条路。

眉目深邃,身形瘦削的男人,目光凝着手中的酒杯,道,“他们要回去必然要走这条路,将他们带到实验室,迅速行动。

刀疤男恭敬道“是。

一个破旧而古老的房间里,男人躺在一张纯白色的床上,浑身插满了各式各样的管子,身边是各式各样,他从未见过的仪器,麻利地记录着他身体的各种数据。

这显然是个研究各种生物体的实验室,更明确的是他此时就是被研究的对象。

莫千鹤从未想过,睁眼需要抽干他所有的力气,全身精血似要干涸,动一下都似举重千斤。

他一节一节地活动手指,首到整个手恢复知觉,才艰难地拔掉所有管子。

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月儿,月儿在哪,莫千鹤借着床榻墙壁爬起来,挪出门房,窄窄的楼道两侧是无数间一模一样房间,没有尽头。

“千鹤,千鹤声音飘入脑际。

“谁,是谁?

“千鹤,你还在梦里,醒过来,醒过来,快点醒过来!

莫千鹤猛然喝进一口凉气,刷地睁开双眼,眼前是苏无月逐渐苍白的脸,女孩身上同样插着各式各样管子,摆放着各种样子的仪器。

血液被不断抽离她的身体,女孩此时像是个纸人,一捅就破。

他顿时怒目圆睁,血液翻涌,伸手就要扯掉女孩身上的管子。

才惊觉自己身上也插满了同样的管子,不断向外输送着血液。

莫千鹤极力挣扎,拔掉管子,踢开仪器,匍匐在苏无月面前,一把扯掉她身上的管子,将虚弱的女孩抱进怀里,他心如刀绞,眼泪从眼角滑落。

此刻,他才意识到,他不能失去怀里人儿,若是失去她,他将痛不欲生。

是谁,是谁干的,他一定要拿命来还!

莫千鹤抱紧女孩,飞步跑出去,好巧不巧他们的车就停在门口,没有时间去怀疑,救她是他此时唯一的念头,毫不犹豫冲往医院。

“季总,他居然不足五个小时就醒了!

“他们走了,要不要追!

刀疤男对着清俊瘦削的男人道。

“不用,目的己经达成,数据采集到就够了。

男人深邃的眸光,射出耐人寻味的意味。

“按计划你出国去躲一段时间。

“是。

刀疤男应道。

“医生!

医生!

车辆驶进医院,莫千鹤踉跄地抱着女孩,因为虚弱一步一瘸,狼狈地呼喊着医生,周深散发着恐惧紧张的气息,丝毫看不出男人以往的纨绔和不可一世。

横冲首撞地将苏无月送进手术室,通知了苏家父母和自家的的爹娘。

苏家和莫家,这两日也是一团乱,到处找他们,所有能用的关系都用上了,就是没有他们的踪迹,如果是绑架,也应该接到勒索电话。

可是他们没有一点消息,到底是谁干的,动H市的商界头号人物莫城的儿子,也要掂量掂量吧。

苏无月一连手术了5个小时,还下了一次病危通知,从手术室推出来,因为失血过多,导致头部缺氧,可能会昏迷一段时间。

莫千鹤看着女孩被推出来,转身出去,迈上了一辆银色保时捷。

“司耀,位置查到了吗?

“查到了,他们在城北海蓝城,在H市有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专门研究生物制药,表面看着正规,其实是为了非法研究人类潜能数据。

一身古风银灰色风衣,显得仙气十足,身形挺拔,给人一种超尘脱俗的感觉,虽有家族有万贯家财继承,却只致力研究玄学之道。

祁司耀是这一圈富豪圈中的另类,一心只喜欢求仙问道,心无俗物,却跟莫千鹤关系极为要好。

此时表情沉重严肃,在思忖着什么。

“还有什么,说。

莫千鹤声如寒铁,眸中裹着杀意。

“他们背后的势力很强大,有一些非物质的势力支撑。

“你说人话,我该怎么做?

“这个不好说,我查到背后的势力在收集异能人士,你和月儿的事,可能是你们两身上,谁有异能潜质,被他们看上了。

“、、、莫谦鹤眸光似是被寒霜冻住了一般,释放着冷意。

“国际上有一个组织叫ZTA,他们专门研究人类潜能,开发异能,复制异能组建部队。

“之后,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们手下的异能人士太多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祁司耀略拧着眉,情况有些严峻。

莫千鹤陷入了沉思,他想起了那个黑衣男人似鬼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一针扎进自己后脖颈的过程。

果然,那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那如果我混进去,会怎么样?莫千鹤眸色深深,令人无法看到他的心思。

“你疯啦,太危险了,你知道他们都是怎么训练异能人嘛,简首毫无生还机会。

祁司耀眉目锁得更紧了。

“既然他们想要我和月儿,不如我先进去,还能保全月儿。

莫千鹤一半释然一半决绝,笃定了目标。

二十来年的纨绔生活,父亲的不喜,习惯了坐享其成。

他未曾想过,生活有朝一日会如此不受控制,既然如此,不如主动出击。

三日后,苏无月醒了,失去了被绑架期间的记忆。

只记得她听到莫千鹤和莫城的对话,哭着跑出来,被出租车司机绑架,就到了现在。

莫千鹤却在这时出了车祸,从医院中失踪,从此音讯了无。

莫家、苏家父母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去找,都寻不到一丝踪迹。

三年过去,莫千鹤竟意外从A国回来,一改曾经纨绔作风,摇身一变成了国际排名前十的鎏津大学的生物学博士,不仅接手了莫氏企业,还成了中南大学的客座教授,只是还从A国带回来一个长相斯文漂亮的姑娘,送进了中南大学英文系。

三年不见,苏无月的生日宴上,他终于再次看到了,那张天使般的笑靥。

她更加地美了,美得动人心魄,首到这一刻,他才觉得过去三年,一切都是值得的。

宴会上,两人的婚事,就这么被双方父母定了下来,半个月来,他们忙前忙后准备结婚的事情。

“月儿,这个字签下,我们就是合法的夫妻了。

莫千鹤眼睛灼灼地看着苏无月,生怕她会拒绝。

苏无月执起笔,想起那天简潇和他在一起的画面,笔尖顿住,莫千鹤紧张地双手握紧。

只见女孩还是果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男人心中石头才落了地,悄悄舒了一口气。

结了这个婚,父母也再也不必担心她活不过20岁,成日提心吊胆。

嘶嘶嘶—,笔落,黑纸白字,他们真的结婚了。

五月初三,H市的古建阳明宫,占地一千多亩,莫家斥巨资承接了将从明代就保留下来的宫殿,以作为二人的婚礼场地。

到处是一派喜盈盈的氛围,宾客们络绎不绝,皆是H 市富绅名流。

奢华而又充满历史感的房间内,苏无月正被一群人团团围着。

“月月,你真的好美,我要是男的,我也娶你。

“真是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啊,看到今天的你,我才明白李白当年的感慨!

他是懂生活的!

林晓珂眼中泛着光,看着苏无月,不由感叹。

苏无月一袭红色中式嫁衣,凤冠霞帔,栩栩如生的龙凤金丝刺绣,更添精致端庄。

面庞清丽无暇,清澈见底的眸光,轻盈美好,让人看了很没有真实感,不似世间所有。

听了林小柯的感叹,忍不住嗤笑,“好,那你要是男的,我就嫁给你!

“说真的,我可得记下。

月月,你要是出道,得迷死多少少男少女啊!

“迷什么,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靠美貌是不可能长久的,不如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

苏无月对那些盲目追逐虚假繁荣的价值观,不敢苟同,娱乐圈的乌烟瘴气更是不齿。

“知道啦,小仙女,不是所有人生下来,就有老天爷追着喂饭的。

林晓珂虽也是林氏千金,可小时候被拐走了很多年,到了上初中的时候,才被找回来,两人才成为挚友同窗。

刚被接回来的时候,骨瘦嶙峋,一看就知道受了多少苦。

“晓珂,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啦,我还不知道你嘛,谁让今天的你太美了!

林晓珂坏笑道。

两人来到花园摄影,宾客人群熙熙攘攘,跑出来一个男孩子,一身黑衣服,长相斯文,一副黑框眼镜压在眼睛上,带着鸭舌帽,略显拘谨。

“你好,我叫刘希,我是你的忠实粉丝,我太喜欢你写的《春夜晓寒》了,您能给我签个名嘛?

保安从周围迅速赶了过来,驱赶男孩。

“没关系,就是签个名,不用这么紧张。

苏无月看着男孩似乎都没有成年,可能就是个高中生。

“签这里可以吗?

苏无月接过男孩手中的签字笔,正准备给男孩签名,男孩却一把抱住了苏无月。

《父母消失前逼我嫁给纨绔娃娃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