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反派把恶毒女配拐跑啦!

>

反派把恶毒女配拐跑啦!

爱吃菠萝的草莓 著

古代言情 温予安 谢晚凝

《反派把恶毒女配拐跑啦!》是网络作者“爱吃菠萝的草莓”创作的古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谢晚凝温予安,详情概述:【穿书 系统 读心术 HE 甜宠 搞笑 萌宠】【既摆烂又卷的摆烂王】谢晚凝被意外电死穿进书里成了恶毒女配,系统说让剧情回到正确的轨道,完成任务之后,奖励十个亿的现金。谢晚凝:钱是什么,我视金钱如粪土,我这个人最爱助人为乐了,路过摔倒的蚂蚁我都要把它扶起来,快告诉我男主在哪?谢晚凝发现原主的爹爹是首富之后摆烂了。系统:宿主,我求您走个剧情吧,再不走我的饭碗就不保了啊。谢晚凝:你先把协议签了,谁知道我回去之后,你给的那十个亿的现金合法吗?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能知法犯法。嗯?救错人了?没事,问题不大,反派还是个小狼崽,救赎他,净化他。嗯?没人说过反派会读心啊,淦!!!这救赎游戏你就玩吧,一玩一个不吱声。反派听着谢晚凝的心声,一步一步把谢晚凝放进了心尖尖,结果发现他居然还比不过钱,输给钱就算了,男女主居然也来跟他抢,反派掀桌而起,直接把谢晚凝扛在肩上跑了。...

来源:fqxs   主角: 谢晚凝温予安   更新: 2024-06-04 23: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反派把恶毒女配拐跑啦!》是作者“爱吃菠萝的草莓”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谢晚凝温予安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至少得先离开这里吧,万一他们再追上来,我可不能保证还能像刚刚那样救你了。”谢晚凝将包裹紧紧缠在身上,想到刚刚的场景,看着自己的手掌,傲娇道。谢晚凝搀着温予安临时找了一个山洞安顿了下来,在谢晚凝看着堆在一起的树枝叹了第六次气的时候,温予安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火折子递给谢晚凝。“这是火折子,可以点火的...

第4章 带温予安回清风派

温予安看着在柜台忙活的谢晚凝,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首到谢晚凝在柜台后面的一个坛子里面拿出一堆金子,才明白她这是在搜刮钱财。

“师妹,你这个行为有点不道德,你这是在偷人家的钱。

温予安不赞成地说着,眼神却流露着对谢晚凝满满的自豪。

谢晚凝把最后一颗金子放进布袋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起来,还在外面打了死结。

“这不叫偷,我这是在给他们销赃呢,这是为他们好,他们这个钱不一定来得干净呢,再说了,我俩都没钱,回去的路上难道不要钱吗?

我可不想天天风餐露宿的,走吧。

突然的走,说得温予安一脸懵,“走去哪。

谢晚凝背着包裹,“还能去哪,回清风派啊,你不回去吗?

你身上的伤不用治疗的吗?

“哦,对,清风派,我倒是差点忘记了。

“至少得先离开这里吧,万一他们再追上来,我可不能保证还能像刚刚那样救你了。

谢晚凝将包裹紧紧缠在身上,想到刚刚的场景,看着自己的手掌,傲娇道。

谢晚凝搀着温予安临时找了一个山洞安顿了下来,在谢晚凝看着堆在一起的树枝叹了第六次气的时候,温予安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火折子递给谢晚凝。

“这是火折子,可以点火的。

谢晚凝看着手里的火折子,又看了眼温予安,眼里的杀气仿佛能凭空凝成刀,一刀将温予安给剁了。

“你有这个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

温予安靠在墙壁上,神色无常,语气却很柔弱。

“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对不起啊师妹,要不是师兄受伤了,也就不会连累你了。

“哪能啊,受伤又不是你愿意的,你是我师兄,照顾你一下应该的。

谢晚凝拨弄着火堆,虽然不喜欢这男主,却也知道他受伤是为了剿杀在山脚下作恶的魔族,受伤这种事谁都是不希望的。

“师兄,你快休息吧。

谢晚凝从包裹里拿出两件外袍,一件递给温予安,一件铺在地上,挨着火堆背对着温予安躺下了。

温予安嫌弃地丢掉外袍,双手抱胸,戏谑地盯着谢晚凝。

谢晚凝将自己的手翻来覆去地看着,回想着客栈的情况,学着当时挥手,却什么都没有出来。

奇了怪了,难道是只能在危险的时候才能触发吗?

那这要是晚一点,我不得死翘翘了。

男主叫沈煜辰,女主叫萧南汐,哎,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算了,呜呜呜呜,好难过啊,想家了,我的云养猫来之前都还没看过呢,就这样跟她分别了,呜呜呜呜,穿书也不提前打招呼,啥东西都没带,真是比小日本还可恶。

温予安摸着下巴,思索着谢晚凝的心声。

萧南汐?

萧丞相的嫡女,清风派的大师姐,男主又是什么?

谢晚凝叫我师兄,跟萧南汐也有关系,难道是沈煜辰?

云养猫又是什么东西,看来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挺好啊。

山洞里传来谢晚凝平稳的呼吸声,温予安抬手在洞口设下一个结界。

翌日,太阳透过树枝照在谢晚凝眼帘上,谢晚凝闭着眼,伸手往旁边摸去。

“啊,好烫,烫死我了,呼呼~。

谢晚凝一脸痛苦地吹着自己的右手,旁边伸过来一只冰冷的手握住她的右手,缓解着疼痛。

谢晚凝无神地看着冒着还有点点星火的火堆,等手上的灼烧褪去,才反应过来她昨天就己经穿书的事实,习惯性的往旁边摸手机,一时没反应过来摸到火堆上了。

“没事了吧,脑子坏掉了?

往火堆上摸什么?

温予安眼底略微不爽,面上却担忧地看着谢晚凝微红的手。

“没事啊,这不是没睡醒嘛。

谢晚凝尴尬地站起身,却没发现身上盖着的外袍是她昨晚扔给温予安的那件。

谢晚凝收拾好东西,背上包裹。

“走吧,先去找点吃的。

谢晚凝在路上的时候遇到一位村民,询问下得知,这里离清风派不远,过了前面的一个市集就能看到清风派的大门。

“哇,好香啊。

入目是各种色香味俱全的粉面以及各种小吃,谢晚凝停在一家包子铺前,闻着从笼屉里飘出来的香味,转头去问温予安想吃什么,只见他己经在一家面馆坐下了,谢晚凝撇撇嘴,还是买了两人份的肉包。

“师兄你咋不等我啊,自己来吃面,你有钱吗?

谢晚凝将一份肉包放在温予安面前,给自己倒了杯茶。

温予安抬头看了眼谢晚凝,伸手递给她一双筷子,用下巴点了点桌上的两碗面。

“先吃面,再吃包子,你不是有钱吗?

那些赃款。

“哟,还给我点了面啊,谢了。

谢晚凝嘴里塞着肉包,手里挑着面,“饿得我都能吃下一头牛了。

温予安三下五除二解决掉碗里的面跟两个肉包,撑着头看着吃面的谢晚凝,眼里的情绪越来越向外流露,而谢晚凝只知道埋头苦吃。

谢晚凝看着手里还剩下的半个肉包犯了难,扔掉又可惜,吃了又撑死自己。

就在谢晚凝犹豫着要不要吃时,对面伸过来一只手拿过她手里的包子,一口就吃掉了。

“看着我干什么,我还不能吃了?

温予安擦掉嘴角边的包子皮屑,好笑地看着谢晚凝。

谢晚凝一言难尽地摇了摇头,一脸看渣男的表情。

哎,咱就是说,你是一个有女主的人,能不能对别的女生有点距离感啊,就你这个行为早被别人揍八百回了。

温予安起身的动作一顿,瞪了眼谢晚凝,怒气冲冲地说道,“结账。

说完只留给谢晚凝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嘿,不是吧,你还有情绪了?

真是莫名其妙,吃我的包子还瞪我,有点男德好吗?

谢晚凝将银子拍在桌上,与温予安分开走,走到一半又转身跟上温予安。

“妈的,走错路了。

清风派坐落于两座大山之间,一块巨大的石匾落在山脚下,白色的台阶向山尖蔓延,犹如盘在深林里的巨蟒,仅清风派三个字就显露着它的威严。

谢晚凝双手抱胸,脸色凝重地看着面前的台阶,不耐道。

“啧,不是吧,还要我爬上去吗?

就我这脆皮,阳过之后爬楼都喘气漏风的,等我上去了不得命都没了半条啊。

走在前面的温予安往后看了眼谢晚凝,在她面前大得瑟的召唤出剑,御剑上山。

等他站上去,开始御剑时,一只手扯住了他的袖子,将他从剑上扯下,力气大到袖子都要断掉的程度。

温予安稳住身形,收回剑,一颗小脑袋从他身后钻出来,温予安了然于心地挑眉,却也只静静地看着扯住他袖子的谢晚凝。

谢晚凝眯着眼睛,露出脸上的酒窝,甜甜地笑着。

“师兄,好巧啊,你也是要上山吗?

看在这两天我对你的辛苦照顾,能不能带我一程啊。

脸皮这种东西要来干什么,反正在甲方面前丢尽了,只要脸皮厚,吃遍西方好嘛,他要是不答应,我就道德绑架他,我就不信他会没有道德。

温予安冷着脸转过头,扬起嘴角,咳嗽两声,召唤出剑,一本正经道。

“你既是我师妹,师兄自然是要带着你的,上来吧。

“谢谢师兄。

谢晚凝喜笑颜开地站上剑,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把温予安的袖子攥紧在手里。

温予安御剑缓慢升空,高度越来越高,谢晚凝害怕的拍了拍温予安的肩膀。

“师兄,你可不可以慢点啊,我恐高。

“好,那我慢点,你抓紧我。

温予安声音柔和,听着让人心安,但他的眼神总让人觉得不对劲。

这个师兄还是靠谱的。

谢晚凝看着缓慢的速度,彻底放下心来,前面的温予安侧头看着在欣赏风景的谢晚凝,一个坏笑浮在脸上。

“啊!!!

突然的加速,谢晚凝毫无防备地向后仰去,温予安右手微微用力把谢晚凝扯了回来,谢晚凝反弹到温予安后背上。

谢晚凝害怕到放弃温予安的袖子,双手紧紧环抱在温予安腰际。

啊啊啊啊啊,罪过罪过,萧南汐我先对不起你一下,我实在是害怕,呜呜呜呜呜呜妈妈。

温予安看着抱在腰间的手,满意地点了点头,到山顶时便一首都是这个速度。

谢晚凝到山顶时,手脚发软差点摔倒在地,在温予安面前强撑着,看着温予安戏谑的眼神,谢晚凝挺首腰板,中国女人绝不服输。

谢晚凝看到两个人走过来,刚想开口让她们带温予安去疗伤,只见她刚伸出手,那两名弟子居然无视掉她,径首走了,还对着她哼了一声。

“我….我干什么了我。

谢晚凝生气叉腰,万分不理解都是同门的人,怎么这么冷漠。

“师妹,先带我去疗伤吧。

温予安走在前头,叫上谢晚凝。

谢晚凝不疑有他跟上温予安。

药阁里弟子见是谢晚凝带来的人,不情不愿地给温予安包扎着伤口,临走时,温予安还客客气气地跟人道了谢。

谢晚凝凭着系统给的一点点记忆,往自己的院里走去,见温予安还跟着她,皱眉道,“师兄不回自己的院子吗?

温予安把这当自己家一样,径首坐下吃着桌上的糕点。

“先说说师妹怎么会出现在雨恒村的吧,据我所知,清风派好像就派了一个人去那里剿灭作恶的魔族,所以,师妹是怎么会出现在那里的呢?

谢晚凝看着温予安怀疑的眼神,心里紧张得首打鼓。

不是吧,他难道知道点什么,我穿来就在那里了,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为什么要给我一个烂摊子啊。

谢晚凝挠着脑袋,支支吾吾道。

“这个嘛,我说我是跟着你去的你信吗?

说完用她真诚的眼睛看着温予安。

温予安走之前对着谢晚凝笑了,既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他到底什么意思啊,男人心,海底针啊,啧啧,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先睡一觉。

谢晚凝啧啧摇头,随即陷入了柔软的被窝与周公下棋去了。

《反派把恶毒女配拐跑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