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潮汐交锋

>

潮汐交锋

九久一 著

沈粟 爱德蒙 穿越重生

《潮汐交锋》是作者 “九久一”的倾心著作,沈粟爱德蒙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快穿,主攻,人设扮演][理智事业狂×忠诚疯子]沈粟,穿越各种世界扮演反派,被誉为“反派专业户”。然而,一次任务出错,他被迫降临在一个陌生的世界,而他的系统也销声匿迹。 在这个新的世界中,沈粟意识到他必须扮演反派不被世界察觉,同时他也要苟到系统恢复,一步步洗白自己的恶名。直到系统恢复,沈粟才发现自己的任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身后也从此多了一个小尾巴。 小尾巴还有点疯。“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架空,伯爵,小孤儿校园,第一名,第二名魔幻,人鱼,科学家民国,军阀,戏子古代,傀儡皇帝,摄政王娱乐圈,总裁,影帝规则怪谈,主角,幕后boss...

来源:fqxs   主角: 沈粟爱德蒙   更新: 2024-06-04 23: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潮汐交锋》非常感兴趣,作者“九久一”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沈粟爱德蒙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沈粟,哦,如今应该是爱德蒙.沈伯爵,轻轻嗤笑一声,“呵,”侍卫的心一颤,不禁为那个小孤儿默哀,明明是大风雪的天气,他的额头上偏偏渗出汗珠。眼前这个人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小孤儿?”沈粟的心思转了一圈,看着路中间昏迷的男孩,或许是动了些恻隐之心。“带上他吧...

第1章 伯爵x小孤儿

入夜,风雪交加。

维斯小镇的街道上己经看不见一个行人,在人们不知道的小路上,一辆马车悄然行驶着,随行的还有几个士兵。

突然,马儿似乎受到了惊吓,车夫赶紧安抚住马儿,一行人骤停了下来,士兵们也立刻警戒起来。

大概几秒过后,一只修长苍白的手掀开车帷,一名侍卫立刻向前,低垂着头不敢去看眼前人的面貌,听从主人的命令。

“前面什么情况?

低沉的男音从车帷后传来,如大提琴般的音色。

“报伯爵,前面道中央躺着一个人,似乎是一个小孤儿。

沈粟,哦,如今应该是爱德蒙.沈伯爵,轻轻嗤笑一声,“呵,侍卫的心一颤,不禁为那个小孤儿默哀,明明是大风雪的天气,他的额头上偏偏渗出汗珠。

眼前这个人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

“小孤儿?

沈粟的心思转了一圈,看着路中间昏迷的男孩,或许是动了些恻隐之心。

“带上他吧。

“是,伯爵,我这就叫人把他丢…..什么。

侍卫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对不起伯爵….去做。

侍卫松了口气退下,最近伯爵变了好多,要是以前杀头是跑不了了,但是也更加神秘看不透了。

随后,立刻有人抱起那个孩子,马车继续前行。

一路颠簸,沈粟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脑子里却不停回想着这个世界的背景。

他是个快穿者,一个反派扮演者,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年前由于上个世界世界线出现重大问题,他被迫降临这个世界,系统也销声匿迹,只有这个身份主人的一些信息,关于世界的一切剧情都是空白的。

爱德蒙伯爵母亲是位东方美人,和他的父亲相爱后生下他,后来得知对方早有妻子和孩子,一气之下离开。

只留下爱德蒙,他被早年被排斥于家族之外,受到欺辱。

恰巧正逢政变,他去从军,并年轻有为,杀伐果断,很快掌控军队占据南方,老贵族没落,他成为炙手可热的新贵。

不过他的铁血手段也很让人诟病,他曾屠杀一整座城,血流成河,所以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反派。

反派如此,那么沈粟猜测这是一个正义男主看不惯伯爵的作为然后组织反抗,完成统一大业的故事。

虽然不知道男主是谁,但是对沈粟来说也没什么关系,他想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保证自己安全存活到系统苏醒的时候,而且不被这个世界察觉,比如人设一下偏的太厉害啥的。

系统苏醒时间不定,想存活就需要不被气运之子干掉,那他就要一点一点洗白,至少不那么显眼招人恨。

所以这一年他也没闲着,比如他对属下就好了不是一点半点,之前的伯爵不相信任何人,下属都惧怕他,但沈粟明白身份的压榨和恐吓,终会被反噬,被抗争。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让他们从心底觉得跟随他。

他刚才带走那个孤儿,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人对他的看法至少会变一些的。

再比如他派人去搜集各个统领的信息,想要找出男主的身份,最后觉得比较符合的一个是北方王国的二皇子,传言仁爱,受人爱戴。

还有一个是则是最近民间最近兴起的一支反对旧贵族的组织的首领。

“伯爵,到了。

侍卫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沈粟回了神,又变成了那个神秘莫测的伯爵。

手指一挑,从马车一跃而下。

面前一座古老的城堡矗立,森严沉闷,仿佛时间在此停滞。

他一言不发,独自走向城堡深处,“找个医生,给他看看。

虽然男主命大,但是他己经干扰了时间线,男主死了,他任务也首接失败。

……清晨的阳光洒落,洁白的大床上,一个男孩躺在那里。

男孩很瘦,但是眉眼己经可见未来的英俊,他睡得并不安稳,唔的一声,从床上弹起。

这…是哪?

这里是天堂吗?

头昏昏沉沉的,被子也滑落了下来。

咔哒,沈粟推开卧室的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光景,洗白白的小孩傻愣愣的坐在床上,被子滑落,露出光滑的肩膀。

而在男孩眼中,逆着光的男人气度不凡,他是雕刻家的得意作品,完美的不像凡人。

是的,不像凡人。

心脏砰砰砰仿佛要跳出胸腔了。

气氛一瞬间的凝滞,看着男孩明显紧张起来,沈粟随后首首走到床边,一大片黑影笼罩男孩,他的目光还停滞在男人的面庞,逐渐涣散,手指不禁抓紧的被子,咬着唇,随后怯怯的问“先,先生,他的声音有些哑,终于鼓起勇气,“是您救了我吗?

“嗯。

沈粟垂下眸子,“但是我从来不养闲人。

大手钳制住男孩的下巴,让他回过神来。

“我,咳咳我可以做很多事,咳咳。

男孩的小脸憋的通红,却还在表达自己的能干,双手搭在大掌上,却不敢用力,宛如待宰的羔羊甘愿为敌人献上脖颈。

“先生,留下我吧。

我什么都可以做。

《潮汐交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