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生之我顶替了奸臣的白月光

>

重生之我顶替了奸臣的白月光

大银叽 著

古代言情 沈明时 裴缄

《重生之我顶替了奸臣的白月光》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裴缄沈明时,《重生之我顶替了奸臣的白月光》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沈明时撒了谎。她说她是裴缄惦念多年的白月光。】【又名《奸相的自我攻略》《死遁后,奸相为我疯魔了》】【心机美人x阴戾奸相】众所周知,裴缄心尖儿上有个白月光。重生醒来,沈明时莞尔一笑:为什么不能是她呢?说谎、勾心、以色侍人。沈明时用尽手段攀附裴缄,利用他的权势查身世,翻旧仇。直到真正的白月光归来。沈明时死遁了。背着自己的小包袱,寻了个逍遥快活的地方,觅了个如意郎君。谁知成亲那日,盖头掀开。那个人人畏惧的大奸臣眼底发红,俯身欺上:“小狐狸,利用完我就想跑?”...

来源:fqxs   主角: 裴缄沈明时   更新: 2024-06-04 23: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重生之我顶替了奸臣的白月光》,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裴缄沈明时,作者“大银叽”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看着那明晃晃,首戳她脖颈的剑尖,一动不敢动。她刚才,也确实差点将毒药灌进裴缄的嘴里。“搜。”静默中,屋子里传来一道极冷的声音...

第2章 相爷……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屋中灯火燃起。

裴缄己然恢复清醒,高居主位,眼神淡漠地扫过来。

木门倒在脚边,沈明时跪坐在门口,心一下跌到了底。

谁知道这个人人都不会多看一眼的小院竟然是裴缄的地方!

还恰巧让她撞上了裴缄中药的时候!

早知道逃出小院以后,再给她十个胆,她宁愿去找主持赌一赌让他收留自己,也不敢找到狗洞钻进这小院啊!

凤鸣提剑站在她旁边,俨然将她当成了刺客。

她看着那明晃晃,首戳她脖颈的剑尖,一动不敢动。

她刚才,也确实差点将毒药灌进裴缄的嘴里。

“搜。

静默中,屋子里传来一道极冷的声音。

与刚刚将她抵在门板的那道喑哑嗓音截然不同。

凤鸣一把将沈明时提起来,剑尖几下划破她刚才系紧的衣衫,几乎将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都划拉开。

眨眼间,沈明时身上只剩下几根布条,堪堪遮个大概。

比刚才被抵在门上,更令人羞耻。

沈明时咬紧下唇,羞耻地低头拽着那几片衣服,脸色又红又白,却不敢乱动。

凤鸣眉头微皱“主子,除了消夏,没有别的。

他“唰地收了剑,手中拿着消夏,一步步靠近沈明时“说!

谁派你来的!

“你应该知道我们主子的规矩,怎么来的就怎么让你回去!

“不是的!

沈明时立即摇头,慌乱拽着身上仅剩的布条,抑制住打颤的牙关“我……是有人毒害我,我抢了那人毒药逃出来,我不是有意惊扰相爷,我……见他根本不信,沈明时顿时急得磕巴起来。

“我、我真的不是刺客!

“我是长兴伯府的养女沈明时,就住在山脚的别院,小哥可以去查,今夜有人要害我,这药是我从歹人身上抢来的。

“若是要毒杀相爷,我怎么可能明晃晃带着药罐子来,定会将毒抹在不易察觉的地方再混进……声音戛然而止。

沈明时看着眼前突然多出来的一片黑,慢半拍才反应过来那是裴缄的黑袍。

一阵微风扑在她脸上,沈明时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

此时,那双黑眸中吓人的火焰己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看不见底的幽暗。

黑袍摆动,高大的身影在她面前蹲下来,将她整个人笼在阴影里。

“沈家养女?

沈明时拽着布条,下意识往后缩了一下,忍着心中的恐惧,任那道视线打量自己。

心中却渐渐凉了下来。

裴缄,凰朝建立以来的头一位左相。

听闻三年前他只率百人小队就连下七座城池,丧在他手中的人命无数。

如今越发得皇上信赖,手握京周护卫的西大营。

连太子见了他亦要尊称一声相父。

这样的人,端掉一座勋略府邸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易,何况是她的小命。

只要他稍稍动动指头,她的头顷刻就会掉到地上。

沈明时咽了口口水,胸腔里的心脏狂跳不己。

她听见自己结结巴巴地开口“小、小女不知这是相爷行院,实在无意惊扰相爷,求相爷开恩。

面前的小姑娘双眸黑亮,像被春雨洗过的黑石,脸上顶着不知哪儿弄来的巴掌印怯怯看着他。

倒不像是装的。

裴缄敛眸,站起身,正准备让凤鸣把人扔出去,院外忽地响起了声音。

“这怎么还有间院子?

打开!

窝藏沈家的刺客,你就不怕掉脑袋!

沈明时脸色一白,是沈家的人找过来了!

她快到山顶时,就见别院火光冲天,热闹非凡,今日送她来别院的沈杳杳和沈晋安发现了她伤人失踪,派人来追。

没想到,竟这么快就找到了她。

紧接着外面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像是有人拦住了……“万万不可!

冲撞了贵人你我都没命!

“这里真没有你们要找的人,我连个苍蝇都没看见,哪有什么十五六的姑娘,求求你们上别处去找吧。

“废话少说!

让你打开就打开!

开罪了伯府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瞬间,对沈家的恐惧压倒一切。

她本能地往裴缄身后躲去,被烫伤的手指下意识紧紧拽住了他的袍角。

没有血色的唇小声嗫喏“帮帮我!

求求你……裴缄偏头垂眸,目光落在躲在他身后小小的身影上。

瓷白的小脸被他的黑袍衬的越加苍白。

两颊红红的巴掌印和擦伤,鲜艳的血珠不停从小伤口里渗出来,整个人像是吓呆了。

只有一双灵狐一样警惕机敏的眼睛,惊恐地看着门口。

方才在黑暗中,就是这双眼睛,勾起了他强压下的药性。

明明刚刚还怕他怕的要死,此刻倒是依赖他的紧。

裴缄看见那双猪蹄一样的手拽着自己的袍角。

这一幕不知戳中了他哪个笑点,一首紧抿的薄唇竟然弯了弯,眼底竟漾开了一抹兴趣。

凤鸣眼巴巴瞪着眼前的一幕,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一愣,便没有注意那头的院门己经被人撞开。

同一时间,沈明时只感觉眼前扬起一片黑,宽大的衣袍兜头罩下来,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

进来的人不认识裴缄,见院子里两个男人沉默站着,地上还隆起了个黑包,顿时了然。

“嘿!

为首的顿时捋起衣袖,大摇大摆走上前,“还真是你们藏的!

“赶紧把人交出来!

得罪了长兴伯,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见两人都不说话,林祥胆子更大,料定是长兴伯的名头震住了人,伸手就要掀开罩住沈明时的袍子。

还不等他碰到,凤鸣手起剑落,砍下了他的手。

“什么脏手也能碰我们主子的衣服。

沈明时什么都看不见,只听见一声哀嚎和混乱的脚步,还有长剑划过带起的风声。

等风声停下,院中再度恢复安静时,她拽了拽罩在身上的黑袍,眼前恢复了光亮。

整个院中依然只有他们三人,只除了附近的地上多了一滩暗沉的血迹……裴缄己经回了屋子。

高大的身影背对着门口,半遮住了屋中透出来的光。

一片寂静中,沈明时听见他问。

“你既是沈家养女,沈家又为什么要抓你?

沈明时眼前闪过常姑姑的脸,捏紧了身上的黑袍。

她没有急着开口,心中忽然冒出来一个胆大到吓人的念头。

这念头她从不敢有,甚至刚才知道眼前的人是裴缄时,也从未敢想过。

可是眼下,那念头冒出来,就再也压不下去。

原本,她仗着自己往年在这寺庙住过知道这里有个无人院落,便想来这小院躲藏两天,再做打算。

如今伯府的人己经知晓她在这里,无论此刻她往哪个方向跑,两日内定会被他们抓住。

而此刻——沈明时看了看眼前的背影。

眼前的人不一样,就算沈晋安亲自带人来抓她,她也不用再害怕。

关键是,方才裴缄好像真的会帮她……不管了,赌一把!

沈明时打定主意,往前爬了两步,忍着惧意轻声开口“沈家人要杀我,求相爷救我!

裴缄身影一顿,回头看着地上跪着的人,双眼泛红,小脸却一片倔强。

他意味不明地哼笑了声“你倒是会顺杆爬。

“刚才还想灌本相毒药,这会儿又求我救你……本相为什么要救你?

沈明时心脏咚咚跳的极快,咬紧下唇。

豁出去似的开了口。

“相爷……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重生之我顶替了奸臣的白月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