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逐梦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厉沉江蔓全文免费阅读

>

厉沉江蔓全文免费阅读

小幺幺YAO 著

厉沉 古代言情 江蔓

热门小说《厉沉江蔓全文免费阅读》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江蔓厉沉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小幺幺YAO”,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她原本是府上的庶女,不过府上在天子脚下的京城也只是一个芝麻大小的六品小官。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凭借出色的容貌被推荐进宫选秀了。只是好好的皇帝她不去撩,偏偏看上了一个白白瘦瘦的公公?“干净,干净,还是干净!我最喜欢干净的男人了......”..........

来源:cdlb   主角: 江蔓厉沉   更新: 2024-06-04 11: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厉沉江蔓全文免费阅读》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江蔓厉沉,《厉沉江蔓全文免费阅读》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父亲原本应该在王府里面禁足,可年前她居然发现在王府里面禁足的人居然不是父亲。房间里面的人居然答不上暗语。这让李霜霜瞬间警觉。父亲手里面握着西十万大军的虎符是他们宣王府的倚仗,她甚至不敢伸张大张旗鼓的找父亲的下落...

第 48章

低头只觉得躺在他腿上的人比画里面的精灵还要美上几分。

只画出了小姑娘的三分神韵,看来他的画技还是要多多练习才行。

伸手抚过小姑娘额头上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江蔓每个地方都精致的喜人,挺翘圆润的俏鼻,不点而红的朱唇更是媚人。

这样娇俏软糯的姑娘却霸道的叫嚣着只要他,这让他怎么受的住。

恨不得藏在兜里,走哪带哪。

……李霜霜望着御花园里面都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

从小就被养在宫里,没有想到有一天会以这样的身份进宫。

按说她的年纪早就过了选秀的年纪,可父亲的事让她不得不退了原本订好的亲事。

父亲原本应该在王府里面禁足,可年前她居然发现在王府里面禁足的人居然不是父亲。

房间里面的人居然答不上暗语。

这让李霜霜瞬间警觉。

父亲手里面握着西十万大军的虎符是他们宣王府的倚仗,她甚至不敢伸张大张旗鼓的找父亲的下落。

怕被有心之人有机可乘,到京城来参加选秀一是为了找父亲和虎符的下落,二是为了给宣王府多准备一条后路。

杨柳腰,腮带粉,眉间自带一股温婉,是和惠嫔不一样的美人。

惠嫔美艳妖娆似热烈鲜艳的芍药,李霜霜却相反像一朵盛开的芙蓉花。

江蔓揪着厉沉的衣角走在后面,刚进御花园就看见这一幅美人图。

厉沉走在前面,扯了一把衣服见后面的人不动,转头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李霜霜的画像他在内务府看到过,他小时候其实真没有和她见过几次。

三岁时普华寺的住持说他八字不稳,把他接到寺庙里面去长住,希望佛祖能压一压他身上的八字。

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被接回来一家团聚,等他被法华寺送回来的时候李霜霜就己经被送走了。

两人站在假山后面,前面还有一排树遮挡,李霜霜看到不二人。

“好看吗?

江蔓见他盯着别人看,忍不住出声。

也不知道没了眼睛的厉沉还好不好看,要不还是杀了吧!

厉沉很喜欢她这副把自己当做所有物的模样,又怕她气大伤身。

完全不知道江蔓要伤的是他的身。

江蔓考虑要不还是把那晦气玩意儿剪了,拴在家里。

她还是比较喜欢这张脸。

视线落在厉沉的腿上“我都不认识她,她好不好看关我什么事?

为什么刚刚裤裆一凉,是因为没有穿的原因吗?

小姑娘今天在内务府的时候炸毛了,睡醒就把他的裤衩子给剪了两个大窟窿。

总不能穿着裤衩子把那什么露出来吧,还不如不穿。

江蔓的剪刀手最终还是动了。

江蔓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回家厉沉扶着树,好半天都没有缓过来,这是要把他废了啊!

李霜霜站在下面,听见动静回头看,见只有树叶子也没多大在意。

捏着帕子转身离开。

安平见江蔓和厉公公前后脚回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立刻警觉的往自己屋子里面走,怕殃及池鱼。

对面的屋子的灯亮起,没多大一会儿就出来令人羞红脸的声音。

厉沉觉得自己再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非的在他头上拉屎不可。

江蔓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颜色,另一头拴在厉沉的手上。

也不知道他自己怎么把自己拴起来的,反正她看的挺爽的。

要是手上再有一个鞭子就更好了。

…̫͡-ʕ•̫͡•ʔ*̫͡*………选秀的时间如约而至。

惠嫔始终没有找到出去的办法出去,她私底下的那些小动作对于热门人选李霜霜来说根本就是挠痒痒。

这一套她从小在宫里就见识过不少,所以她特意带了个会医术的医女进宫。

只要是进嘴巴的东西都会检查一番,更不要说上身的衣料了。

选秀刚落下帷幕,李霜霜就得了个贵人的名头,还是有自己封号的贵人。

算是宫里的头一份了。

当天晚上就被翻了牌子,皇上看着躺在被子里面的人,说出不上来是什么心情。

李霜霜从小被太子妃带在身边,太子见他年纪小失了母亲,在宫里连碗热食都吃不上。

就经常带着他去太妃那里吃饭,年纪小小的他就知道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妹妹是以后的世子妃。

时间久了,年纪不大的两人自然就凑到了一起。

李霜霜也会跟在他屁股后面甜甜的叫哥哥,会晚上想家了背着小包袱要把他也一起带回家。

李霜霜随着年纪出落的愈发好看,他心里面也曾生出过妄想。

可身份摆在那里,不是他的妄想可以打破的。

从他把宣王软禁在慎刑司他就知道她会回来,回到他身边来。

揭开被子露出里面满是泪痕的脸江宴顿住“你不愿意。

李霜霜大颗的眼泪落下来砸在江宴手上,烫的他不知所措,居然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李霜霜主动把脸贴在江宴的手上,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站在太子身后的少年有一天会坐上那个位置“宴哥哥,我怕好似还是那个找不到回家的路,瑟缩在他怀里的猫儿。

“怕什么?

怕我?

江宴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李霜霜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露出里面的春光,好似才想起自己尴尬的处境又躺了回去。

拉着被子把自己裹起来。

江宴被她逗笑,穿着黄色的里衣顺势躺在旁边。

她还是以前那副模样,那个要把他带回家的小姑娘。

手伸进被子里把被子掀开,把自己也裹了进去,就像小时候两人藏在被子里偷吃糕点一样。

……天色大亮,李霜霜从承欢殿搬到了朝明宫,宫殿整整大了一倍。

这让没有承宠的秀女羡慕不己。

江玉殊坐在院子里面望了一眼自己的院子一眼,还没有朝明殿的三分之一大。

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江溪,眼底闪过一丝疯狂。

绣着粉色合欢的鞋子抬起江溪的脸,果然是个美人胚子。

特别是那胸口上的鼓起,还不到十五的年纪就有了风韵。

一张还没有张开的脸,眼睛里面还露出几分纯真,也不知道这纯真无辜的眼神在花楼那样脏的地方保留下来的。

《厉沉江蔓全文免费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